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胖千金的三角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你是谁?干么随便拉人?”庞威胜怒目回斥,这半途杀出来的程咬金是谁?

  “随便动手动脚的是你,谁准你碰我们家二小姐的?”

  “敖飞,你误会了,他是亚东集团少东,庞威胜庞总,我刚才差点跌倒,是他扶住我的。”

  眼见忠心执事为护卫她动了怒气,宋沁蕾顾不得见到他的心酸与悸动,急忙站至他跟前解释。

  她望向庞威胜再道:“庞总,抱歉,这位是我的专属执事敖飞,他以为我遇见坏人,才会对你那么凶。”

  “他扶住二小姐手就该离开,一直放在你肩上未免太失礼。”敖飞依然不客气的讨伐庞威胜。这人的眼神不够正派,谁晓得他安什么心眼?

  庞威胜的双瞳隐约闪动了下,只因他方才的确不仅想环住宋沁蕾的肩,还想趁机搂住她的腰——虽然这位胖千金没有纤细的腰可言。

  凭宋氏集团的知名度与宋家的富有,商场上谁不想沾上边?虽说他们家集团规模也不小,但只要能与宋家结亲,绝对能为自家集团再带来难以计数的利益。因此,即使早知道宋家二小姐是个小胖妹,他仍决定追求这个胖千金。

  只是能趁机与她亲近、勾引她芳心的大好机会,眼下全被这个敖飞破坏了。

  “敖飞。”宋沁蕾轻拉他衣服,示意他语气和缓点。

  “没关系,确实是我失礼,顾忌宋小姐再跌倒,才没立刻放开你。”庞威胜尽挑自己好话讲。

  “哪里,觉得失礼的人是我。天气热我没什么胃口,害得庞总也跟着没吃什么东西就离开餐厅。敖飞来了便会送我回去,这就不耽搁庞总的时间了。”宋沁蕾说。

  今晚她虽然赴约,勉强打起精神与庞威胜应酬,无奈一颗心因为敖飞的关系无法宁静下来,就连平时最爱的美食在眼前也没食欲,赴约没多久就想离开。

  直到看见手机上敖飞的来电,她即使忍着未接,却再也没心情与庞威胜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立刻以还有事为由,提早结束今天的约会。

  她不清楚敖飞为何会来这里,但这时借他支开庞威胜正好,她一点也不想让庞威胜送自己回去。

  “既然这样,宋小姐可以留个电话给我,方便我和你联络吗?”

  敖飞像早有准备似的,由口袋中掏出一张纸给他,“请打上头的号码,我们家二小姐若方便,自然会接你的电话。”

  虽然对未能得到宋沁蕾的电话感到不满,庞威胜仍刻意展现风度说:“期待下次和宋小姐的见面。再见。”他说完这句话后便离开,反正有个程咬金在,今天是不可能和这胖千金有什么进展了,不如暂且先走人。

  “二小姐之前一直为庞威胜说话,是因为你对他有特别的感觉吗?”等庞威胜一走,敖飞凝视着眼前的主子,十分在意的问。

  “哪是啊!我只是就事论事,刚才你是冲动了点。”她其实该对庞威胜有感觉,这样就能像母亲说的,换个人接手照顾她的责任,才能还敖飞自由,可惜,她真的对庞威胜一点感觉也没有。

  敖飞稍感释怀,不一会眉心却又蹙起,“为何要来赴约没告诉我?要不是我问副董事长,还不知道你来参加相亲饭局。”顿了下又问:“二小姐是否开始对我每次特别提醒,必须等通过我这关的监定才能对那些追求者有好感的叮咛有意见,所以今天故意只身赴会,这样你才有机会培养自己对对方的好感?”

  “你在说什么?才不是这样。”

  “那么是什么原因,使你忘记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没跟我说一声就跑来赴约?你就不怕我担心你的安危?”倘若今天那个庞威胜对她有不良企图,他又不在她身边,她若出了什么事如何是好!

  你已经有闵琪,还会担心我吗?宋沁蕾好想这么问,但终究没说出口,因为不想徒增自己的难堪。

  她尽量自然的微笑,以轻松的语气说:“你别讲得这么严肃,我只是因为你难得请假,不想打扰你,于是才自己赴今晚的饭局,也有注意自己的安全。你的车停在哪里?要麻烦你送我回去了。”她边说边转身寻看他的车,回避他仿佛想看穿她的视线,同时借此平缓与他四目相对时不争气加速的心跳。

  目前她完全不知该拿自己对他的喜欢怎么办,只知道如果她注定无法当他的情人,那么就别泄露对他的感情,保持原状就好,这样至少两人还能做朋友。

  “蕾蕾。”

  身后传来的低唤蓦地截断她的思绪,亦止住她寻找他座车的动作,她迅速转过身,怔怔地望着他。

  敖飞刚刚是喊她“蕾蕾”吗?

  “你刚刚喊我什么?”怔望着他,宋沁蕾不确定的问。

  定定凝视她墨黑如玉的大眼,敖飞跨步走向她,伸手拂开她散落颊旁的调皮发丝,低柔回答,“我喊你……蕾蕾。”

  芳心虽因他替自己拂发的举动怦然悸跳,但再次听见他的唤喊,她粲然笑开,“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呢。你好久没喊我蕾蕾了,我好怀念。”

  “是吗?”听见她说怀念,他跟着浅笑,暂时搁下心中想问的问题。

  “对啊,我记得小时候要你跟爸妈他们一样喊我的名字,你说我是二小姐,不行这样喊我,被别人听到不好。好像只有在我闹别扭或特别不听话的时候,你才会喊我的名字。不过后来随着我年纪渐长,你私下会喊我蕾蕾的时候也愈来愈少,我都忘记上次你这样喊我是多久以前了。”

  比起“二小姐”这个代表高人一等的称谓,她其实喜欢敖飞喊她“蕾蕾”,感觉就像家人一样亲近,还有种难以解释的亲昵,可惜这个忠诚守分的专属执事,已经很久没这么喊她。

  “但是我有时会梦见你喊我蕾蕾耶,那声音有点模糊又有些清晰,就好像你真的在旁边喊我一样。”

  这个梦她作过很多很多次了,梦里他的低唤很温柔,好好听。

  “你真的作过我喊你蕾蕾的梦?”敖飞望着她的眼神变得更柔了,只有他知道,她不是作梦……

  “真的。”她用力点头。

  唯独有一点,她羞于启口,那就是若梦见他喊她蕾蕾,那天她还会作很像被人吻了的春梦。然而这点她也不敢确定,毕竟真实生活里她没被吻过,梦里那如幻似真的奇怪感觉,她不清楚那是否就叫吻,也不知梦里很像在吻她的那个人是谁。

  “OK。”

  “嗄?”什么OK?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没通知我就一人跑来赴今天的饭局了吧,蕾蕾?”敖飞将话题重新转回他依旧在意的问题上。

  之前她给他的理由听似合理,但她当时的微笑有丝牵强,急着转身寻找他座车的动作更令他嗅出闪避的味道,于是他才特意喊她的小名,让她把注意力放回他身上。

  现在,她该给他答案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