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十三


  在洗澡前,他还跑到外头探了一下。岳语柔还是趴在沙发上,动作没变过,应该是睡着了吧?

  确定她不吵不闹,且状似睡着后,他才又回到浴室。

  莲蓬头的水量极大,水注喷撒在肌肤上带了些酥麻刺激的感觉,热水冒出的水气很快让浴室像起了浓雾一般。

  接着他抹上沐浴乳,满意于脑袋和下半身终于正常连线,达成协议,心情一放松,难得一展歌喉的他居然也哼哼唱唱起来。

  热水如下雨般由上而下,细而强的水束喷击在肌肤上的畅快感放松了他方才的紧绷情绪,连沙沙的水声仿佛也较之以往来的悦耳,刚才的燥热难耐不再困扰着也。

  突然,一阵凉风吹了进来。方才有关上门不是?凤开云很直觉的回过头,就见浴室的门居然是打开的凉风吹入,浴室里的雾气散得快,他清楚的看到浴室里不知何时多了个人

  她、她不是在睡觉?还有,她来这里干什么?看着她摇摇晃晃朝着他走过来,

  凤开云一时间竟僵在原地。

  “身体好热……我也要洗澡!”

  “欸?”

  *** **** *** ** ***

  昏黄,充满绮艳情思的床头艺术小灯散发着近乎朦胧的微光。

  房里加长加大的床上纠缠着一对男女。

  浓浊的呼吸声伴随着动作过大,床单滑出了限制的尺度,一声声的蚀人魂魄,一声声的泄漏了此刻状态的销魂。

  云雨中落英狂飞、缤纷遮天……

  一阵强光令岳语柔的眼皮动了动,脑袋也慢慢恢复运转,然后她眯了眯眼,再慢慢睁开。

  隔着落地帘幔微透入的阳光好耀眼,冬日的阳光最可爱了!她笑,心情更加愉快的是,方才的十八限剧情果然是梦境!

  呼,好险!只是,在安心之余,又觉得好像有那么一些些可惜,还有啊……为什么睡了一觉,她会觉得全身酸痛得好像做过什么剧烈运动?

  在床上还能做什么?

  床上运动!一想到方才的梦,她的脸倏地红了!

  什么嘛!她真的是有病,怎么会作这样的梦?欲求不满吗?

  也对啦!她都二十六了,却还没经历过那种事。没办法,别看她这样,她家教可严了,而且她交男友的时间是在高中时期,那时她忙着上补习班,课业繁重,老爸又像只猎犬一样看得紧。

  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猎犬老爸放牛吃草了,她又忙着打工帮忙赵元瀚缴学费,而且……而且她一直有个美梦,她希望自己的第一次是在漂亮舒适的大饭店,而不是随随便便的躲在廉价学生宿舍,然后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草草了事!

  为此,她还有存钱要去饭店,可惜的是……赵元瀚早等不及的劈了腿,和别的女生上床了。

  怎么又想到那低级的家伙?咳!可先说啊,虽然她没有什么实际经验,可A片她可是看了不少,谁叫她有个在“色界”情色杂志社差点当上编辑的死党咧?

  只是作作春梦她是没意见啦,为什么对象是她的上司?那个不太有表情的花美男?!

  可能是因为最近她最常看到、几乎能说朝夕相处的人就是他吧?而且她最近对他印象好,好到……发神经的还觉得,当他的女友好像也不坏。因此作这种梦的对象舍他取谁,是这样的吧?啧!怪哉!挠了挠脸,之后手就放在脸上,一太早醒来还不大能思考,可梦境却记得很清楚。

  原以为凤开云该是无油白斩鸡,只是手工西装撑起他的烂身材,再加上他有一九〇左右的身高,因此才感觉很剽悍,可梦里的他身材可好了!

  他不是那种健美先生肌肉纠结的魔鬼身材,可体格一样充满力与美,上班族最容易有的小腹他居然都没有,一路往下……

  不行!不行再想了!她又想到她的长腿交缠在他那精悍有力腰上的情形……

  啊~~岳语柔,你是个人色女!回忆起梦境,她的胸口又在无预警的情况下点燃了火!

  她赶忙转过身躺正。“我要赶快找个好男人交往了,春梦作太多伤身,而且,为什么对象是专员?”她喃喃自语的说,想着想着又满脑子黄色颜料,闭上眼,双手捧住发红的脸,身子又顺时针的转向床内侧,双脚还因为尴尬而乱踢。“啊~~可是他的……真的、真的好大喔~~嘻嘻嘻……”

  “这是你的赞美吗?”

  一个足以让她吓破胆的声音冷不防在近距离响起,近到她的脸几乎可以感觉到对方温热的呼吸。

  不会吧?怎么可能?她不信邪的睁开眼。然后,她的眼瞪着距离她不到几公分的“放大版”花美男脸。

  一秒过了,心脏忽然移植到耳朵旁似的狂跳,两秒过了,心跳还在加速,三秒……

  “咦啊——你怎么会在我家?”倏地,她弹坐了起来。

  “这是我家,我不在这里该在哪里?”岳语柔这才注意到,这像极了高级饭店的雅致挑高空间不是她那卫浴、客厅、厨房、卧室全在一块的十坪大空间!

  欧买嘎!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