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小姐……”

  “有话就实说,我们之问还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吗?”微微硬起嗓子,正色说道:“你若不说,我让福儿、禄儿进来说也是一样的,但主仆一场,我终究还是相信你多一些。”

  一听姬君吟这出自肺肺的话,朱雪的身子颤了颤,脸上也蓦地没了血色,碰地一声双膝跪地,眼泪更是扑簌簌地直落。

  “小姐……小姐……奴婢该死,要不是我那个没出息的大哥,我……”

  瞧着朱雪哭得这般梨花带雨,姬君吟忍不住头疼了起来,她不过是说一句呢,值得哭成这样吗?而且这关她大哥什么事呢?难不成……

  “小姐你是中毒了,而且这毒还是我亲手掺进你的饮食里的,可我也是不得己的,要不是我大哥在外头胡来,打死了县太爷的儿子,眼看着就要被问斩,结呆十七公主让人找上了我,说我若想救大哥一命,就得听她的,我……本以为公主只是想教训教训你,没

  想到……她竟是……竟是存了这样的恶心……如今小姐被我害得命在旦夕,我……”

  这一串子的话,不但让姬君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却也牵扯出了让她极为心寒的事实。

  握着绣架的手紧了紧,最终她只是淡淡地说道:“你先起来吧,这事若让居侍郎知道,那就不好了。”

  难怪,这阵子总觉得朱雪古怪,对于居夙升也有很莫名的排斥,只怕这丫头是因为不得己对她下了毒,却将根由按在居夙升的身上,所以才会对他面色不善。

  怪吗?

  姬君吟望着跪在地上的朱雪,心中竟然奇异的没有半点怨恨,深吸了一口气后站了起来,巍颐颐地走了几步,变身将人扶了起来。

  “这事,你知我知便可,可别让其他人知道了。”她细声交代。

  她只想为朱雪留下一条命,甚至不曾开口问过关于她身上的毒。

  既然公主能筹谋到她身边的人,那么只怕早己存了要她命的心思,身上这毒必定难解吧!

  所以她想问,也不能问。

  蓦地,她的脑海浮现居夙升那愁颜难展的模样,一抹抹的心疼漫了开来。

  还有多少时间能很费?

  既是如此……

  好心情地吩咐着福儿和禄儿置办了一桌像样的席面,再备上一盅香醇好酒,姬君吟今日虽然依旧难掩病容,却难得精神好,忙碌了整个下午都没昏睡过去。

  派了人去寻来了居夙升,他一进门见到那席面惊讶开心的模样,惹得她脸上的笑意更甚。

  “居……”本想喊他居侍郎,但转念一想,满面含羞地喊道:“居郎请入坐。”

  虽然只是少了一个字,可是相差可谓天差地别。

  居夙升听了,更是觉得一阵阵的甜流窜在心间。

  虽然早觉一颗心全都挂在了她的身上,可他这阵子忙着为她寻大夫、找解药,所以无暇分神与她尽诉情肠。

  而她每回见了他,依然还是一副守礼自持的模样,无论他做什么,她都用她那情淡的态度在两人之间划开了一道鸿构,不肯亲近半分。

  然而今日她竟主动相邀,还费心张罗了这么一桌子的酒菜,再加上那声亲呢的“居郎”,怎能不教平素冷淡自持的他,喜不自禁呢。

  没出息,皇上那日可真骂对了,往昔要是有人说他会因为一个称呼便欣喜若狂,那他绝对会说那个人是疯子。

  可如今……他真的成了个疯子。

  “你先坐!”几个踏步上前,居夙升的手温柔的扶上她的肩头。

  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虽然已经见过无数回了,然而每每都能让姬君吟的心滑过一道暖意。

  她的心并非铁石铸成,也早将他的改变及他为自己做的点点滴滴都藏在了心里。

  有时,她会忍不住笑自己傻,竟然一心一意的只想要离巢高飞,却没发现当日坚定不肯娶她之人,早己变了心思。

  人心自然能变,她却固执的以为他对自己无情无义,坚持不愿与他议亲。

  现在姬君吟的心恍若明镜,若非他当真对她有情,怎么可能事事周全妥贴到这个地步,所以她不再心存怀疑。

  可纵是有情那又如何,她命在旦夕,算他用珍药护着、养着,可是她愈发衰弱的身躯又能撑到什么时候呢?

  所以,她不想再很费时间了!

  至少,她还能在死之前陪他一段,也让自己能带着他的浓情密意离世,兴许带着这样的记忆,下辈子她还能寻着他,好好做一世的夫妻,再无任何误解猜忌。

  “今儿个你的精神挺好的。”望着她那特意妆点的容颜,他柔声说道。

  本来,他的心绪其实不好,胸臆之中更是积着一股子的气,因为今儿个她与朱雪那丫头的一番对话,早己有人矩细靡遗的报给他知晓。

  他本愤怒至极,恨不得立刻命人捉了朱雪来,将她付诸在姬君吟身上的痛苦全数还给她。

  换了以往,以他的性子绝对会这么做,也差点儿这么做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