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一


  第七章

  国际机场第一航厦。

  和凤开云正式交往到今天正好满一个月,原以为这第一个“特别的”日子彼此该无缘一起度过了,因为上个星期二凤开云到欧洲出差,预计明天才回来,可他却提前了一天回来。

  他知道今天是彼此交往的“满月”纪念日吗?还是只是凑巧?嗯……那个人这么忙,也许连今天是交往满月日都不知道,更何况是特地提前结束公务回来庆祝?

  他搭乘的飞机方才已抵达,再过一会儿大概就出关了。

  关口出处挤满了前来接机的民众,人在百般无聊的情况就会……观察人。

  咳!好啦,这算是她一个小小的嗜好,时常在不知不觉中就开始观察起人来,有时猜职业、有时猜年龄,当然也会猜男男女女彼此的关系,还有就是,她也是凡夫俗子,也会喜欢看俊男美女,就像是此时站在她左前方的那位美女!

  严格说来,那女孩距离“大众口味”的美女有段距离,可她那纤细温柔的气质就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尤其她皮肤白得像快透明了一般,那柔弱的气质我见犹怜,连她是女人都忍不住对她生出保护欲,更别说男人了。

  她是来接机的吧?接谁?男友、丈夫,还是……

  也许是她的目光过于大喇喇,我见犹怜的女孩回过了头,礼貌性的对着她颔一颔首。

  岳语柔也回以友善的一笑,此时,第一个人出关了,她不自觉的把注意力往出处方句看,之后人越来越多,她要在人群中找凤开云便较有难度,虽然那人人高腿长,司人高腿长又不是他一人的特征!

  在寻找他的时间里,她暂且忘了那名女子,直到凤开云出现。

  一看到他拖着行李出了关,身边还有尤特助,她原本想高调的挥手,反正他敢要她来接机,应该对尤特助也提过什么吧?虽然他们并没有在公司公开过,可……还是算了,交往满一个月,感觉上凤开云仿佛在怕些什么,总觉得他爱得有些压抑、很放不开。

  也许是她的话令他有了压力,也或许他也怕,怕真的爱上了她,怕那会不会又是另一场恶梦?

  当然她也不是省油的灯,路是她选择要定的,如果她无法选择好走的康庄大道,起码也会为自己选双优质的气垫鞋。

  她啊,明明就想给它活得很丽格海棠的说,可还是无法摆脱落地生根的本性,不过,现在她也发现阿Q的落地生根也是很可取的啦!

  站在一旁,她静静的等着他发现自己。

  凤开云一路往外走,抬起头淡淡的扫了一眼候在外头的接机人群,就在他的视线快扫到岳语柔时,一个高大的老外挡住了她,然后岳语柔看到凤开云的视线住她左方移,移到那柔美的女孩时,像是找到他一直在找的人一般的定住,再看那女孩,她也是正朝着凤开云方向看。

  男人看见美人,多看个几眼并不奇怪,可若一直定在美人身上,一脸“爱恨交织”的话,就很不寻常了,最奇怪的是尤江临也看向同一方向,表情有些讶异、有些吃惊,还有更多的伤脑筋。

  挡在岳语柔前头的高个儿接到了他等的人便走了开去,在凤开云已能看得到她的时候,他还是把视线放在那女孩身上,发现她的,反而是他身边的尤江临。

  就见尤江临微侧了下身子低声对凤开云说了些什么,他才大梦初醒的把视线从那女孩身上调开,投在她身上。

  出了关,尤江临化解尴尬似的说:“岳小姐,等很久了吗?”

  岳语柔灿笑如花,尽量不多想方才的事。“还好。”

  两人多日不见,在有第三人在的情况反而有些尴尬不自然,好在尤江临也不是呆子,找个借口就匆匆离去,留下时间给两人独处。

  现在只剩下自己和凤开云了呢!岳语柔心里是有些高兴,可也有些紧张,两人往停车场移动。

  “凤开云。”她轻唤了他一声,见他没反应,她微侧着头看他有些失神的样子。

  她感觉的出来,他一直是心不在焉的,不,刚开始看到他,他还算正常,是从他看到那名长相柔美的女人开始才变得怪怪的吧?

  就她的观察,他不特别好女色,要说他被一个初见面的女子迷得神魂颠倒,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她看得出来,他和那名女子绝不是初识,或许……连尤特助都知道她是谁。

  既是旧识,却连个颔首示意都没有,为什么?她又要往下深究时,忽然打住。奇怪了,她和他好些时候没见面了,好不容易见着,实在没必要再想这些有的没的让自己不好过。

  “凤开云!”她又唤了他一次,打算他再闪神,她就要不客气了。

  总有些事可以让这男人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来吧?例如……大力的往他嘴巴亲下去,然后很不经意的把礼貌性的英国式吻变成热情奔放的法式吻!

  不过很显然他有“他心通”,早先一步窥知她心中不怀好意的OS,回应她了。“几天不见了,你好吗?”

  “我很好,你呢?”

  这种制式的问候既生疏又好笑。“好像在练习中文对话!”

  他也有这种感觉啊?还以为他神经粗到没感觉了!岳语柔一脸讪然。

  “好几天没见面了,来之前我还在想,见面的时候是不是要很戏剧化的给你一个大拥抱,可一看到尤特助和你那张冷冰冰的脸……当我没想过。”越想越不高兴,她的步伐就越走越快。

  其实相处久了,她也明白他的性子。他是个“闷骚锅”,而且是结构加强版的大闷骚锅,当他在外人面前越冷的时候,那表示他正忙着掩饰内心的热情。

  交往这个月以来,他不曾在外头主动吻她,甚至连牵手都很少,想想真是很,哀,怨!每每都是她主动偷香、主动去牵他的手……当然大爷他还是一脸酷样,很勉为其难的样子。

  感觉上,真的很符合一句话——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有时她还会收到尤江临同情的眼光。

  可一关上门,情况又不同了。他会突然偷吻她、三不五时的法式热吻更吻得她忘了身处何境,有时由后头环住她,像交颈鸳鸯似的颈项交缠,让彼此细数着颈动脉的跳动,清爽的气息吹拂在她敏感的肌肤上,那股疼惜温柔总是让她不自觉的红了眼眶。

  可奇怪的是,交往了一个月,之前也不是……不是没有上过床,可到目前为止,无论彼此的肢体语言有多么火辣,气氛有多么一触即发,凤开云都能在最后一刻紧急煞车。

  为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