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胖千金的三角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宋沁蕾在张咏倩的斥责声中转过身,望见心爱男人身影的刹那,整个人已落入一堵宽厚的胸怀里。

  “老天,我终于找到你了!”敖飞紧紧搂着她,沙哑压抑的嗓音泄露出他激动的情绪。

  离开宋氏集团后他直接赶回宋家别墅想跟她解释误会,怎奈她没回去,电话更是关机。猜她也许会去找妞妞,他迅速再赶回家里,岂料母亲也说她没过去。

  寻不到她,他着急万分,当到她上课的休闲健身中心与进修补习班依然没她的消息时,他简直心魂欲裂。就在觉得自己快陷入疯狂之际,他猛然想起她可能会来找张咏倩,随即又冲来这里找人,幸好她真的在这里。

  直到将她拥入怀里的那一刻,他紧绷许久的心才稍微放松下来。

  “敖飞,你……”宋沁蕾心悸又茫然,不知他为何会来这里?为何这样搂着她?他的身躯……又为什么隐隐颤抖着?

  “放开蕾蕾!你可恶的让她哭得一塌糊涂,事情还没解释清楚前,给我离她远一点!”张咏倩不客气的怒骂敖飞,并用力想拉开他。

  这男人一会儿要宋沁蕾嫁别人,一会儿又跑来这里抱人,状况未明之前,还是让蕾蕾离他远一点比较安全。

  不料,他竟甩开她的手,紧拥着宋沁蕾退后两步,占有的宣示,“蕾蕾是我的,我永远不会放开她。”

  张咏倩嘲讽的反问。“只会叫她去嫁别人而已?”

  “该死的!你别插嘴行不行?”忍不住气愤对张咏倩低喝,敖飞望向怀里的人儿,心疼地拭去她潸然滚落的泪珠,急切的道:“别哭,事情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你是我要的妻子,我怎么可能让你嫁别人。”

  “但我听到你跟爸妈讲,你舍得我嫁给那个奥雷尔总裁……”忍住心痛,宋沁蕾一口气提出质疑,成串泪水止不住的啪嗒直掉。

  “傻丫头,因为我就是奥雷尔呀!”敖飞慌乱的为她拭泪,一颗心全教她哭拧了。

  她愣然傻住,“你是奥雷尔?”

  “你是瑞士伊凡斯金控集团的总裁?”

  没搭理张咏倩的诧异喳呼,敖飞的视线全在心爱女人的脸上,“我一直没告诉你自己这个身份,就是想在我们相亲那天给你惊喜,也已经准备好在我以伊凡斯金控集团总裁和你见面那天,就要向你爸妈提亲,没想到今天意外造成你的误会。”

  “天啊!你拥有的事业居然是金控集团?”宋沁蕾惊讶到眼泪忘了流。她是知道他很有能力,想不到竟还是间集团的总裁。原来这就是他所说,绝对有资格娶她这位宋氏集团二千金的身份。

  “这问瑞士金控集团的总裁真的是你?你可别随便扯个身份骗蕾蕾。”敖飞爆出的事实真相太惊人,张咏倩不由得提出怀疑。

  “这辈子我最不可能欺骗的人就是蕾蕾,为了能光明正大娶她、给她无忧无虑的生活,我可以说用尽心血在打拼伊凡斯,你大可以去调查。现在,请你先离开,你在这里,我没办法好好和蕾蕾说话。”敖飞没好气的瞪视张咏倩道。这女人老是扯他后腿,有她在,他如何专心顺利的向蕾蕾解释误会。

  啧,这个帅哥有没有搞清楚状况?这里是她张咏倩的住处,他竟敢叫她离开?

  不过,她也已由他霸气又磊然的述说中明了,他打拼伊凡斯集团与担任总裁一职,正是他对宋沁蕾无贰心的证明,她终于相信这男人是千真万确以赤诚的真心在爱这个富家千金。

  “蕾蕾,我回去上班了,你慢慢考虑要不要相信他没关系,我支持你。”让出住处给小俩口解释误会,她故意说话激敖飞,宋沁蕾这个朋友她交定了,敖飞害她新朋友流那么多眼泪,让他紧张心焦一下,刚好而已。

  “该死!”敖飞禁不住低咒,张咏倩这话摆明在整他。见她离去,他立即扳开怀里的人儿急道:“别受张咏倩影响,我讲的全是事实,在公司,我说的是你嫁对人我就舍得,这个人指的就是我,你明白吗?”

  宋沁蕾眨眨大眼,记起他确实是说她若“嫁对人”他就舍得……

  “蕾蕾,你还是不相信我?你——”

  “我相信你,我知道是我误会你了。”环抱住一脸慌急的他,她依恋的偎入他怀里,“我并没有怀疑你的身份,只是很震撼你惊人的成就,刚才没说话也不是不相信你,是在回想你说的话。”

  敖飞释怀的拥紧她。“你把我急死了。从大小姐说你红着眼眶离开公司那刻起,我的心就纠结成团,找不到你的这段时间,每分每秒对我都是煎熬,就怕你因为误会我而心神不宁出什么意外。”幸好她平安无事,否则她若真出什么意外,他恐怕会疯掉。

  宋沁蕾总算明白他刚开始搂住她那时为何会发抖了,她好内疚的抱紧他一些,“我知道不该误会你,可是听到你一点也不反对我和奥雷尔总裁相亲,甚至好像很赞成我嫁给他,我就以为、以为……”

  “以为我不爱你了?”轻托起她细致圆脸,他洞悉的接下她吞吞吐吐的句子。

  她困窘的点头承认。

  “你怎么这么傻?我爱你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与你两情相悦,岂可能如此轻易就不爱你。”

  “你没说过你的事业在瑞士,我压根都没想到你和爸妈的谈话另有寓意。即使心里有道声音提醒我,事情也许不是我想的那样,可另一道声音偏又将我往负面的方向拉……我真的很不聪明,又很爱胡思乱想,对不对?”她有些难为情的说。就算她对自己还不够有信心,至少该全心信任他,而非胡乱猜疑。

  “不许你这样说自己,是我的错,一心只想着给你惊喜,完全忽略也许会有误会产生,使你平白伤心那么久、流那么多眼泪,对不起。”敖飞心疼的亲吻她犹沾泪雾的眼睫,明白在他寻她的这段时间里,他有多煎熬心焦,她就有多折腾难过。

  “我没事了,你别跟我道歉,这样我会觉得很过意不去。”

  他疼惜地拂开她颊边的发丝,“我们打个商量。”

  “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