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五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他几乎是咬着牙说这句话的,方向盘一转,他将车子开到公园旁的停车格。

  “是什么事情能伤你伤到……你无法再敞开心扉去爱人,我要知道。”

  紧绷的氛围缭绕在彼此之间,凤开云的样子看起来除了冲天的恨意,也感觉得出深痛的悲伤。他瞪视着她许久,像是要她收回她的坚持,可她却也展现了她固执的一面。

  “你听过蓝胡子的故事吗?”收回了视线,凤开云似乎也在心中下定了决心。“每个人的心中部有一块绝不让人碰触的禁地,一个……曾痛到连自己都不想去碰的地方,如果我告诉你,假使你真的坚持要知道我和孟紫婉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可以说,可代价是……分手,这样你还是要知道吗?”说这些话时,他的语气是冷硬的,可在那掩饰似的故作坚强中,岳语柔却听出他的脆弱。

  她现在做的事,就像是把他的伤口再撕开一次,难怪他会痛得发狂,可……他的伤口之所以好不了,是因为里头有腐肉化脓未清除,即使外头结了痂,还是好不了,偏偏他又旧痛的不肯面对。

  难道他要一辈子都这样吗?他要一辈子都受困于之前的挫败,连再爱一回都不敢吗?

  她是个贪心而自私的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不可能永远只安于那个男人的喜欢,那种不要时随时可放手,随时可放弃的情感。

  她要的是更深、更秾烈,醇厚到可以牵手一辈子的承诺!

  “你在暗示我,当一个女人就要听话吗?”

  “我们这样不也很好吗?彼此喜欢,没有任何负担,我很安于目前的状况!”

  他在求她,求她安于现状,可是,她要的是看得到未来,而不单单只是现在。

  “那是因为你从不想未来,只要现在的快乐,没有明天也无所谓。”她不懂,一个大集团的上层,甚至有可能是集团的接班人,这样的人对于公司营运的高瞻远瞩、远大的目光是令人佩服的,可对于感情,他竟然会如此消极!

  “明天的事谁又知道?”

  “这是心态问题。”

  “我不轻许诺书,那对我而言太沉、太重,也太不实际!更何况,说了再多又怎么了?做得到吗?就像你,你又有多喜欢我?真正喜欢不是什么都可以忍受?更何况只是我和另一个女人的过住,你这样穷追不舍让我很困扰!”

  “因为太喜欢了,我会渴望被爱。”她从来不掩饰对他的动心,可人是种贪心的动物,以为获得了喜欢人的回应,就可以慢慢的、步步为营的去得到完整的爱,她以为自己会有这样的耐心去等。

  可怎么办呢?真的爱了,以为有的耐心全会被焦虑不安淹没,随着约定日期慢慢接近,不安更变成恐惧,而在这样的时刻,孟紫婉出现了!

  这也许是个机会,可她没想到凤开云比她所想像的伤得重,比她所知道的更保护自己,他可以为了自己下再被伤害而变得极具攻击性,甚至玉石俱焚!

  “我说过,不要跟我要求那个东西!”

  “这就是我那么坚持知道你和孟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原因。”见他的唇又抿直,她的心直往下沉。“蓝胡子的故事我当然听过,他警告历任妻子某间房间是禁地,不准进去,然后又把那房间的钥匙交给她们,看似信任的举动,其实暗藏杀机,他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女人,你也是吗?”

  “听话的女人总比什么事都追根究底的好!”

  “我追根究底并不是满足我的好奇心,而是……因为我爱你。”

  这句话像颐石子,投入了凤开云以为不再有任何波动的心湖,可心中在满满的感动之余,被背叛时一幕幕的痛彻心扉、自暴自弃,甚至自我毁灭的恐惧感又回来了!那种成天以酒精麻醉自己,非得依赖它才能入睡,甚至曾经在痛到连酒精都无法帮自己时,数度有自残的举止,这样的疯狂、这样的痛苦,一辈子一回就够了!

  他的眼神由一开始的软化转为痛苦,一直到最后又武装起自己。

  不!他绝不、绝不再让任何一个女人有机会再以爱为名来伤害他!

  一咬牙,他的眼对上她的。“你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不过……我要你明天就递出辞呈,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闭上了眼,岳语柔的心拧得像快出了血一般。“……好。”

  第九章

  孟紫婉来到岳语柔的公寓时,才站在外头,就闻到近似甜点烤焦了的味道,然后就见岳语柔隔壁房的胖太太好奇的开门出来探看。

  “小姐,找谁?”

  “我找岳语柔小姐。”

  “啊?岳小姐喔?在家啊,方才才拿了个蛋糕过来。”才这么说,胖妈妈像猎犬般的鼻子嗅了嗅,忽地生气的住自家里头走,胖手一推,门自动关上。“小明,你又乱开瓦斯了对不对?厚!你这讲不听的小孩!”

  按了电铃,岳语柔前来开门,这才听到小孩的哭声。“小明又乱开瓦斯了,对不对?”

  孟紫婉一笑。“你知道?”

  “常有的事,请进。”

  进到里头,在照明充足下,孟紫婉才看到岳语柔脸上沾着面粉,手上还拿着搅拌器,灰头上脸的尴尬笑了笑,和前两次看到她的样子全然不同,孟紫婉有几分讶异。可这样的她……在滑稽之余,却又让人觉得亲切又可爱。

  “烤蛋糕吗?”孟紫婉看到她桌上放了一个模样焦得有些好笑的海绵蛋糕。

  “是啊,今天又失败了!啊,你等我一下,马上好。”岳语柔将拌好的面糊倒入模型里,然后放入烤箱把温度调好,这才洗手,并煮好两杯咖啡,往外头的小厅移动。

  两个不熟的女人因为一个男人而坐在这里,而且身份是男人的前后任女友,这种缘份也真够有趣的了,可喜的是……地们不是情敌的关系,这还好些。

  看着岳语柔在她面前放下一杯咖啡,孟紫婉有些不安的问:“岳小姐,为什么想见我?”她打电话给她时,她真的很讶异!

  “我没有恶意,你不用紧张!”面对这种小白兔型的人物,连身为女人的她都怕吓到她,连忙安抚。“事实上……我想知道,当年你和凤开云是为什么分手?”

  “……岳小姐,为什么想知道呢?”

  “上个星期,你到公司的那一天晚上,我就因为坚持要知道这个,不顾他的警告选择了知道事实而分手了。啊,你知道那家伙心胸可狭窄了,居然还要求我辞职!”

  看对方的脸色越来越难过,她马上补了几句,“不过放心好了,找工作对我而言是比烤蛋糕拿手得多。”她的心情很糟,可这个时候哭丧着脸也太不像她了。

  对于凤开云,她不会放弃!

  “为什么?那段过去会影响你和他的感情吗?”

  “凤开云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他和你的事我不会心胸狭窄到去嫉妒,可……当他一直无法放下过去的伤害,不肯再敞开心扉的爱上一个人时,我就要知道究竟什么样的事会让他变成这样。”

  “现在你知道了,不是?”白皙的手捧着咖啡杯,孟紫婉神情忧伤。

  “那是他的以为,我想听你怎么说。”岳语柔看着她,“我很抱歉这样为难你,可是我真的希望那个男人能活得快乐些。不否认,这么做也是因为我的贪心,贪心……无法只是满足于被喜欢,而是想有更深的情感。”

  孟紫婉看着她,浅浅的一笑。“开云很幸运,能遇到你。”她温柔的眸子看着她,里头有着欣慰和感慨。岳语柔的眼里有着因爱一个人所锻炼出的坚韧和倔强,这样的人一旦爱上了,对于其他男人就没有暧昧的模糊地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