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二


  她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他想要她,可为什么不继续?

  总觉得他在有意无意间,试图想控制彼此进展的速度。

  随便他啦!反正知道他是喜欢她的就够了,至于感情的事嘛……如果他觉得踩煞车是踩得住的,那就踩吧!

  就她个人的体验厚,除非是不喜欢,否则啊,“能量”不适度的释放,结果就是大爆发……

  “现在可以开始想。”

  这是什么意思?她回过头看着后方七、八步距离的男人。

  “来吧。”他双臂一张,方便她投怀送抱。

  岳语柔假装摆高姿态的冷哼了一声,可又忍不住心中的雀跃笑了出来,回奔向他,用力的抱紧。“欢迎回来!”

  “谢谢。”

  “喂,你猜今天是什么日子?”她还是抱着他,喜欢他身上淡雅的古龙水味道,喜欢他令人一贴近就不想离开的温暖,喜欢他明明很闷骚却爱假正经的样子!

  “我回国的日子。”

  “再猜!”仰起头看他。

  “你来接我的日子。”

  岳语柔扮了个鬼脸。“你这个人实在是……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记得的!”扁了扁嘴。“你手机打开了吗?”

  “下飞机才开,你又传了什么给我?”他到欧洲出差,她每天都传一张相片给他,有时是自拍照,有时是经过的花店盆栽,有时是她种的丽格海棠,还曾经传了张蛋糕的相片给他,当然也有是小影片的,像是怕他忘了她似的。

  “自己看呐!”

  上了车之后,凤开云拿出手机,果然有封未开启的图片讯息——是张手托着六吋蛋糕的相片。

  “不错吧?”岳语柔满怀期待的问。

  “你是指那只手,还是那个蛋糕?”凤开云难得幽默。

  “当然是蛋糕!那个蛋糕是我失败了很多次才成功的呢!”

  “为什么有蛋糕?”

  “今天是我们交往满一个月的日子!”

  算了,她早就不期待他会记得了!

  由包包拿出一张卡片,她说:“虽然你是文盲,我还是决定写卡片给你,每个月写一张,然后每个月送你一份礼物。”

  “什么文盲?我也不过中文字比你少识几个而已。”他又好气又好笑,而且……他现在也非昔日吴下阿蒙了,虽然不是识得多少字,可起码不会像以前,真的是大字不识一个,所以找人来补习果然是有效的。

  “我写给你的卡片是‘情书’,希望你不会要尤特助大声朗诵给你听!”

  “你是故意恶整我的吗?说我是文盲,还故意写信给我。”看着手上很女性化的卡片,不可否认,他有一些期待。

  网路无远弗届是方便,可实质的收到卡片,感觉又不同了。多少年没收到卡片了?而内容又会写什么?

  “有心要看懂还是会看懂的!”她横了他一眼,不忘再度警告他。“内容肉麻指数爆表,情色指数高达五颗星,你要是敢拿给别人看就是书了别人!”

  “为什么?”

  “会害别人瞎了。”脸有些红了。其实……说情书是太Over,只是一些想对他说的心里话,那样的私密心情,她只想让他一个人知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

  在去美国之前,他一直把彼此间这种有点近又不会太近的距离控制得很好,喜欢的太多、太快并不是好事,虽然……有时他会差点失控。

  可一飞离了可以就近看她的地方,他又烦躁了起来,这才知道,即使是他,对于感情的事,也不是说能控制不前进就不前进的。

  还好她每天会寄来一张相片,让他觉得彼此不是距离这么远。

  方才在机场,他承认受到“意外”的状况干扰,可坐进了车子,一嗅到她身上他所熟悉的绿茶香水味,忽然有了——她终于在身边了的感觉。

  那种感觉令人安心、温暖,可嗅久了也渐渐的提醒他自己才知道的“危险”。

  香水可以是礼貌,可以是社交,有时候也是一种记忆,当然,它也可以是一种催情……

  “肚子应该有些饿了吧?要不要先吃点东西?”他得找些话题转移注意力。

  岳语柔将方才一直提住的纸袋拿了上来。

  “有吃的喔!”

  “什么?”

  “送你的蛋糕!”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