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其实,老天爷特她已经够好了,让她在临死之前,还能与心系的男人两情缝绪。

  “为何不悔?”

  虽然只得不悔二字己足矣,可是居夙升想要的更多,除了她的身躯,他真正想要的是她的心。

  “因为有你。”即便此刻就要她咽下最后一口气,她亦满足。

  “你这个傻瓜!”

  轻浅一叹,居夙升像是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里头一般,张手便将她结结实实地护在怀里。

  “你才更傻,明知我命在旦夕,却还不言不语地为我做了那么多。”抛弃了女诫、抛弃了礼教,姬君吟爱娇地嘟着嘴抱怨着。

  为她豁出性命,只身闯入宫里索讨解药;为她散尽千金,只为寻得解药,更费尽了心思找来她喜爱之物,只求能得她展颜。

  谁说这个男人这辈子不可能爱人,他的爱是那么深、那么重,这样的情深意重,她如何能偿?

  “嘘!别说这种话,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虽然早知她已经情楚自个儿身子骨的状祝,但真正听她说出口,居夙升仍觉心窝好像被人拿着几十把刀子戳刺似的,疼得紧。

  见他脸上浮现的难过神情,姬君吟为自己的一时失言而懊悔。

  不过是一句不经意的话,他怎么当真了?

  心疼不已的姬君吟当下不再多说,再次主动欺身向前,今夜她想要真真实实的成为他的女人。

  在她的心里,她是他的妻。

  虽然用无数的补药山募撑着,可是姬君吟的虚弱却是一日重于一日,即使有居夙升盯着她吃三餐又加甜扬夜点,可是她的身子还是渐趋效坏。

  她几乎下不了床,只能在日光耀耀之际,央着居夙升让她出去晒晒太阳。

  居夙升初时总是不肯,可是抵不住她的苦苦哀求,只好退让一步,让丫鬓们为她准备好软榻,她再躺在上头,让人给抬了出去。

  她知道自个儿的时间不多了,可心中总还是有几个遗憾。

  望着尽心照顾她的居夙升,几回开口,却总说不出口。

  虽然感受到她的欲言又止,居夙升却从来不问,继续着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夫人!”朱雪对着在暖阳之下昏昏欲睡的姬君吟轻唤了一句。

  虽然她的身子不允许拜堂的折腾,可是居夙升早己票明亲娘,并让宅中众人不准再唤她小姐,改口喊她夫人。

  初时姬君吟不甚习惯,也觉得名不正、言不顺的。

  可每每纠正,便见那些羽翼奴仆每个都挤出了一张比苦瓜还苦的脸,她只好不再执着,算是默认了他们的称呼,也默认了自己是居夙升的女人。

  “我爹娘……好吗?”姬君吟并没有对朱雪有任何的怪罪,也绝口不再提起她便是下毒之人的事。

  隐隐的,她总觉得居夙升似乎知道这件事儿,可他不开口问,她也乐得不说。

  不戳破,其实对朱雪比较好,至少居夙升会看在她的分上,不为难朱雪,至于朱雪的兄长也是真的犯了错事,虽然罪不致死,又有居夙升从旁周旋,最后判了十年的流放,也算捡回了一条命。

  再后来她才知道,原未十七公主软硬兼施向爹买了朱雪,然后再找了个由头要朱雪拿着卖身契未居家找她。

  她知道在居夙升的地盘上,想要买收一个人下毒不是件易事,再加上知道自己必然不会驱赶朱雪,更不可能怀疑她,所以便将主意打到了朱雪的身上。

  所以朱雪压根就不是她爹娘遣来、想要与她断绝父女关系的,在知道了这点之后,她想家的心便更加深浓,可碍于身休状祝,若是回去,怕也只是平添爹娘的烦恼。

  反正十七公主不日就要成亲了,怕也没有什么时间再来找她和姬家的麻烦,这样便好。

  迎着晃眼的阳光,姬君吟觉得眼皮又沉了,近来她清醒的时间愈来愈短,短得让她心惊。

  “丫头,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才闭眼,就听到一声亲呢的叫唤,那不是居夙升的声音,而是……

  心一紧,她费力地睁开眼,只见爹娘正老泪纵横地站在榻旁瞧着她,虽然听闻了女儿似乎身子骨不适,却没想到竟然这么严重。

  姬伯仲那日虽然因为盛怒之下,眼睁睁地瞧着他最讨厌的人将女儿给带走,之后又狠着心不让家人来寻她,可那是因为心里头堵着气,又没瞧见人。

  如今亲眼瞧见了她的虚弱,所有隐着的怒气顿时全都进了出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