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颜依依 > 胖千金的三角恋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我知道,但我们认识这么久,你不可能对我耍心机,我完全信任你。”敖飞对她这个二小姐照顾得无微不至,好得没话说,她或许要防别人,可对亲如家人的他,绝对不用。

  他不可能对她耍心机?敖飞深邃的黑眸里掠过一抹令人猜不透的精光,低低的道:“这结论也许下得太早。”

  “你说什么?”她没听清楚他的低语。

  “董事长与夫人还有大小姐已经先到公司,二小姐也该准备更衣,下楼吃早餐了。”敖飞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俐落的帮主子整理起床铺。

  经他提醒,宋沁蕾赶紧打开衣橱挑衣服,即使对自己的身材极无自信,不过她带着豁出去的心情,相准一套洋装就拿出来。

  依据以往的经验,她愈踌躇,到最后愈不知要穿哪件衣服。

  “敖飞,我今天想绑头发,待会儿你能帮我吗?”她这位贴身执事相当全能,灵巧的双手能绑各种发型,从小到现在她的头发几乎都是敖飞为她梳绑的。

  “好。”已折好被子的他直起身点头,早已习惯为她梳头绑发。“我到外头等,二小姐换好衣服再喊我。”

  “你在这里等就好,我到浴室换,顺便洗脸。”

  “二小姐。”

  “嗯?”说完话就要往浴室跑的她疑惑地转回身,就见他潇洒的朝她走来。

  “那只熊也要洗脸吗?”敖飞指指她身前,好认真的问。

  宋沁蕾一愣,傻笑回答,“我忘记了。”

  微窘的将玩偶塞给他,她这才踏进浴室,忽地想起母亲说她除了爱吃以外,个性也十分迷糊、不机伶,幸亏从小有敖飞跟在她身边,把她照顾得极妥善,才让爸妈放心不少。

  的确,比起聪明伶俐又样样优秀的姊姊,她还真是满逊的,不晓得爸妈有没有怀疑过他们抱错小孩?敖飞有没有后悔过成为她的执事?

  带着狐疑的心思,她加快盥洗与更衣的动作,免得让外头的敖飞久候,更耽搁上班时间。

  当宋沁蕾换好衣服走出浴室,静倚梳妆台边的敖飞望向她,眼里闪过肯定与欣赏的目光。她穿了袭黑色、下摆缀有白色小花图样的洋装,外罩衣摆下缘有着同样小花设计的圆领外套,看来相当甜美可人。

  “麻烦你了。”她浅笑的坐至梳妆台前,像往常一样,完全信赖的将自己的头发交给他处理。

  敖飞拿起梳子站到她身后,开始为她梳发,顺着梳子轻抚掌心里柔软如丝的微鬈长发,他似无心又似有意的以手指缠卷住滑柔的长发片刻,在它滑离他的指间后,才开始以长柄梳为辅,为她编绾长发。

  他的手劲极轻柔,神情很专注,望着镜中的他,宋沁蕾忍不住说:“可惜你说过对发型师的工作没兴趣,否则你一定是最受欢迎的发型师。”

  不提他厉害的编发手艺,光是他出色的外貌,肯定就有一大堆稳定的师奶与名媛顾客。

  “除了二小姐,其他人的三千烦恼丝与我无关。”这么多年来,他只为她梳头绾发。

  正好奇的想问他曾为女友梳过头发吗?她搁在桌上的手机传来乐音。

  敖飞停住为她绑发的动作,微微轻拉着她细柔发丝,让她前倾身子拿手机。

  瞧见来电显示,宋沁蕾有些讶异,她与“连通贸易企业”的千金刘曼庭虽认识,但很少联络,对方怎会来电找她?

  “喂,我是宋沁蕾。”疑惑归疑惑,她还是迅速接听。

  “沁蕾,好久不见,有没有空出来喝个咖啡?”刘曼庭极为热络的问。

  “今天吗?我等会儿要到公司,可能要等到下班才有空。”

  “这样啊……可是我有事想找你商量,希望能快点得到确定的结果。”

  “什么事?你直接在电话里说没关系。”

  “是这样的,我这个礼拜六生日,除了想邀请你来参加我的生日趴之外,也想租你们家那位冷面酷执事一天。”

  冷面酷执事?“你是说……你想租敖飞”令她错愕的并非刘曼庭那句“冷面酷执事”的形容,敖飞平时工作或在外人面前,确实是正经肃穆了点,但是……租敖飞是她听错还是刘曼庭讲错?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