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九


  这回她没有再回头,穿上鞋直接就离开了,因为她再也忍不住泪水。

  爱情就是因为美好才叫人沉迷,他感觉到她的美好,可却无法沉迷,他果然对她只是那种可有可无的喜欢,而不是无法自拔、非要不可的爱,这令人情何以堪?

  匆匆的离开,在外头招了部计程车上车后,她才放任自己痛哭。

  时间:晚上十点零八分,岳语柔房里的电话响了十几声后,自动转成答录机。

  “我是岳语柔,此刻不方便听电话,有事请在嘟一声后留言。”

  “喂,语柔你在家吗?我是碗儿,晚上我大概十一点半会回家,我在之优那里熬了一大锅燕窝喔,高级美容养颜圣品,吃了保证你会由美女变仙女,不吃你会后悔!拜~~”

  打从和凤开云分手后,岳语柔回家就一直哭,哭累了就睡,睡醒又哭,反反覆覆后,她开始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头重脚轻。

  是不是每一次分手她都得病一次?上一次和赵元瀚分手她也是大病了一场,这次呢?

  被金碗儿的电话吵醒后,她下了床,走到客厅为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又改变主意的走到厨房为自己冲了杯杏仁茶。

  可是奇怪了,杏仁茶味道是很重的,可她发觉她嗅不出来!好像真的感冒了,因为鼻塞的很严重,连杏仁茶这种只要室内有人冲泡,也许连楼梯口都闻得到的香味她都嗅不出来。

  才喝了口杏仁茶,她忽然觉得有点反胃,而且她的头真的好晕、好昏,一步步很勉强的走到客厅,脚一软,便昏倒在地上了。

  约莫经过半个多小时后金碗儿才返家,她在上楼梯时隐约嗅到一股若有似无的瓦斯味,原先还不以为意,可后来越往楼上走就越觉得瓦斯味重,一股恐惧袭上了心头,她放下手上装着燕窝的锅子,快步往外跑,一直到了外头才打手机报警,之后又重回公寓里头,一层层的往上跑,来到好友住的楼层,才在外头,那瓦斯味就重得让人想呕吐了。

  强忍住恶心感,她用力的擂门,里头完全没有反应,不得已之下,她抬高脚踹门,一下、两下……可踹了半天,即使她是跆拳道高手,铁门仍是安若泰山。

  后来她想到语柔在她那里有放一串备用钥匙,匆匆忙忙的下楼找到,才打开了门。

  “语柔!”看到她倒在地上,金碗儿连忙将她抱了出来,这时,她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警车和救护车的声音……

  长长的医院通廊上,有人快步的奔跑着,哒哒哒的脚步声回荡在午夜的急诊室里。

  男人人高腿长的步伐失去了平时从容不迫的稳健,一脸慌乱的表情让人明白知道此时在急诊室的人,必在他心中有着独一无二的位置。

  他身后跟着一名长相柔美的女子,女子的表情也是沉肃的。

  今夜是个多事的夜,急诊室里来了不少病患,凤开云站在转角处,神情慌乱的寻找他熟悉的身影。他右后方的围帘后似乎躺了一个病患,一群人站在围帘拉开处,其中还包含了警察和医护人员。

  只听那警察说:“××街t6号公寓的瓦斯中毒事件,死者是二十六岁女性,好像是姓乐,真正原因还待查明。”

  一听到“××街16号公寓”的时候,凤开云原本慌张的脸倏地一白,再听到“死者是二十六岁女性,好像是姓岳”时,有几秒的时间他的脑袋是完全空白的,转过身,他一直立于原处,脚像是长了根似的,一动也不动。

  “开……开云?”孟紫婉有些担心,很直觉的要去扶住他。

  凤开云一双利目死死的盯着那已无生命迹象,被白布遮去了脸的往生者,好一会儿,他才强迫自己走了过去。

  步伐一步一步,四周的吵杂声好像都停了下来,人好像都消失了一般,他眼里只有那覆着白布的往生者,以及那一下下重击似的心跳声。

  在这几秒的时间里,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岳语柔在交往时曾对他说过的话——

  凤开云,我可以让你疼、让你宠,然后也不客气的去满足一切我想要的,可是……不要设限,不要说你永远不会爱上我好不好?

  就当是给彼此一个机会,如果在很久很久后,你还是无法爱上我,那么也不能勉强,可是,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爱上了我,是不是可以请你告诉我,让我知道?

  他记得她说这些话时的紧张、不安和期待,记得她微侧着脸看他,等他回答时忐忑不安的焦急,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然痛了起来,眼眶倏地红了。

  现在他……要怎么告诉她,让她知道呢?

  站在病床前,他久久无法动手去掀开覆在死者脸上的那块白布,就在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伸手去揭时,后头有个娇嗲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

  “你是……凤开云先生吗?”

  一回头,他看到一个身材高瘦,长相清秀的女孩。“你是?”

  “我是语柔的朋友,是我打电话给你的。”医生现在正帮岳语柔急救,她在外头等了好久,忽然想起自己的外套在刚才慌乱之际,好像忘在急诊室的候诊这里,结果一过来就看到熟悉的身影。

  岳语柔常提起她的魔头上司,可她没见过凤开云本人,只是在杂志上看过,方才会很快注意到他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身高,原以为她的未婚夫已经够高了,这位又比他高个几公分。然后,当然就注意到那张很难让人不注意的脸了。

  金碗儿奇怪的看他站在那已然往生的死者旁。“凤先生也认识乐小姐吗?”

  凤开云这才回过神。“她不是语柔?”

  终于明白他红着眼眶,一脸槁木死灰是为了什么了。她解释,“这位乐小姐是音乐的乐,不是语柔,不过,她是住语柔隔壁的,母子都往生了。”

  “那语柔……语柔她……”凤开云的心立即燃起希望,情绪变得有点激动。

  “还在急救。”她拿起外套。其实发生事情的时候,她曾经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给凤开云,因为前几天她曾听语柔沮丧的说,也许她和他是没希望了。

  只是拿着好友的手机,很犹豫的打开了她的通讯录,发现一个“最亲爱的你”的代称,而在出事前所拨出的电话也都是“最亲爱的你”,于是她就决定拨了。

  语柔给人的感觉像是长袖善舞,在男人堆里很吃得开的样子,只有少数死党知道,她其实很ㄍ一ㄥ。

  她给人的感觉很提得起,放得下,可这也只是地在满足别人对她的期待,事实上的她,并没有想像中坚强。

  “语柔的情况……好吗?”跟着金碗儿来到高压氧治疗室外头,他还是很不安。

  “不知道。”她对他的语气冷冷淡淡,也许是因为,他并没有善待死党的原因吧!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孟紫婉,眼神也称不上友善。

  孟紫婉神情有点尴尬。原本她是趁着丈夫到医院执夜班的时间,打算和凤开云见面,并拒绝他要她嫁给他的要求,没想到她才见到他,连话都还没说,电话就来了。

  “语柔……是意外吗?”凤开云忽然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