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胖千金的三角恋 > 上一页    下一页


  敖飞点头。“万一她仍不死心,你就说事忙直接挂电话,让她知难而退。”事实上,由他本人拒绝是最快的方法,偏偏对于将主意打到他头上的女人,他连和对方说话都懒。

  “如果真像你猜的这样,也只好挂她电话了。”不过宋沁蕾偷偷在想,刘曼庭长得不错,身材也好,敖飞若见到人不知会不会改变初衷,愿意当对方一天执事?

  可惜她没敢问他,就怕他以为她在怀疑他的忠诚,认为他会见色忘主人,又像先前那样不高兴。

  “二小姐该下楼吃早餐了,今天的早餐有葱抓牛肉饼、日式荞麦柴鱼凉面,还有南法尼斯沙拉,小姐要吃哪种?”

  “这三样都很好吃,我都要。”一听到吃的,她完全忘记早上起来才沮丧自己的身体那么圆,贪心的不想漏掉任何一道好吃美食,粲笑地大喊她都要。

  “二小姐,别用跑的,危险。”敖飞莞尔的提醒迫不及待想跑下楼用餐的主子。

  见她低应一声“喔”而后改用走的下楼,他唇畔的笑弧跟着加深。这个二小姐还是老样子,只要有吃的,就仿佛拥有全世界那样快乐。

  宋氏集团的事业经营项目包括贸易、科技与建筑,每一领域均有傲人的成绩,集团名声极为响亮,今年更将触角伸向百货业,集团的第一间“云霄百货广场”早已紧锣密鼓地进行筹备,预计下月初开幕。

  宋沁蕾的父母分别为集团的董事长与副董事长,大她三岁的姐姐则在加拿大名校毕业后,返国以优秀的能力任职企划部经理,更为即将开幕的百货广场设计品牌首饰。

  至于她,因为明白自己资质平庸,当初在徵得父母的同意后并未出国念书,选择留在台湾念大学。毕业后,她本想到外头工作,想说这样压力会小一点,无奈母亲舍不得她到外头吃苦,安排她当自己的特助,要她在自家集团内慢慢学习。

  她是很有心要学,希望能尽早独当一面,怎奈常常忙中有错。幸好陪她进集团协助她适应工作的敖飞,总能厉害的为她解决各种问题。

  毕业这将近一年来,多亏他在身旁辅佐她,否则她可能无法圆满完成母亲交给她的工作。

  就像此刻,她看着母亲要她审查的财务报表,眉头皱得几欲打结,大学虽然读的是商学院,她对会计、统计等一堆数字却很头痛。

  她深吸口气,摇头甩开想请敖飞替自己完成这项工作的念头,要自己学着独立解决不擅长的事。

  只是,处理不擅长的事她就会有压力,压力一来她就想吃东西舒压,于是这会她便伸手由座位后头的置物柜拿来一个纸袋,里头是她平常爱吃的甜甜圈,那是早上敖飞在路上买来让她当点心的。

  “敖飞,你要吃甜甜圈吗?”取出一个巧克力甜甜圈放进嘴里,她问了在另一头专注处理其他工作的他。

  敖飞抬起头,看见他的二小姐像小狗狗叼着甜甜圈的可爱模样,笑意立现。

  “我不饿,你自己吃就好。”

  宋沁蕾笑着点头,没说出自己想吃东西的真正原因,否则敖飞一定会帮她审看报表,这么一来就增加了他的工作量。她咬一口甜甜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我请妈在公司帮你安排一份正式的职位好不好?”

  敖飞微微挑眉,“这个问题我记得以前回答过,我说不需要,二小姐忘了?”

  “我没忘,你说你陪我进来集团只是延伸你专属执事的工作,在身边辅佐我,不需要任何职衔……可是你的能力那么强,也陪我进集团将近一年了,就算请妈给你个副经理或经理的职位,我相信你也能应付自如。”

  在进宋氏集团帮忙她之前,敖飞已经会利用时间,帮早已卸下宋家园丁工作的敖叔打理自营的花卉小铺,协助销售敖叔培育的盆栽。

  他拥有的优秀能力更从以前就表露无遗,在必须分神照顾她的情况下,他在校成绩非但总是名列前茅,更考上国立大学,可惜直到现在于宋氏集团里仍无正式职位,委实太委屈他了。

  “二小姐千万别跟副董事长提这件事,我会进集团完全是想从旁协助你,压根无意在集团里寻求任何职位。”

  “可是……”

  “这是我的坚持,况且我有我的规划,二小姐真的没必要为我费心。”他绝不靠宋氏集团提升自己的地位,这是他许久以前就下定的决心,而这些年来,他也默默努力在为未来打拼。

  “什么规划?”她不懂他的坚持,更好奇他有何规划。

  他深黑瞳眸定定地看着她,眼里藏着隐隐光亮,有所保留的低语,“以后你就知道了。”

  以后?“现在不能告诉我吗?”她咬口甜甜圈再问。

  敖飞轻轻摇头。时机还未成熟,还不是告诉她一切的时候。

  见她唇边沾着巧克力,他想也不想的伸指为她抹去。

  这亲昵的举动在知悉他身份的人看来,是僭越腧矩了,然而宋沁蕾只是甜甜的朝着他绽露娇憨的笑靥,似乎早已习惯他这样的碰触。

  小时候她吃得满嘴满脸,是敖飞帮她擦脸;长大后她吃东西若嘴边沾到了,有其他人在的话,他会向她点点自己的嘴角,暗示她唇边有东西,好让她自己擦拭,但倘若只有两人独处,他通常会像刚才那样直接为她抹掉。

  她已习惯了他的温柔对待,心思单纯得完全没联想到这个动作有多暧昧。

  其实她好想知道他神秘的规划,可他既然表示无法透露,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她不好再缠问。倒是由他轻柔为她抹去巧克力渍的动作,令她联想到他对女友一定很温柔。

  下一刻,她随即脱口问道:“敖飞,你有没有女朋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