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十九


  这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岳语柔气呼呼的在电梯门口等着,欲往专员办公室走。

  她努力力求表现也碍着他了吗?他不知道这种临行前才被换下来的感觉很不好,像是直接质疑她的能力吗?

  接近中午,杨副董回办公室时,她才得知晚上宴会她不必随行。问他为什么,他支吾了半天才透露是凤专员的坚持。

  下午她找了他一次,他出外洽公,现在都下班了,他不会还没回公司吧?

  等了半天电梯仍没来,就在她耐心尽失的打算改走楼梯上楼时,定在某层楼的电梯灯码开始往下跳。

  “咚”一声,电梯门向两端推启,脸一抬,岳语柔发现要算账的人就在电梯陧。

  高大的凤开云斜倚在电梯一角,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一见站在外头的是她,他一扬眉。“要上楼还是下楼?”

  她沉着脸进电梯,一进门就用背对着他。“我找人算账,您觉得上楼方便,还是下楼方便?”电梯门阖上,继续往地下停车场降。

  您?嗯,看来气焰很高呢!“看来是冲着我来的,私事还是公事?”

  “我和你只有公事!”

  他冷笑。“没有哪个下属敢越了那么多级找上司算账的,这气焰如此高张,仗得也不过是私谊,既是这样,那就是私事了。”

  岳语柔怒火直冲脑门,抓狂激动了半天又无法反驳,忍了忍,她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对他说:“那么,凤专员,想耽搁您一些时间谈‘私事’可以吗?”

  “当然。”电梯开了,他拉着她就往座车走。

  她挣扎着。“干什么?我只是要说一些话,话说完就要走了,我不要上你的车!”

  解除车门锁,他拉开门将她塞进车里。“既然是谈私事,就该找私人场所,不是吗?”

  “你这人实在是……”很鸭霸欸!

  凤开云绕到另一端上了车,接下来一直到公寓这一段路,两人几乎没交谈。

  上了楼,进到了凤开云的高级公寓,岳语柔找了个适合“攻击”的位置,就开始她隐忍了大半天的不满。

  “我不是专员的秘书了,我的直属上司是杨副董!”

  凤开云则是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准备洗耳恭听。“很遗憾的是,我是杨诚的上司,所以身为他下属的你也该归我管。若是这样你还是听不懂,就用数学的递移律来解释,当A>B,且B>C时,A>C!A是我,B是杨诚,C是你,这样你了解了吗?”

  岳语柔气得说下出话。“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好,她很坚持把话说清楚,他也不拐弯抹角。“你到底清不清楚今天晚上餐会的人有多么声名狼籍?你以为山桥是那种能满足于偷摸几把、偷吻几下而已的人吗?你知道和他签成合作案的人,总要准备个美女陪他上床吗?”

  “你这是在为我着想吗?呵,受宠若惊呢!”她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和上司陪同洽商,她会把对方的底子先探清楚好不好!

  山桥的事她怎会不知道?所以她早就替他准备好美女了,当然,她也清楚自己的美貌会使山桥觊觎,这一点她也做好了准备。

  女人要变美可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相反的,一个美女要变无盐女,几颗痣、一副牙就够令人退避三舍了。

  只是这男人……呵呵,瞧他紧张的,这是唯一能使她怒焰稍减的一些些安慰。

  其实她早看出他对她不是没有感情,可明显的,他一定有一段不开心的过往,那段过往不解开,只怕他无法踏出一步。

  原本她打算先打听清楚再反守为攻的,她这人脸皮是比别人厚那么一点,但那不表示被拒绝时就不会受伤。

  只是她要如何打听?凤开云是从美国总公司调过来的,在腾英只怕也没人知道他的过往,而那男人的性于低调外加有些闷骚,就算是美国总公司,非亲信大概也没人知道他过去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恋情,好在后来总算来了个总公司的人。

  当她知道尤江临曾跟在凤开云身边多年时,心中不只一次高呼“天助我也!”

  她本想说和尤江临混熟后,再套套凤开云的“伤处”,在未全盘了解前,她得忍住想见他的冲动,免得打草惊蛇,让那男人跑得更快。

  只是和尤江临多接触后,她居然发现——她和凤开云两人,真正沉不住气的人似乎是他!

  像他这样善于掩饰情绪的人会沉不住气,也就是说对她越来越在乎了!呵呵,感觉还不错。

  只是,他在乎她她当然开心,但还是不喜欢别人干预她的工作,她有她的想法,有她化险为夷的手腕,志在必得的合约,她不要别人怀疑她的能力,就算是喜欢的男人也不行!

  “你这是冲着我来的吗?”

  “专员,您可是未来接班人的热门人选款,没人敢冲着你做什么的,好吗?”她似笑非笑的说。“我今天想对你说的话就是——疑人勿使,使人勿疑,请相信你‘属下不才我’的能力。”她站了起来,不打算多待。估计了一下时间,现在赶去八点的餐聚还来得及。

  像反射动作似的,凤开云在下一秒扣住她的手。“去哪里?”

  “完成我今天要完成的公事。”

  “我说过,那件事现在已经与你无关!和山桥的合约自有人去谈妥。”

  “那是我份内的事,为什么要别人代我去完成?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她的脸色有点不悦。

  “和山桥那种人谈合约能展现什么能力?”凤开云冷笑。

  岳语柔感觉像被掴了一巴掌,又气又恼。“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开云知道自己失言了,可……可这该死的女人,她难道就感觉不出来他在担心她吗?!他不要她抛头露面,甚至牺牲色相的去谈什么鬼合约!

  光是想像那老色狼会肆无忌惮的欣赏她的妩媚、三不五时伸出咸猪手的揩几下油,他就怒火难休!

  “反正,今晚和山桥的约,你不许去!”

  “给我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