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三十


  “当然是!如果是自杀,为了一个不懂得疼她、不懂得爱她的男人……”金碗儿红了眼眶,“我不会原谅她!”

  闻言,他痛苦的将脸埋进双掌里。

  不久,金碗儿的手机响了,是未婚夫从美国打的,于是她接起,一路往外走。

  诊疗室外顿时只剩孟紫婉和凤开云。

  “我……为什么会这样?好像每一次幸福都离我好近,可我却老是错过!你是这样,语柔也是这样,你……我无话可说,可是语柔她……她把幸福塞到我手上,还嘱咐我要握紧,我却松了手……”

  “岳小姐是个很好的女孩,为了你,前些日子她还找过我,想知道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问过我了,为什么又找你?”

  “因为她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她大略把那天岳语柔约她到她住所说的话说了一回。

  他语带嘲讽。“这还有什么好问的?”

  “岳小姐……没有把我说的话告诉你?”

  “……有好几天我不接她电话。”

  孟紫婉叹了口气,“此时此刻的你,也该知道自己是爱上岳小姐了,可有些事我还是想告诉你,即使你不相信。”

  他很想叫她闭嘴,关于过去,他一点也不想听,可一想到这是语柔坚持想问清楚,而且之后一连打了近四十通电话想告诉他的,这么想,就沉默了。

  “多年前,我之所以会诈死的真正原因……”她的手交握在胸口,像是乞求上苍给她更多勇气回首从前。“在我们结婚前三个月,有一天晚上我们约完会,你因为有事没送我回家,那一夜……我在家里附近的公园,被……强暴了。”

  凤开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他根本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

  怪不得,怪不得那段时间他只要一靠近她,她就吓得脸色苍白,甚至哭叫,更拒绝让他碰她。

  “……那时候我听我妈的话,就……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安心的当我的新娘,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所有的好运都用尽了,在我调适好心情要嫁给你的某一天,我发现**常有不明出血的状况,经检查才发现我染上了病,几经治疗无效,又加上延误就医,我必须……”她红了眼眶,说不下去了。“我没有办法生育。在那种情况下……你叫我怎么办?”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家大业大,又是独子,就算你不在意,伯父伯母也不可能让你娶一个这样的女人。”

  “你没试过,为什么不试试?”

  她苦笑。“开云,我们交往时,你在我心里一直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你宠我、爱我,可每每有事,却绝对不是找我商量,所以我遇到这样的事的时候,也没勇气找你一块面对。”犹豫了一下,她说:“在我人生最沮丧、最脆弱的那段时间,陪在我身边的,除了我的父母外,就是我的医生,也就是……一年多前你看到的,还有前些日子我去机场接的那个男人,我先生。”

  他和她相识多年,可她在人生最无望的时候,依赖的却不是他,而是一个相识时间短暂的男人?

  凤开云既心疼,更是难过,想像中的怒意反而淡到感受不出来。

  “我先生是个很温柔的人,他是个孤儿,完全不在意我不能生育的问题,也因为这样,我父母才在这种情况下答应了我提的诈死方法。我的性子懦弱,也许,只是选了一条我觉得好走一些的路,不过,也因为有我先生,我才有勇气面对一个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她叹了口气,“只是我没有想到,这辈子我们还会再见面。”

  他闭上了眼。恨了那么久、痛苦了那么久,原以为背叛他的人最终却和原来的认知大不同,在他以为受到最大的背叛痛苦的同时,孟紫婉又是怎么去承受这样的责难和他疯了似的要求?

  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对这个他曾经深爱的女人做了什么?

  一直以来,他都是爱得这么自私吗?因为自私,所以他觉得所有的背叛都起因于别人对不起他,从不会想换个角度去体贴对方,多为别人想,孟紫婉是这样,对于岳语柔他还是这样!

  在岳语柔爱得毫无保留、毫无防备的时候,他做了什么?在明明也动了心的情况下,却筑了一层又一层的防护墙保护自己?!

  “你……爱他吗?”

  即使不说是谁,孟紫婉也知道他指的是谁。“我爱他。”她微笑的看着这个她曾深爱过的男人。“开云,人心是最捉摸不定的东西,不是你认为可以掌握就掌握得了的。”一开始,她也无法相信自己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喜欢上一个除了凤开云之外的男人,她挣扎、痛苦过,可诚实面对自己后,反而坦然了。

  “岳小姐是个很棒的女孩。如果她是当年的我,依她的性子,我觉得她会选择和你一起面对、一块解决问题。”她温柔的看着他。

  “而我也感觉得到,你爱她,超乎你自己所愿意承认的情深。”虽然际遇是不同的,可他的心情她却是最了解,因为她也有过无法坦率面对自己爱上丈夫的经历。“现在你已经知道当年的事,我想你心中的结也解了。”

  她看着诊疗室。“岳小姐那么好的人,吉人自有天相,等她清醒,记得让她知道你的心意,有些缘份错过就错过,一定要即时把握住。”她看了下表,“时间真的晚了,我要先回去了。”

  “紫婉……”

  “嗯?”

  “之前的事……很抱歉!”

  她笑着摇了摇头。“我走了!”

  “伯父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

  “谢谢你。”

  孟紫婉走后不久,诊疗室的门开了,医护人员走出来,凤开云立刻迎了上去。“医生,我是岳语柔的家属,她的情况怎样?”

  “方才一度危急,不过现在稳定下来了,等一下会先转至加护病房再观察个一两天,情况好的话就可以到一般病房。”

  “谢谢!”听到这样的消息,他的眼眶蓦地红了。

  感谢上天给他机会告诉她——我爱你!

  嘿:

  这一次是我第一次那么不想写卡片给你。

  每一个月的这一天,都是我很期待的日子,因为这表示我们又安然的度过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过得真是风风雨雨,发生了好多好多事,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原本以为这些本来就是爱情的必经过程,不过我却从来没有想过,我们会连约定的时间都未到就走到尽头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