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胖千金的三角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庞威胜与魏帆禹两人的负面绯闻纷纷被报导登出来,庞威胜被爆风流成性,女伴一个接一个换,带不同女伴开房间的照片被拍得一清二楚,目前的女伴叫GOB,魏帆禹则被爆嗜赌,麻将、地下签赌等样样都来,两个月前赌输由他父亲替他偿还的金额,据传高达两千万。

  “想不到这两个人一个这么花心,一个竟沾上赌。”宋沁蕾很惊讶,原以为他们只是虚伪、表里不一,想不到这两人比她想的还要差劲许多。

  “我和你爸也很意外他们的品行如此不端正。他们最近还有没有打电话给你?昨天在酒会上,还有没有向你表示想跟你交往?”陶翠君微急的问,她和丈夫过来找小女儿,就是想知道庞威胜他们是否有缠着她。

  “他们是有来电再约我出去,但敖飞说他们不可靠,帮我挡掉邀约了。昨天……我人不舒服,所以没跟他们交谈。”她没说出庞威胜两人说自己坏话,因为不想爸妈生气难过,只是想起那两人的批评,心底终究还是一阵不舒坦。

  宋云鹏与妻子互望一眼,双双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看向始终静站小女儿身边的敖飞道:“虽然庞威胜与魏帆禹已经被我彻底在与宋家结亲的名单上除名,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心思细腻,事先帮我们注意到这两人的人品,替我们将蕾蕾保护得这么好。”

  “哪里,尽力照顾与保护二小姐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敖飞低头回话,微垂的眼睫恰好掩饰住眼里一缕占有的眸光与满意的精芒。

  二小姐是他的,想追求她的人自然均无法通过他这关,为了以防万一,那些与二小姐见过面的相亲对象,他全私下找人调查过他们,为的就是掌握他们更多缺点,在必要时阻止董事长夫妇同意二小姐与某个对象交往。

  昨天庞威胜与魏帆禹竟然敢说二小姐的坏话使她难过,当下他便决定让两人尝到苦果,因此将自己早已调查到、关于两人糟糕私生活的资料传给各大媒体,让他们自食恶果,同时失去想再度打二小姐主意的资格。

  宋沁蕾不由得偷偷觑向敖飞,他仍是一如往常的守护着她,不过他猜得好准,昨天他曾说庞威胜与魏帆禹很快就会被她父亲宣判出局,今天爸就真的将两人除名了。

  “二小姐有话想说?”不经意捕捉到心上人瞥他的视线,敖飞低问。

  偷瞄他被抓包,宋沁蕾的心跳快了好几拍,她强自镇定的找话说,“我也想跟你说谢谢,一直以来都是麻烦你照顾我。”

  “这倒是。你一直麻烦敖飞很多,本来妈是希望你赶快找个喜欢的人,由对方接手照顾你的责任,好让敖飞能专心考虑他的终身大事,不过……”

  陶翠君转望向敖飞说:“经过这次庞威胜他们的绯闻事件,我和云鹏决定放慢为蕾蕾物色适合对象的脚步,在这之前,要继续麻烦你照顾她了,请你多包涵。”

  “副董事长别这么说,没有什么事比照顾二小姐更重要。”这个责任是他专属的,他一辈子都不会卸下。

  宋沁蕾好感动,却不禁又想,如果敖飞这份忠心能变成喜欢就好了。想到这儿,她咬着唇做出决定,“妈,我想暂时……辞掉工作。”

  “你要辞掉工作?”

  敖飞亦感惊讶。无缘无故,蕾蕾怎会这么说?

  “我是由今天的绯闻事件得到启示,每个人多少都会拿放大镜检视名门之后,我进公司后的表现一直不出色,所以打算去进修一些专业课程充实能力。另外,我也想参加有氧运动或其他健身项目调整体态,使自己变得更出色。趁这段时间,刚好可以放敖飞假,弥补他这些年的辛苦,让他暂时去做他想做的事。”

  她必须尽快在敖飞还没遇上中意对象前改变自己,让他爱上她,为了全心投入改造自己的行动,她辞掉工作比较妥当。

  敖飞敏感的察觉她突然辞职原因并不单纯,但他一句“我不需要放长假”尚未出口,心爱的主子小姐已再度发话。

  “爸、妈,请你们支持我。再说,爸妈不是一直觉得很麻烦敖飞吗?那就更该让他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放个假。”

  “二小姐……”

  “敖飞,没关系,蕾蕾想进修充实自己就让她去吧,我会先请我的特助接替她的工作,你就好好放个假。”明白敖飞想说什么,宋云鹏浅笑做出同意小女儿辞职的决定。蕾蕾想进修学东西就随她,敖飞也确实该拥有一段长假了。

  “谢谢爸。”得到父亲同意的离职许可,宋沁蕾开心道谢。

  送走父母后,她转过身,猛然对上敖飞深邃的双眼,芳心一突的同时,他醇厚磁嗓也倏地向她抛出一句话——

  “你突然想离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面对敖飞突来的疑问与仿佛看穿她的眼神,宋沁蕾的心跳顿时震漏一拍。

  要命!这个专属执事会不会太敏锐了?竟猜得出她想离职进修的理由确实另有隐情。

  “原因就像我刚刚说的,我得到启示,因此想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才决定暂时离职,专心做这件事啊。”她极力表现自然的走回办公座位。

  她想变得更完美,好让他爱上的真正原因,在有所成效之前,不能说。

  “是这样吗?按照你以往的习惯,若有任何打算都会先和我讨论再做决定,为何这次你提都没提就自己决定离职进修,甚至还想参加什么有氧健身运动?”

  敖飞边走向她边提出质疑,下一刻,他站定在她跟前,表情凝肃的猜测道:“难道是你气我昨晚那样吻你,心里对我有疙瘩,不想看见我,才干脆以离职的理由放我大假?”

  昨夜他情难自禁的吻了她,当时她是没生气,但也许事后想来心里不舒服,想支开他这个专属执事,所以才用这个迂回的理由放他长假。

  莫非他在她心中的地位,并不若他以为的那么重要?她对他并无特别的感情?

  “不是你想的这样……我是真的想变完美优秀些,今天恰巧遇到咏倩,觉得可以向她学习,就听她的建议做些改变。刚好爸妈都在这里,于是我才没先告诉你就直接提出暂时离职的决定,并不是想借机赶走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