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三十一


  送你的礼物仍旧是一个蛋糕,可又有点怜惜短暂的缘份,不想连六个蛋糕都未送完就结束,所以把约定好的蛋糕一次送给你,假装……我们其实有把约定完成,你说好不好?

  一直忘了告诉你,和你交往的这段时间我是很开心的。开心工作狂的你,会为了我们的交往“满月日”而特地飞回来共度。开心堪称美食主义者的你,不嫌弃我恐怖的手艺把便当全吃光。开心自己真的被当成丽格海棠在呵护……

  我第一次谈恋爱这么开心,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第一次发现原来……即使分了手,还是会希望对方幸福。

  你,一定要快乐喔!

  语柔

  下了班,凤开云就直接到医院,这已经是他第三天睡在医院了。

  这天,他好不容易把她写给他的最后一封卡片看懂,心中是满满的感动和感触。

  岳语柔在第二天就转普通病房了,看到他时显然有些讶异,可似乎还有更多他无法理解的心事,也不知是身体状况还太差还是怎么,她变得安静不多话,而且凤开云发觉她时常看着他,看着看着就发起呆来了。

  瓦斯中毒事件已查明,是一起意外,不是自杀或他杀。可能是岳语柔隔壁的乐太太家瓦斯管线被狗或猫咬破了未发觉,又加上她的儿子喜欢玩瓦斯开关,最不幸的是她家的热水器是内装,除了瓦斯中毒外,又加上一氧化碳中毒,因此母子双双中毒死亡。而隔壁的岳语柔则是受到瓦斯的影响较大,倒不是一氧化碳中毒。

  这一天,他下班又来到医院,岳语柔正在睡,他也不打扰她的把卡片拿出来阅读,读完后便静静的凝视着她。

  沉睡的她美得像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他伸出手拂开散落在她额前的发丝。

  她是许多男人心目中的完美情人典型,他承认,她的型也是他喜欢的,可在孟紫婉的事情之后,即使是有好感的类型出现在面前,他也会视而不见,但他却把岳语柔留在身边。

  当然,他和她“两看互下爽”的开始,让他可以自我解读彼此不是彼此的菜,对彼此而言非常安全。

  可之后在相亲宴遇上了她的前男友时,他那想将她保护在羽翼下的想法,其实,当时就他自己的解释,是因为岳语柔是他重要的员工,这也无可厚非,也许那时他已经开始在对自己撒谎了。

  他会护着员工的是公事,私事方面他一向冷眼旁观,可那一次,他却介入了。

  是夜,在她喝了加有药物的酒乱了心性时,其实他十分清醒,那一小口酒对他几乎是没影响的,可他居然放任自己受她勾引的上了床。

  他清楚的知道岳语柔是他的秘书,他不吃窝边草;他清楚的知道怀中的女人是谁,可清楚她是谁并没有使他踩煞车,反而更激起一发不可收拾的熊熊烈火,那一刻,他失去了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他喜欢这个女人了,十分的喜欢,也许……不只是喜欢!

  可后来,他还是决定把她调离身边,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她对他的“杀伤力”如果那个时候,他愿意诚实面对自己的心意,就会发现原来他早爱上她了。

  人为什么就是这么愚蠢,非得经历失去的恐惧,才肯诚实面对自己的真心?

  感谢上苍对他的厚爱,让他还有机会用行动去爱这个女人。

  凤开云想着心事时,岳语柔已经醒了,她静静的看着他。“你在想什么?”声音很轻,可凤开云立即回过神。

  “你醒了。”看她似乎挣扎着想坐起来,他替她摇高病床。“身体感觉好些了吗?”

  她点了点头。

  “想不想吃些什么?我去买。”

  犹豫了一下,岳语柔说:“凤开云……我身体好多了,你不用天天来这里陪我。”她努力展现自己的开朗。“我很好的,不用担心我。”

  “看得到你,我会比较安心。”

  不行再这样了!“你……不要再来了。”压低眼睫,她低声说:“你每天出现在这里,孟小姐会不高兴的,要结婚的人自己要约束举止,不要让对方不安。”深呼吸压住心痛,她又说:“而且你这样每天来,我很困扰。”

  “为什么?”

  她有些激动起来。“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傻?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可又不得不放手,你却故意像是要让我放不开手似的猛出现!请你……请你不要再这样了!看似温柔的举止,其实比什么都残忍!”不能得到的东西,她宁可它离她远一点!

  “这样的话你为什么在前几天不说?”他似乎明白了她前几天出奇的安静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懦弱、我在挣扎!我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她痛恨自己的卑鄙!这让她像是以此博得同情似的,让凤开云常常出现在地面前。“可是这样是不行的!每次看你出现我就越眷恋,之后又是对孟小姐满满的愧疚,我不想让自己在良知和自私强烈交战后,麻木的选择了后者,成为人人不耻、连自己也无法原谅的第三者,所以你不要再来了。”

  “语柔,我和紫婉不会结婚。她有美满的家庭、深爱的丈夫,之前我说要娶她,说穿了也不过是想报复她当年的事。”

  “你不是因为她已经把当年的事解释清楚,发现还是深爱她,才、才……”报复?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

  凤开云叹了口气。“仇恨使人变得愚蠢,对不?”他大致说了她瓦斯中毒之后的事。

  “原来是这样……”

  他牵住她的手。“语柔,有些话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在你出事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没有机会说。”

  感觉到他握着她手的力道,她知道他是真的害怕。“你要说什么?”

  “我爱你。我爱你,早在我以为只是喜欢的时候。”

  岳语柔的眼眶倏地红了,她从没想过,他会对她说这三个字。

  “你愿意再给我机会爱你吗?”

  “我愿意!”

  凤开云将她拥入怀中,一切尽在不言中。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