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失婚暴君 >


  “明天和法国塞尔集团的执行长凯恩斯夫妇聚餐,女伴要带女公关吗?”

  凯恩斯?他怎么忘了与商场好友的聚会。女伴……

  夏云白原本要说随便,反正公关部门一定有会法语的女公关,但在开口之际,瞥见一抹倩影快步越过饭店大厅,他突然改变主意了。“不用了,我有女伴人选。”说著他就快步进入饭店。

  那女人一身便服而不是饭店制服,她要下班了吗?

  一路尾随著她来到通廊尽头,一扇门上写著“非本饭店员工请止步”的标语,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推门而入。

  里头左右两排皆是员工置物箱,尽头则有更衣室和员工休息室。他来到员工休息室前,听见里头传来交谈的声音。

  “安,听说你负责的那个客人是个大贵客呢!”

  “大概吧!”池馨莲的声音有点疲惫。对于饭店的工作她有绝对的热忱和兴趣,因此并不觉得累,可这两天……她的精神处于紧绷状态,肉体的劳累远不及心理的。

  夏云白那男人,才数年没见面,他变得更难搞了!天,她这已然递了辞呈且已获准的员工,为什么还得留下来受气?

  就因为这家饭店是她自洛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就因为这饭店的总经理是她在洛桑的学长,他要她谨记“客人至上”的系训。

  就因为这位夏云白很显然是针对她而来的,所以这暴君该死的合该由她负责!

  真是有够○○TMD!

  奥莉薇好奇的打探,“我以为你和那位夏先生是旧识呢!因为负责他那间房的本来应该是沙丽,好像那位直接跟总经理指定要你。”

  “我们……怎么会是旧识?我和他不熟啦!”

  “不熟为什么还要特地为他留下,你不是早递辞呈了?”顿了一下,奥莉薇发现自己的失言,忙说:“我不是希望你早走啦,只是……”

  “我知道。可是你也知道像夏先生那种有钱有势的人,一定是特难搞又任性的,要是我就这么一走了之,岂不是给总经理添麻烦?”因为那家伙,她的辞呈得往后延到送走瘟神为止!

  “我还是觉得怪怪的。”

  “哪里怪了?”

  “你和他都有点怪。”

  “是他怪不是我怪。”

  “他先怪,然后你也变得很怪。当然,也有可能是你先怪,而他不得不怪。”

  “喂,就跟你说我和他不一样啦!”池馨莲极力想和他撇清关系,可一想到往日情仇,她还是忍不住抱怨,“他才是真的怪人,有谁跟他一样,娶老婆也不娶喜欢的人!你知道吗?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他那可怜的老婆永远不知道!”

  不是说和他不熟吗?怎么知道的事还挺私人的呢?她这个人没别的嗜好,就喜欢听是非、聊八卦。“为什么会不知道?”

  “因为那个人惜字如金,他能不说话就不会多说一个字,他的嘴巴百分之九十五的功能是吃饭,剩下的百之五是用来发出不友善的趋逐字眼的!”

  “何谓不友善的趋逐字眼?”

  池馨莲不假思索的回答,“出去、闭嘴、烦、少啰唆、还有没有、够了没、门在那边!”

  “哗~他真的是在对自己老婆说话吗?”

  “没错。”那段日子,她可是过得很心酸的。

  “你不是和他不熟,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因为……因为那个……他那个可怜的老婆亲口跟我说的!”

  奥莉薇有些坏心眼的笑了,“这样啊~那她一定不好意思跟你说,那个人的嘴巴功能实际比例。”

  “九十五比五很正确。”她可是当事人耶!

  “是吗?就我知道呢,男人的嘴巴功能绝对少不了亲吻和挑逗自己想要的女人。别告诉我,那男人从来没吻过他可怜的老婆,要真是这样,那他老婆果真很可怜!”

  “……是常常没错。”她的声音变得比蚊子叫还小声。

  “以嘴制嘴”是那男人最常用的下流卑鄙手段,每一次他要是对她祭出“不友善的趋逐字眼”后还是没效,他就会来这招!

  接下来就会在床上发生十八限的滚滚乐,从这头滚到那头,再从那头滚回来……滚完了之后,那个人还有体力去书房工作,她却只能瘫死在床上,一根指头也抬不起来,更别说要记起之前的话题和谈判的内容。

  那个卑鄙的、无耻的、下流的、体力超好的、床上功夫超赞的王八蛋!

  “就这样听来,那个男人也许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吧!”

  “才不是,他……他根本不爱他老婆。”

  “为什么?”

  “因为……他是他老婆辛苦倒追来的。最可恶的是,不管喜不喜欢,既然给人家娶回家了,好歹也要多一些些关照嘛,那个人没有!完全没有!他是个恐怖的工作狂,每天早出晚归,还常常出国出差,有时候才出差回来,他老婆还来不及见到他,他又准备出国去了!”叹了口气,池馨莲又喃喃自语,“最恐怖的是,他们家还养了一群可怕又高傲,以啄人、毒舌为乐的天鹅。”

  “他家是养鹅致富的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