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八


  一向下定了决心就不再三心二意的自己,怎么会有今天这样拿不定主意的窘状?他越来越弄不懂自己了!

  是这个地方距离岳语柔太近了吗?所以他才会挣扎得这么厉害?!

  又抬头看了楼上一眼,下定决心似的,他把车子驶离。

  第十章

  日本料理店的隐密式包厢里。

  岳语柔单独坐在里头,点了一壶香茗,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头脑则是空白一片,心思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

  好一会儿,她听到老板娘热络的招呼声,和她所熟悉的沉稳步伐声,才深吸了口气,收拾好心绪。

  “凤先生请进。”穿着和服的老板娘帮凤开云把门推开,待他走了进来,为他斟了茶,这才礼貌的退了下去,把和室门关好。

  凤开云在岳语柔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找我有事?”

  才几天不见,他瘦了!可这些话她并没有说出口,现在有资格关心他、注意他的人不是她。

  她想,他和孟紫婉误会冰释后,又不计前嫌的想娶她,想必是爱惨了,在这种情况下,她再怎么喜欢凤开云,也不可能不退让。

  其实由他这么恨孟紫婉看来,就知道当年他有多爱她了,而人家不是说,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我们……在交往的时候不是有约定,如果六个月你还是无法爱上我就分手?”

  啜了口茶,凤开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你要我履行承诺?”交往到那个时候才分手?!

  “你都跟孟小姐求婚了,这么做没有意义。”当初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让他由喜欢到爱上她,可现在这样,要他爱上干什么?“我这个人严格说来并没有什么优点,可我还算……还算拿得起放得下,你不必担心我会做这种无理的要求。”讨厌!讲这样的话的时候就摆出符合的气势,或践得要死的模样嘛,为什么会一阵心酸得想哭?

  偷偷深吸了口气,她努力平复激动。

  “那你约我来的意思是……”

  她把放在身边的大盒子拿起来放在桌上。“在我们交往的满月日时我说过,每个月会送你一个蛋糕和卡片。”沉默了一下,她又说:“我们以后再也没有满月日了,那可是我每个月最期待的日子。”因为那时她会忍不住偷猜,他到底对她的喜欢增加了没有?又增加了多少?

  “昨天晚上,我花了好长的时间把剩下四个蛋糕的材料拿来做成一个大蛋糕,就当……就当我们已经走到了那一天,就当今天是三个月后的满月日,然后我亲手送出了礼物和卡片,这样,你说好不好?”说这些话时,她的头一直低低的,怕看着凤开云的脸说话,她的情绪会崩溃。

  “这段感情我很开心,不想留下遗憾,就只是这样。”努力捏着手,努力把情绪转移,可以的,岳语柔你可以的!要留下美美的印象给人家,多年后他回忆起你,你的模样还是腾英的女神……

  凤开云看着那个大盒子,好一会儿才开口。“好。”

  “卡片……我给你的卡片不准丢,每张送给你的卡片我都有影印一份,我不想忘了曾经写给你的心情。”她拿出放在包包里的卡片。“呐,这里还有一张。”

  他默默的接过。

  见他沉默,她说:“你还有时间吗?”

  “有事?”

  这样说,就表示只要不是什么要花掉大半天时间的事,就OK!所以岳语柔从纸袋里拿出两个便当盒。“很久以前我就想做这样的事了,可在公司,我们并不是公开的情侣,又不是同办公室的上司下属,这样一起吃便当,闲言闲语一定满天飞。”犹豫了一下,她又说:“只是在这种高级日本料理店不叫东西吃,还带外食好像很没礼貌?”

  “没关系吧。”他拿了一个过来。

  岳语柔看着他把盒子打开,拿出环保筷,心又有些酸酸的了。这是他们俩第一次一块吃她动手做的便当,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以前的她习惯外食,因为从来没有男人让她觉得可以一起吃饭,尤其是吃着她亲手做的饭,可凤开云……这个感觉上,他应该只在五星级饭店用餐的男人,一旦“平民化”,却有另类的平凡自在。他这个人其实还满随遇而安的。

  她也打开盒子,挖了一小口饭吃,一抬头,正好看见他夹起一块红烧狮子头。“好吃吗?”

  “好咸!”

  岳语柔一怔,忽然笑了出来。“你早说嘛!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咸?因为我把盐巴也倒到味素的盒子里去了,我自己也觉得奇怪,盐巴放得又不多,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今天用到快底了才发现这件事!”

  “以前我就想说,可看你满脸期待的问我好不好吃的时候,又说不出口。”

  她忍不住想笑。老天!她一向吃得较重口味,连她都觉得有些咸了,可他却从来没说过什么,她以为他是OK的呢!

  “今天为什么说了?”

  凤开云继续吃着东西,没再说话。

  也对!今天是最后一起吃东西了,再不说,以后也没什么机会了。“真是的,像这种事要早一点告诉我,这样才能早日调回正常口味,像现在这样,想改也改不了了。”是来不及了啊,就算改了,以后也没机会像现在这样一起吃饭了。

  想着想着,她的眼眶又红了,啊……不能想、不能想,还能够这样吃最后一顿饭要感激了,起码……可为这段开心的恋情划下完美的句点。

  也许是彼此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一块用餐,即使便当不好吃,两人还是都把东西吃完了。

  岳语柔呆呆的望着空了的水杯。

  当初和凤开云在车上分手时,她心里并没有真的认为是尽头了,因为她觉得他只是说气话,而她的性子也不可能这么随便就让一段感情结束。

  可在他向孟紫婉求婚时,她才惊觉她和他的缘份真的尽了!

  今天把凤开云约了出来,一起完成她想完成的事,算是为这段感情划下了句点,一切都如愿后,没道理再杵在这里不走。

  无论多么不舍,她能多拥有他多少时间?十分钟、二十分钟,一小时还是两小时?他终究得离开的,不是?

  她的眼黯了下来。与其让自己目送着他的背影,深刻的体验他要离开自己了,还不如自己先行离开,让他看着她。她其实很懦弱……不想眼睁睁的看他走出自己的生命,可她又无能为力的遗憾。

  “我先走了。”

  凤开云没说什么,从他冷漠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而后他微微地、几不可见的点了下头。

  就在岳语柔收拾好东西要离开时,他终于开口唤住她。“语柔。”

  “嗯?”

  “我很抱歉——”

  “感情的事没有谁对谁错,你也不曾骗过我什么,没有什么好抱歉的。”交往是她提议的,他也从一开始就说他不会爱上她的,不是?

  是她自己痴心妄想罢了。

  “还有……谢谢你给我的所有美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