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


  “上司命令下属还需要什么理由!”他展现跋扈不讲理的一面,语气也严厉了起来。

  “那么下属替上司赚钱似乎也是天经地义。”

  “我说什么你就听,哪来那么多意见?!”

  她挣脱他的手,不想和他吵。

  “为什么不说话?”

  “你不是不要我有意见?我可以不再有意见,可坚持做该做的事!”她到现在才知道他真的挺任性的,没给他好脸色,她往门口走。

  才迈开脚,下一刻却被揽进温柔的怀中,贴着她背的温暖有着失速的心跳和心慌的氛围,还有自上方传来既冷硬又不甘心的语气。“你这女人!你这女人一定要这样吗?”

  是因为那不甘心的语气欲掩饰,却反而泄漏了更多的情感吗?岳语柔的心像是呼应背后失速的心跳一般,跟着狂跳起来。清了清喉咙,她说:“我这女人又怎么了?”

  “你明知道落地生根即使被连根拔起扔在一旁,还是可以存活下来的!”

  她很快就知道他在说什么,忍住心里的狂喜,她故作镇定的问:“这不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常识吗? ”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女人!咬着牙,凤开云闷声吼:“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接着像认栽了的说:“我曾想把心中对你的情感连根拔起,可……”

  “你做了不是?”不是“曾想”,而是付诸行动了,所以她现在才会变成杨副董的秘书。

  “你在翻旧帐!”他缩紧环在她肩上的手。

  “好,不翻旧帐,那你现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像是要眼见为凭似的,她微微松开凤开云环在她肩上的手,转过身和他面对面。“是告白吗?”

  “是告白。”

  “你喜欢我吗?”

  “喜欢。”

  “那你……爱我吗?”

  听到“爱”字,凤开云在一瞬间有了退缩和犹豫,好一会儿才说:“语柔,我承认对你有好感,也许因为这样,我一开始才会不顾自己的原则、忌讳,犯了后来自己都有些后悔的错,也因此想多和你接触,甚至假公济私的半强迫你做了很多事。”

  他在强迫和假公济私的要她做一些与公事无关的私事时,也许……他已经对她有好感,只是那个时候他总是自我催眠说,这样是为了可以更看得出她是不可能喜欢自己的,所以可以避免很多麻烦,为他做早餐是这样,带她去参加相亲宴也是这样,可这些其实只是他想更了解她的手段。

  他的世界一直是他一个人,他想藉由岳语柔去感觉“家”的气息。

  对于其他女人,他不会想到那么多,可唯独她,只要她站在他旁边,他就觉得原本冷硬的世界仿彿由某一角开始软化。

  他也清楚,这对他原本所习惯的世界是一大颠覆,大概是因为这样,他才不安,也害怕,所以连自己都骗了。

  “我承认自己是喜欢你的,可是……无法爱上你。不单单只是你,我想,我也无法爱上任何一个女人!那个字太沉、太重、太虚无,你知道吗?以前的我不知道中文的爱怎么书写,要是知道,也许……就不会犯当年的错了。”

  “为什么?”岳语柔有些失望,因为她对他的喜欢,早不只是喜欢了。

  “我后来才知道,爱字是受和心组成的,那也意味着一旦爱上一个人,失了‘心’,也意味着有得好‘受’了!”他有些嘲讽的笑了笑。

  “喜欢一个人可能永远只是喜欢吗?”就她而言,喜欢和爱的分野并不是那么清楚,有时候以为自己只是喜欢一样东西而已,后来才明白,也许不只是喜欢。

  “对现在的我而言,那是感情的极限了。”他看着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爱对我而言就像是穿肠毒酒,我曾误饮了一回、死了一回,你觉得我还会再来一回吗?”他认真的看着她。

  “语柔,我喜欢你,如果对于这样永远不会爱上自己的男人你可以接受的话,那我们就在一起,我可以疼你、宠你,满足一切你所想要的,除了……爱上你,但如果你坚持一定要我爱上你,避免往后你埋怨我,我们还是算了吧。”这是他考虑了许久的结论。

  凤开云的心还是卡在过往而不愿展开,过去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恋情,可以爱到分手后无法再爱另一个女人?她一定要找到那个结,且解开它!

  现在凤开云承认喜欢她,其实目前这样她也该满足了,其他的,就慢慢来吧,就像所谓的“温水煮青蛙”,慢慢加温、慢慢加温,到时候就能在不知不觉中把青蛙煮熟,咳……把喜欢的男人比喻成青蛙好像有点好笑,可管他的!

  就把情况设定为凤开云刚开始喜欢上她,至于往后的情况……谁知道呢?爱不爱不是任何人可以决定的,否则罗密欧和茱丽叶这样出生于世仇的两人也不会爱上彼此,而她也不会冒着凤开云的警告而芳心暗许了。

  “凤开云,我可以让你疼、让你宠,然后也不客气的去满足一切我想要的,可是你不要设限,不要说你永远不会爱上我好不好?就当是给彼此一个机会,如果在很久很久后,你还是无法爱上我,那么也不能勉强,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爱上了我,是不是可以请你告诉我,让我知道?”

  听见她的提议,他不该生气的,可却有一股异于怒意的火焰烧在胸口。“你在赌吗?”

  “是啊。”她大方承认。

  他摇头。“你非输不可的!”

  “你可以不必忙着打击我的信心,我这个人也不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就会寻死寻活,你的爱弥足珍贵,我的爱一样是罕世珍宝。”

  “就算真的爱上了,又能爱多久?世上男女海誓山盟、至死不渝的誓言多得比每天制造的垃圾还多,可是有始有终的又有多少人?”他冷嘲,俊美的脸上满覆寒霜。

  “起码我深信,有一天我可以找到一个爱我一辈子的男人!”

  “那个人绝对不是……”他要说的最后一个字被吻掉了。

  “不要设限!”她吻了下他后退开,眼中有乞求。“给彼此半年的时间,如果半年后你还是无法爱上我,而我……也不是一个可以长期忍受明明爱着一个男人,可对方却永远无法爱上我的人,到那个时候,我会自己离开,我会去爱上一个可以回应我的人。”

  凤开云在心中长叹。“你不要后悔。”

  “不会。”沉重的气氛令她的心也沉沉的,深呼吸后,岳语柔强迫自己放宽心。

  她现在才真正的成为自己梦寐以求的“丽格海棠”,而她相信,凤开云绝对是那种会宠爱女人的男人,只是重点是,如果不能把这种喜欢,可又不是非要不可的状态扭转,她也只有六个月的受宠期而已。

  彼此的对话因为各有坚持而一度紧张,可现在,情绪一放松,凤开云才发现时间有些晚。“肚子有些饿了,你想要吃什么?”

  “日本料理。”

  “哪家的?”

  岳语柔想也不想就说了山桥聚餐的日本料理店,凤开云马上脸色一变。

  “岳语柔!”

  看他恼怒的模样,她忍不住好笑的抱住他,感觉他身子一僵。呵!这个男人真的很有趣,方才由后头环住她环得还挺顺手的,怎么才面对面,而且是由她主动,他就僵得仿彿由冷冻库刚拿出来似的?

  “凤专员,我叫岳语柔,是你的新科女朋友,往后还请多多指教。”原来大男人也有难为情的时候,没关系,她会让他习惯成自然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