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她真的慌了,一双如同小鹿般无助的眼,还在寻找着能给她勇气的男人。

  她始终寻找不到勇气的方向,一个抬眼,心却紧紧揪住,瞬间冻结,因为——她害怕遇到的情况发生了。

  林真秀就依偎在赵元瀚旁边,他的大手紧紧牵着她的,像怕没他的牵引,她就会无法走路似的。

  她果然是娇贵的铃兰,而她呢?

  许久不曾想起的话又回荡在她耳边,那是赵元瀚和她分手时说的话——

  你没有我也可以的,你就像你种的那种植物一样,就算没人照顾也可以长得很好,活得很好,可真秀不同。

  她就像是落地生根吗?是啊……即使到现在,她努力想成为难照顾的丽格海棠,可为什么没人照顾、没人关爱,她还是活得那么好呢?

  也许她一辈子就注定是落地生根了吧……

  “语柔?真的是你!方才真秀告诉我她看到你,我还不相信呢。”赵元瀚是当年作选择的人,并没有为当年被抛弃的一方多想。

  “真巧。”除了这个,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来参加联谊的吗?”

  林真秀推了他一下,娇嗔道:“当然啦,来这里的一定是来联谊的,很少像我们这样是来帮朋友打气的啦!”

  “可是语柔变得那么漂亮,一定不缺男友的。”

  林真秀不高兴的噘起唇,然后以低低的,音量又刚好足够让岳语柔知道她在说什么的声音低语,“真的那么漂亮,当年干啥缠你缠这么久”她眼睛圆咕咕的看着男友,等一下一定要他说清楚,到底她比较漂亮,还是岳语柔比较漂亮!

  多年前伤害她的两个人,为什么多年后她还得受这样的羞辱可……她的确是没男友,一个多年前被劈腿的女人,多年后在伤害她的男女面前,即使一个人过得自在幸福,可在这对男女面前却不具备幸福的说服力!

  她觉得心结又深了些。“没事的话,我失陪了。”

  赵元瀚的态度有些轻佻。“语柔,当年是我比较不对,没有好好的处理感情问题,如果你没有男友,我可以……”

  他的话还没说完,岳语柔的情绪就快失控了。当年他伤害她也就算了,现在她还要他同情,还要仰赖他介绍男友给她吗如果真是这样,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到底算什么?羞辱人要有限度!

  在赵元瀚的话尚未说完,岳语柔的怒火引爆的前一刻,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适时的出现。

  “原来你在这里,我一直在找你呢。”凤开云走了过来,察觉她的脸色不对,甚至注意到她的手握成拳,还微微的发着抖,他深邃的眸微眯了起来。

  刚才他就看到她了,只见她东张西望,神情有些急迫,似乎在找什么人,难道她在找他吗?可那模样像是在找一个可以让她安心的人,那应该不是他,但这个地方是他带她来的,应该没有她认识的人才对。

  前者的想法让他有说不上来的失落,后者却让他有一丝丝窃喜。他一向不喜欢当任何人的依靠,那是他无法忍受的麻烦,可今晚的他……就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在她东张西望后,接着他就看到这一男一女走向她,之后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愤怒,看她那个样子,他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十分十分的不快。

  于是他走到岳语柔旁边,伸出修长的大手将她的手包覆在掌中,她果然在发抖。“这两位是……”

  岳语柔忽然转身面对他,脸上有着一抹慌、一点急,还有更多复杂、负面的情绪。她用只有两人,且在近距离的情况才听得到的音量,乞求味道浓厚的说:“请容许我放肆,拜托!”

  她的眸光渗着水意,那光芒像滴漏,一点一滴在透穿他以为固若金汤的原则。

  下一刻,他更讶异了,因为她在转身面对那一男一女的同时,手倏地翻转摊开,和他十指交扣,那股扣住的力道让他的心颤了一下,因为心疼。

  他并不知道眼前这对男女和岳语柔是什么关系,却可以感觉到他们和她绝对不是什么友好的朋友,她用力与他交握的手像是在向他乞求更多的勇气,去面对什么。

  掌心对掌心的触感除了温暖外,还有陌生的情愫。这股温暖就这样一路钻钻钻的钻入他的心,在那早忘了温暖的地方占住了位置,他直觉想甩开手,可岳语柔微颤的手却传来一阵阵乞求。

  “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她直视着赵元瀚和林真秀。没有退路了!“这位是……我男友。”说完,她根本不敢去看身边的男人。

  这么大的漫天大谎,而且还是当着当事人面前撒谎,而当事人还是她的顶头上司,也许明天她就不必去上班了!即使她说了那句拜托。

  林真秀看着显然比男友好看许多的凤开云。不论长相、气质、身高,赵元瀚根本和人没得比!她悻悻然的挑了挑眉,安慰自己男人的长相又不能当饭吃。

  于是她抱着男友的手臂,故意热络的问:“你男友在哪里高就?啊,对了,阿瀚现在是公司里的经理呢!”

  经理?赵元瀚还在以前的公司吗?那可是上市公司呢,上司公司的经理,也怪不得林真秀这么得意扬扬的拿出来炫耀了,可听在她耳中,她的得意却可怜到让人想笑。

  呵,多么可笑愚蠢呐!因为目前居上风,因为她知道凤开云的地位不知道比赵元瀚高了多少倍,因此她会觉得林真秀可笑又无知,可换个角度想,她拉着上司充当男友一事,又比她高明到哪儿去?

  岳语柔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意气用事,多么幼稚愚蠢,心想看在凤开云眼里,只怕和林真秀没什么两样吧!

  “恭喜他了。”她脸红得透彻,不打算多谈凤开云。

  “你还没说呢,你男友做什么的啊?”这样支支吾吾的,不会是什么无业游民,或是靠女人吃软饭的吧?

  “我只是个上班族。”凤开云淡淡的开口,玩味的想着自家秘书突然退却的原因。

  “哪家公司?”

  “腾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