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胖千金的三角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别过来,我不想见……你……”听见敖飞的惊呼声,宋沁蕾急切制止他跑向自己,迅速爬起来就要往门口冲去,未料一阵猛烈的晕眩突地袭来,她整个人瘫软下去。

  “我的天,蕾蕾!”

  “喂,宋沁蕾?”

  敖飞倒抽气的骇喊与张咏倩的喊声几乎同时响起,不过敖飞更快速的奔向宋沁蕾,及时抱住她,惊险化去她倒向一旁健身器材的危险。

  “蕾蕾?蕾蕾你怎么了?”他心急地轻拍她的脸。

  宋沁蕾阖眼未醒,意识已陷入晕厥中。

  “看来她昏过去了,要不要——”一句“要不要叫救护车”还未问完,张咏倩就见敖飞抱起宋沁蕾,疾步离开健身室。

  见状,她很难不惊讶,之前已经很诧异宋沁蕾有个那么帅的专属执事,没想到这位执事先生还能轻易抱起一看就晓得体重不轻的主子。

  不过惊讶归惊讶,猜想敖飞是要送宋沁蕾到医院,张咏倩便没考虑太多的跟上去。

  综合医院的普通病房里,敖飞眉头紧蹙的坐在病床旁,视线没一刻离开过病床上昏睡的人儿。

  医生说二小姐是中暑未愈加上体力透支才昏倒,多休息并补充电解质就没什么大碍,而至于病人昏倒是否有其他压力上的问题,得等病人醒来再做询问。

  了解状况后,他虽然放心了些,但在她醒来之前依然无法完全安心。

  另外,他也很在意她昏倒前的那句“不想见你”是什么意思?

  “宋家的执事对主子一向这么关心?”张咏倩的问话打断一室的宁静。

  她开车跟着这男人后头来医院看宋沁蕾的情况,将他对宋沁蕾的着急担心全看尽眼里,若说这是对付他薪水金主的关心,倒也说得过去,然而他喊主子的方式以及那眼中显而易见的浓厚感情,就添了耐人寻味的指数。

  这使得原本打算探看完已转往普通病房的宋沁蕾就离去的她,忍不住对他提问。

  “蕾蕾说她上课的地方是你介绍的,这两间机构的课程到底是怎么安排、怎么教的,为何会让学生上课上到昏倒的地步?”听见声音,意识到病房里还有人,敖飞转头盯着她,不答反问。

  基本上,他对张咏倩这女人的出现使他在蕾蕾心中的重要性受到影响已极有意见,今天蕾蕾竟还在健身中心昏倒,令他对张咏倩更是不满。

  “别说得好像宋沁蕾会昏倒全是我害的,是她这个千金小姐硬要做表面功夫,展现她改造自己的魄力,一次选那么多课,无论她是硬撑或刚好新鲜期还没过才连续一星期都未缺课,总之她会中暑和体力透支全是她自己的事。

  “再说,要不是她终究改不了让人伺候的骄纵习惯,叫你这个专属执事过来,却怕我笑她而想装作有事落跑,也不会因心虚激动加重她昏倒的可能。”张咏倩直冲地反驳敖飞的怪罪质问,并径自认定敖飞出现便是宋沁蕾先前着急离开健身室的原因。

  她从来不背黑锅,这男人想怪她?没这么容易。

  “你到底在说什么?蕾蕾什么时候做过表面功夫?又哪里骄纵了?我会去找她根本不是她叫我过去,为何她要心虚怕你笑她?”敖飞皱眉不悦的再问。

  蕾蕾与张咏倩是朋友不是吗?为何张咏倩的每一句话对蕾蕾尽是批判?蕾蕾到底哪里惹到她?

  一串乐音突地在张咏倩回话前响起,是她的客户请她过去商谈服装设计的事。

  她接起电话,结束后立刻道:“你不必替你的主子说话,有任何疑问你可以问她,看她是如何惺惺作态。我要去见我的客户了,等忙完再找时间嘲笑她。”

  “等一下,张咏倩!”敖飞想叫她回来把话说清楚,一道细微的呻吟霎时传入他耳里。

  “嗯……”

  “你醒了吗,蕾蕾?”他急忙坐回病床旁,俯向宋沁蕾轻问。

  病床上的人儿眼睫微微眨动,缓缓张开眼,眼前映入熟悉的俊逸脸庞,她恍惚低唤,“敖飞?”

  “是我。”他心疼的轻抚她略显苍白的脸颊,“你刚由昏睡中醒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昏睡”两字击退浑沌的意识,宋沁蕾猛地记起敖飞乍然出现在健身中心,自己想要避开他却突然晕眩……之后的事她就没印象了。

  天啊!是他送她来医院的?无论他是用背或用抱的,应该都感受到她依然惊人的重量吧……

  她顿感一阵难堪,拉过被子蒙头盖上,“我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可以离开了,等会儿我会自己回去。”

  敖飞因她的反应而愣住。“你在做什么?干么把自己蒙住?”他想拉下被子,她却揪得更紧。

  “你赶快走,我不想看到你。”她没变瘦已经很惨了,现在肯定又很狼狈,多让他看一分钟,他不会喜欢她的机率就多一分,所以她必须赶紧叫他离开。

  敖飞眉头顿蹙,蕾蕾又说不想见到他!

  他脸色更沉,弯身使力拉下她蒙头的被子,在她圆黑大眼惊慌的对上他时,压抑的问:“把话说清楚,为什么不想看到我?”

  宋沁蕾怔然无语。她并非不想见他,而是在她瘦身有成、变完美前,不想让他看见自己依旧肥胖的样子,但这理由要她如何启口?

  “昨天你就怪怪的,我话还没讲完你就挂电话;早上我去健身中心找你,看到我,你竟然躲起来还想跑走?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何你接二连三说不想见我?”双手撑按在她枕侧,敖飞万般在意的追问,非得弄清楚她瞒他何事不可。

  宋沁蕾唇瓣微微掀动,却无奈不知该怎么说,这时若坦白她爱他,会不会把他吓跑?

  “说话呀!你……可恶,既然你这么讨厌我,我就如你所愿走得远远的,让你永远见不到我。”见她依然不肯说,心急如焚的敖飞不禁有些动怒,刻意说重话想逼她。

  站起身,他转身就往门口迈步,赌她定会开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