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七


  “她会的!她一向孝顺,在她母亲死后,父亲又因为事业经营不善而病倒,三亿对一般人而言是天文数字,没有哪家银行或善心人士会出借这笔钱做肉包子打狗的事。”他冷笑,仇恨的心使得他俊秀的脸蒙上一层阴霾。

  “开云,这么做,你会开心吗?”凤歌叹了口气。她这个侄子的性子一向算得上温和有礼,性子极好,孟紫婉结婚前两个月出国旅行,发生车祸的“死”是他性格丕变的开始。

  她永远忘不了他从孟紫婉父亲手上看到那骨灰坛时的伤恸,那种万念俱灰的感情。

  从那之后,他变得不爱笑,性子冷漠无情,像忘了自己是人似的拼命工作,无非是想藉此忘掉未婚妻死了的伤痛。

  在他花了两年的时间仍走不出伤痛的某天,居然发现未婚妻没死,而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而诈死,为的就是要与他双宿双飞,在那种情况下,他的世界崩塌了,支持他活下去的力量也许还是一个“恨”宇!

  “在孟紫婉的事之后,我开心过吗?”

  “你和语柔在一块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你很开心。”那孩子……她还看好过他们的。“你要娶孟紫婉,语柔怎么办?你和孟小姐的恩怨是你们的事,可她呢?就这样看来,她何其无辜?你是不是亏欠她太多了?”

  “我给过她选择,只要她不问我和孟紫婉的事,我们还是可以在一块。”

  “如果当时她选择当个听话的女人,你保证不会发生现在这样,挟着仇恨欲娶孟紫婉的事?如果这样的事避免不了,你还是坚持娶孟小姐,你还能跟语柔在一块吗?还是这种情况也是你对孟小姐的报复?娶了她,外面又有个岳语柔?”

  “我没想过这样对岳语柔!”他的心跳得很快,一直以来,打从和她交往,他从来没有想过外头还会有什么女人。

  “娶了孟紫婉,你再怎么喜欢岳语柔、再对她怎么好,如何呵护,她都只是情妇,水远难登大雅之堂!而且,就我对岳语柔的了解,她也不可能介入别人的婚姻,无论你是为了什么娶妻。”

  凤开云将杯中物一饮而尽。“我和她分了,没有什么情不情妇的问题。”他在让她选择知道他秘密而决定分不分手时,也许也在潜意识里保护了她,保护她不卷入他和孟紫婉的恩怨。

  一个心中满是仇恨的男人,怎么去爱人?

  可……为什么当他意识到真的分手了,当他发现她听见他向孟紫婉求婚时,会差一点就无法控制的追出去解释,心情会这么沉重、这么痛?

  “开云,你的事我也不管太多,可是,为了避免你将来后悔,我还是得告诉你。”凤歌侧着脸看他。

  “有些感情是稍纵即逝,有时不见得是对方不肯多给机会,而是有很多原因使得一切都走样了。”她将杯子里的酒饮尽。“昨天早上,院子里一株种了多年从未开过的百合开花了,我还想说下班后要将它剪下来放在起居室欣赏呢!结果我下了班回家,那朵百合已经不见了。那时我还想,如果早一步剪下它,也许就不会这样了。这是小事还可以无所谓,可有些缘份,不见得会一直等着你的。”

  她站了起来往他肩上一拍。“有时放开仇恨不是你宽恕了对方,而是痛苦宽恕了你。你自己想想吧!”即使是亲如姑侄,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

  凤歌离开酒吧一会儿后,凤开云才步出。上了车,他原本要开回住所,却不知怎么,等他回过神,他又把车子开到岳语柔公寓的楼下。

  她住所的窗子还透着亮光,十二点半了,她还没睡吗?

  他就这样坐在车子里,仰头注视着公寓里唯一还亮着灯的那户。

  打开折叠式手机,萤幕上是她传给他的一张大笑脸。她的笑很有感染力,无论是毫无形象的大笑、贼贼很有算计意味的笑、浅浅的,温柔的笑……他常常在不知不觉中受到感染,脸部表情变得柔和,有时嘴角也在不知不觉中跟着微扬。

  打开车子前方的置物柜,他拿出了之前“满月日”岳语柔写给他的卡片。

  他好像从没告诉过她,他找了老师来恶补中文,现在他已会ㄅㄆㄇㄛ,会拼音,而且还识得了不少字。

  当然,时间那么短,他不可能完全没有任何帮助就看懂她写什么,所以他把卡片中看不懂的字写下来问老师,慢慢的拼凑,久了他也知道她写什么了。

  想当初她拿卡片给他时还再三嘱咐不能拿给别人看,里头是十八限,可就他看来好像没有什么限制级文字,倒是看了有着满满的感动及……感慨。

  将卡片抽出,此时看这些卡片的心情,和之前看它们时是全然不同的,那时的甜蜜,在此时却有着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之所以会把卡片放在置物箱,那是因为有时心情不好,她的文字总是和她的开朗和笑容划上等号,放在这里很方便取阅。

  在这样的夜,看着她房里未熄灭的灯,他又把卡片抽出来看。

  嘿:

  交往满一个月了呢!好不容易啊!其实在这段感情中,我享受着当丽格海棠被宠爱的同时,好像也很小心翼翼的在维持着它呢!因为感觉上,一切还是这样的危险又不明确。

  感觉你喜欢会下厨的女生,我想在我烧得一手好菜之前,还是先弄出个蛋糕贿赂一下你的胃会比较安全!

  也许真的没什么天份吧,我肚子里已装了四个失败的蛋糕,可第五个还是烤得……“很有个性”,咳!

  不过,这表示才有进步空间吧?以后每个月烤一个送你,总有一天会出现一个完美无缺的!

  还有,我想说的是——

  这一个月来,你对我的喜欢有多一点点吗?如果给你三颗???(桃心符号)当满分,你会涂满几颗心?

  语柔

  嘿:

  第二个月了呢!现在好像越来越有信心了,咳……我是说做菜和烤蛋糕啦!

  以前从来不知道原来进厨房是件很有趣的事,关于这个体验呐,得感谢你呢!

  每天为喜欢的人带便当是个愉快的体验,光是想像都觉得很幸福,不过……你是不是真的很幸福,或其实是异常痛苦?我是不知道啦,因为今天范莉儿偷吃了一口我做的麻婆豆腐后哇哇大叫,说我昨天定不是半夜出去打死人,而且还打死了卖盐的,她说多吃几口我的菜,将来不是得肾脏病就定高血压!

  唉~手艺得加强了……啊,今天我发现蛋糕上的鲜奶油越涂越平整了哩,以后失业可以去当油漆工了!还有就是——第二个月了,老问题一个,你对我的喜欢有多一点点吗?如果给你三颗???(桃心符号)当满分,你会涂满几颗?

  语柔

  凤开云拿出红笔,原本想在心形上涂上颜色,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笔收回了口袋。

  如果不能是全部,那就一丁点希望也不要给!

  也许他对岳语柔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答应交往吧!

  明知道无法爱上,为什么要顺着自己的情感去沾染,为什么要让她爱上他?!

  他的心伤得太深,他没有把握可以好好的去爱一个女人,而岳语柔,她是个值得疼惜的女人,只是在和孟紫婉重逢后,他发觉一切因为喜欢上一个人而快忘了的痛苦又被撩起!

  也许是喜欢的不够深吧,他才决定放手,可真的放了,为什么他却像是心一下子被掏空了呢?甚至连看到孟紫婉听到他求婚时的错愕恐惧模样,都没想像中的痛快,更甭说能填补那种空虚沉闷了!

  他知道自己对岳语柔有越来越深的情感,可有多少,他真的不知道。原以为和对孟紫婉的恨比起来,那样的喜欢是不能改变他的决定的,可选择了去恨,他又像是越来越后悔……

  叹了口气,将卡片收回置物柜,心情沉闷得快发疯。现在的他真的想不顾一切的推门下车,直奔岳语柔的面前,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拥着她,感觉她真真正正的存在。

  然后呢?这样就可以完全忘了孟紫婉的伤害了吗?

  不可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