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胖千金的三角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敖飞走向宋云鹏的办公桌,未答反问:“董事长见过奥雷尔总裁的签名吧?”

  未思及敖飞怎会晓得奥雷尔有在传真上签名,宋云鹏下意识点头,“对方特殊的签名一笔完成,令人印象深刻,可惜我把传真忘在家里,否则就能让你……喝!这个签名……”话未说完,他便惊诧的望着敖飞提笔在白纸上落下的字迹。

  那龙飞凤舞、一笔完成的奥雷尔三个中文与英文署名,就跟传真上的一模一样!

  “云鹏,敖飞这签名不就和我们昨天看到的一样?”陶翠君亦万分惊讶。

  两人面面相觑,很快心领神会的望向敖飞,同声惊呼,“你就是伊凡斯金控集团的总裁?”

  敖飞笑着颔首。事已至此,提前公布他的身份也无妨了。

  宋云鹏夫妇欣慰含笑,正想细问他创业经过时,宋沁薇推开微敞的门走进办公室。

  “咦?敖飞你在这儿,那蕾蕾怎么会一个人跑掉?”

  敖飞怔了下,“蕾蕾有来公司?”

  “有啊,我打电话问她知不知道爸妈找你来有什么事,她才说要过来看看……等一下,你刚刚喊‘蕾蕾’?”敖飞怎么会这样喊妹妹?

  “这个妈晚点再告诉你。奇怪,蕾蕾来了怎么没进来找我们?”陶翠君纳闷的望向丈夫。

  “蕾蕾什么时候离开的?”敖飞急问,胸中忽然掠过一抹无来由的不安。

  “不久前离开的。她把甜点拿到我办公室,说这本来要做给你的,又说什么你现在大概不会想品尝,把甜点留给我就走了。”

  宋沁薇说着将装有柠檬塔与法式千层派的提袋,放至父亲的办公桌上。

  “我吃了个柠檬塔,觉得十分可口,于是将蕾蕾烘焙的甜点拿来给爸妈尝尝,不过……爸和妈稍早会不会有说什么被蕾蕾听到?她离开前表情怪怪的,眼眶也好像红红的,之前我没想太多,现在才觉得有点不对劲,蕾蕾不会哭过了吧?”

  敖飞心口猛地揪紧。蕾蕾哭了?是什么事使她……“老天,蕾蕾该不是误会了吧?”

  “误会什么?”宋云鹏正和妻子在想小女儿的终身大事,就听见敖飞的惊呼。

  “蕾蕾还不晓得我另一个身份,很可能误会了我不爱她,才会赞成她嫁给奥雷尔。我马上去找她!”敖飞急匆匆奔出门外,一想到他的准娇妻傻得因为误会他而躲起来,他的心便纠结成团。他一定要马上见到她,·当面向她解释这个乌龙误会。

  “爸、妈,敖飞有什么另一个身份?谁是奥雷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敖飞说蕾蕾很可能误会他不爱她,听起来怎么好像是……敖飞爱蕾蕾,而且蕾蕾也爱他?”宋沁薇迭串发问,对最后一个问题最是惊诧。妹妹与敖飞这对主仆是几时发展成恋人的,她怎么不知道?

  宋云鹏与陶翠君相视而笑,看这情形,他们的小女儿应该是已经与敖飞互诉过情意。

  完全不担心小女儿对敖飞有什么误会,陶翠君一径点头笑说:“蕾蕾挑了个爸妈很满意的女婿……”

  “你说什么?敖飞在你爸妈面前表示他赞成你嫁给别人?”

  此刻,张咏倩的住处里,响起她飙高的惊问声。

  稍早她接到宋沁蕾的电话,说自己人在她的住处前,问她是否方便回来开门,想借她的住处静一下。先别提这个突兀的要求很奇怪,光听这大小姐在电话里哽咽的声音就令她觉得事有蹊跷,于是立刻赶回住处。

  一到家门口,她赫然见到宋沁蕾眼眶与鼻头都红红的,显然刚哭过,等进屋里一追问,就得到敖飞居然赞成她嫁别人的惊人消息。

  宋沁蕾凄楚点头,眼里的泪忍不住又滑落。

  离开宋氏集团后她原本想回家,但顾忌爸妈或许会叫敖飞回去,告诉她明天要与奥雷尔总裁相亲,她不知如何面对他,心情混乱间就来到咏倩的住处。

  “搞什么啊?敖飞不是说他要的妻子只有你,现在有人要跟他抢你,他居然想把你拱手让人?无论他是否觊觎你们家的财产,有情敌出现,他都该更积极争取你才对吧?”

  “敖飞对我们家的财产没有企图。”即使心烦意乱,她依然为敖飞说话。

  “那就是他不爱你了。”张咏倩心直口快的猜测。

  宋沁蕾的心狠狠一抽,眼泪瞬间像决堤般泛流。就连咏倩都这么认为,敖飞是否当真不爱她了?

  “喂喂,你别哭,我是随便猜的,事情也许不是这样。”见她哭得一塌糊涂,张咏倩连抽好几张面纸给她擦眼泪。

  前两天这位小姐才高兴的拿亲自烘焙、尝起来还真的满不赖的红茶巧克力蛋糕请她监定,比起当时笑得开心灿烂的模样,此刻这样子还真不适合这位千金。

  “手机给我,我打电话向敖飞问清楚。”她非得问清楚那个几天前还那样保护宋沁蕾的男人,为何今天会这样伤她?

  宋沁蕾急急摇头,哽咽低语,“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他说、说他已经不爱我,我怕我会承受不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也早将手机关机。

  她知道自己这样很鸵鸟,可前几天她和敖飞才那么亲密过,她是那么幸福,要她此时就听他亲口承认短短几天可能已不爱她的残酷事实,她不知自己能否承受那样的心痛难当。

  张咏倩能理解她逃避的心理,情伤最是伤人,自己也经历过,甚至直到遇见宋沁蕾这位柔善的千金小姐,才彻底除去心底的阴影。

  “问题是事情总得解决,尽快厘清真相,你要气要恨或要痛哭,也好一次图个痛快。你没勇气面对他没关系,我去找他算账,替你讨公道。”

  “咏倩,等一下!”见她说着就要走,宋沁蕾心惊的站起来。咏倩这一去,肯定会和敖飞发生冲突。

  她正要拉住张咏倩时,一串急促的门铃响起。

  “奇怪,这时候会是谁来?”张咏倩嘟囔的前去开门。她忙着找人算账,是谁这么不会挑时间,这时候上门?

  心想是张咏倩的朋友来访,宋沁蕾赶紧困窘地抹去脸上的湿濡,打算先离开这里。

  她刚踅开脚跟欲拿椅子上的包包,一句叫喊便陡然而落——

  “蕾蕾!”

  她浑身一震。这声音是……

  “你这家伙竟敢来这里?我正要找你算账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