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二


  汗水也把我脸上的化妆冲掉七七八八,头发贴在额前颈后,绸衣上身几乎湿透,谁在乎,我想我的原形已经毕露。

  傅于琛说:“年轻人总是不羁的。”

  我抬起头来。

  “那个登报纸广告的青年,有没有找到你?”

  “什么,啊,那一位,我不关心。”

  “佩霞说他找到她店里去要地址。”

  我说我累了。

  目光四处游走,并没有发现可疑人物,暗厅里的人,他应该长得怎么样?低沉有魅力的声音,应该配合端正的面孔。

  “你在想什么?”傅于琛狐疑地问。

  他握住我的手紧了一紧。

  “从前与你在一起,你从无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看着他,温和地笑,“从前我还未满二十一岁。”

  客人陆续散去,临走前,我回到那个小宴会厅去,开亮灯,厅内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我们打道回府。

  倘若真要找出那个人,或者也可以学童马可,在报上登一段广告,不顾一切寻找……那真的需要若干勇气,我比较爱自己,不肯做这等没有把握的事。

  §8

  过了这一个生日,真正红起来,推掉的生意比接下来的多,即使接下来的工作,己排至第二年年中。定洋都依马佩霞的意思,叫他们折美金送上来,马小姐是我的经理人。

  郭加略已摸熟我每一个毛孔,拍起照来,事半功倍。

  我问他:“还能做多久?”

  “十年。”

  “要命。”马上泄气,瘫痪在地上。

  “喂,敬业乐业。”

  “我想结婚。”

  他大笑,“你可以,你有钱。”

  “你们一听见结婚两字就笑得昏过去,为什么?”

  “要不要试一试?聪明人不必以身试法。”

  “你可结过婚?”

  “承钰,你太不关心四周围的情况,我认识你时,早已结婚。”

  我怔怔的,“他们没说起。”

  “我这段婚烟维持得不容易,”加略洋洋得意,“职业是同漂亮女人混,妻子却能谅解,从不盯梢。”

  “可是你仍然不看好婚姻。”

  “独身人士往往可以在事业上去得更远更高。”

  “为什么?”

  “你这只蠢鸡。”

  “对不起,承钰,关于你的传说太多,老以为你是只妖精,谁知是这么一个普通女孩,唉。”

  我黯然,“别瞎捧人,才没资格做普通人呢。”

  马佩霞进来,“承钰,伊曼纽尔标格利王朝在此地找人,你去试一试。”

  “咦,他们我的是单眼皮高颧骨,皮肤蜡黄,稻草似黑发,我干不来。”

  “不一定,去试试。”

  “要不就得长得像只鬼,他们以为东方女人不是婢妾就是鬼,不会让我们以健康的姿态出现。”

  “去不去试?”

  “不去。”

  “标格利派来的人是华人。”

  “哎呀呀,更加坏,一定是犹太人打本捧红的,衣锦荣归,我可不去受这个气。”

  郭加略立即说:“好好好,不去不去,反正周小姐也不过是闲得无聊,玩玩模特儿,又没打算未真的,谁去接受挑战,大不了结婚去,嫁妆丰厚,怕没有人要?”

  我霍地转过身子去瞪住郭加略,他吐吐舌头,退后一步,像是怕我揍他。

  我笑起来,他们都宠我,我知道。

  “你们都想甩掉我,几次三番叫我昭君出塞。”

  马小姐忠告,“去试试,要不就不入行,否则就尽量做好它。”

  “在本市也不错呀,一个由我做广告的牛仔裤,一季卖掉七万条。”

  “一个城市同三十个城市是不同的。”

  “我们不用这么早担心,也许连开步的机会都没有。”郭加略又在那里施展激将法。

  “明天几点钟?”

  “上午十时。”

  “我有一张封面要做。”

  “已替你推掉,改了期。”

  我懊恼地点起一枝烟,“傅于琛一直不喜欢我靠色相吃饭,越去得高,他越生气。”

  马小姐说:“管他呢。”

  我吃一惊,从来没想过可以不管傅于琛,也没想到这话会出自马佩霞之口,呆半晌,细细咀嚼,真是的,管他呢,越是似只小狗般跟在他身后,他越是神气。

  我按熄香烟,掩着胸口,咳嗽数声。

  马佩霞问:“要不要同你一起去?”

  “不用。”

  “烟不必抽得那么凶。”郭加略说。

  “是,祖奶奶。”

  我果然去了。

  粗布裤,白衬衫,头发梳一条马尾巴,到了酒店套房,才后悔多此一行,城内但凡身高越过一六五厘米的女子全部在现场,胖的瘦的黑的白的,看到我,都把头转过来,表示惊异,随即又露出敌意,像在说:“你走到哪里都看到你。”我只得朝几位面熟的同行点点头。

  真抱歉我不是个隐形人,骚扰大家。

  怎么办呢,走还是留下?

  没有特权,只得排排坐,负责人出来,每人派一个筹码,我的天,倘若就这么走,郭加略又不知会说些什么难听的话。

  可是如此坐下去,怕又要老半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