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第一章

  早上八点半不到,外头的车辆不似平日的车水马龙。

  这个城市每到周末假日,不到十点过后几乎是处于安眠时间,外头的人少、车少,突然间空间好像变大了,也寂寞了。

  这家咖啡馆位于许多商业大楼中,最大的客源自然是那些在公司行号上班的白领族,而今天是周末,一般的企业不上班,也就是说今天生意大概也只是“平平”。

  不过习惯早起的老板还是准时开门,待内部准备工作OK,铁门一拉启,他习惯性的看了一下对街的花店。

  呵呵呵,花店也开了哩,而且有客人上门了!哎呀呀,今天输了!老张在那头对他微笑招手,想必今天是“开市”了。

  他的客人呢?说真个儿的,他不缺钱,开这家咖啡馆纯粹是因为兴趣,再来也不过是想多和人群接触,他这个人呐,就是闲不住。

  才转身进店里没多久,客人便上门了。

  “欢迎光临!”

  进门的是一个身材高大,模样冷肃的年轻人,一身材质上等的休闲打扮,眉宇间的那股威仪绝对是习惯掌权的人所有。

  男子点了杯黑咖啡后不久,第二位客人上门了。那是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我见犹怜的气质让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一进门很快发现要找的人,犹豫了一下,才朝着男子走去。

  两人间的气氛很诡异,说是凝重也不为过,老板在女子点了杯柳橙汁后很识趣的离开。

  男女隔着五、六十公分的桌子坐着,尽管是这么近的距离,感觉上却是咫尺天涯。

  女子看了男子一眼,便面有愧色的悄悄压下眼睫,而男子则是用一双无法原谅的利眸盯锁在她身上,心里的思绪翻涌,手越握越紧。

  “我从没有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你。”他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得无比清晰,生怕她听不真切似的。“不是在梦里、不是幻觉,而是真真切切的你。”

  “我……”

  “原本该欣喜若狂的我,为什么会这么愤怒”他终于明白古人说的,想把一个人“挫骨扬灰”的恨意到底有多浓烈!

  最亲爱的人死而复生,对于当事人而言不都是惊喜得无以复加吗?而那个“死者”有机会能再看到“生前”最爱的人时,不也该喜极而泣的吗?

  然而,事情发生的一瞬间,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全都变得荒腔走板,因为这反应着一件事——

  一切都是骗局!

  未婚妻的死是骗局——因为她此刻就活生生的坐在他面前!

  未婚妻对他至死不渝的感情是骗局——因为她此刻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其实不必再去细思还有多少事情是骗人的,单单这两点就足以叫他血液像快逆流般的抓狂!

  “我……”美丽一如两年前的女人似乎恢复了镇定,她轻启檀口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摇着头,摇下乱纷纷的泪。

  男人偏冷的脸又寒了几分,深吸了口气,视线重落到女人身上,那股犹如君临天下的霸气,没人在这样的视线注视下不低下头的。“我只问你几件事,你只要回答我是或不是。”语气似是询问,其实是完全没有转圜余地的命令。

  “我知道了。”事到如今,似乎也没什么不好说的。

  “当年……你的死,是为了逃避和我结婚?”为了明年要调到台湾,他最近常跑这里,这才有机会看到他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机会见着的女人。

  当时看到她,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拒绝相信一切是真的,可是她的声音、神情,甚至习惯性的小动作都告诉他,眼前的女人就是他过世两年的未婚妻没错!

  不理疑云压顶,当时他欣喜得快步想趋前去拥她入怀,可下一刻,一名斯文的男人从超商走了出来,一声亲匿的“老婆”唤得他怔在原地,不知如何自处。

  上天开了他一个最残忍、最恶质的玩笑!

  “……是。”

  即使猜到了答案,由当事人口中说出,他的心还是无可避免的揪得紧疼。“你嫁的那个男人,是当年你逃婚的理由吗?”

  “……是。”既然无可挽回,那就错到底吧。

  她曾爱的男人是个不喜欢拖泥带水、凡事不是全部就是放手的人,身为他真心爱过的女人,她不要他被感情缚手缚脚。

  恨一个人对他这样的男人来说,才是最好的疗伤药,更何况现在的她……有个无法不爱的男人。

  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早失去条件得到这样完美的男人了。

  “原来是这样啊……”看着她,男人忽然笑了,神情倏地一敛。“孟紫婉,谢谢你给我上了这么宝贵的一课,只是学费真是太贵了!”放下咖啡钱,他倏地起身,浑身的怒火像是把周遭的空气都燃烧起来似的。

  “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