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后来在荣贵妃的房里找到这种毒药,荣贵妃却早己畏罪自尽,而她则将这事记在了心头,便趁旁人不注意之时,将搜出来的毒药藏了起来。

  留毒傍身原是因为一时好奇,可那么多年过去了,她信任的太医依然没人能找出解药。

  那日居夙升无情的对特她,彻底折辱了她的骄傲,于是她便处心积虑的想要报复,这才将珍藏多年的毒药给寻了出来。

  因为气极,自然也顾不得这毒究竟有无解药,只是任性的为解一时之恨。

  这毒无色无昧,初中时只觉倦怠,压根不会让人察觉不对,可等到毒物进入了五脏六腑,即使被人察觉了,也难以救回。

  她是存了要姬君吟死的心,不料会惹来皇兄这样的狂怒,竟然打算将她远嫁吐蕃和亲。

  怎么说她堂堂一个公主,就算真的想要姬君吟的命,应该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为什么每个人都用那种她是恶人的眸光瞧着她。

  “皇帝哥哥,我不要和亲,吐蕃都是未开化的野人,我不要……”

  “你既敢做出这样的事,就该想到后呆了。”

  对于龙慕云的狠残无言以对,龙紫渊就是想骂也骂不出口,他瞪着她,终于忍不住气怒地扬手朝着她挥了过去。

  情脆响亮的一声,在富贵豪华的凤仪宫中响起,那一掌不但长孙承音他们惊讶,就连退到外头候着的宫人宫女们,也都万分愕然。

  皇上和十七公主因为年纪差别甚大,再加上公主幼时便没了亲生母妃,所以皇上总是对她疼爱有加,举凡外头献进来的贡品,总是毫不吝惜的往这儿送,有时就算公主任性了些,皇上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少有斥责。

  如今不但要让公主去塞外和亲,甚至还在众人面前动手责罚,皇上只怕是心寒极了。

  哪里曾经受过这样的对特,不久前才饱受惊吓,如今又被结结实实地甩了一巴掌,龙慕云在脸上泛起剧痛的那一刻,便昏了过去。

  龙紫渊朝外头的宫人们说道:“把她送回寝房,在成亲之事尚未备妥之前,不准她出房门一步。”

  皇上都发话了,登时几个伶俐的宫女便蜂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龙慕云抬往后头的寝房。

  龙紫渊的龙目朝着早己醒来、仍兀自躺在地上听着他们兄妹对话的居夙升没去一眼,眸中难得漫着一股子的愧疚之意。

  他走向居夙升,甚至主动伸手想要拉他起来。

  见他伸手,方才还暴怒地见人就砍的居夙升,如今却是无动无衷,面无表情。

  这一君一臣四目相对,龙紫渊更是惊诧于居夙升眸中那抹死寂。

  爱得这么深了吗?

  居夙升向来不是多情之人,更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若非情根真的深种,又怎会因这事而意气梢沉至斯。

  “爱卿,这……”

  “皇上不必多说,若是皇上想抬微臣闯擅皇宫大内之罪,那么微臣束手就摘。”

  只恨好友们来得太快,害他不能直接索了龙慕云的性命,好为姬君吟报仇。

  虽然终归是自己的刻意才让姬君吟卷入这场风彼之中,他也恨自己,可是龙慕云几次的纠缠谋害,更是让他怒火狂炽。

  如今皇上和好友们都在场,他心知就算自己再狂,也无法在括着的时候取了龙慕云的性命,素不到解药、又报不了仇的他,漫出一股万念俱灰的心绪。

  于是他就这么不管不顾地躺着,连手指头也不愿动上一动,多年的般般辅佐、豪情万千,如今全化成了一阵阵的死寂。

  皇上开了口,见他不应,脸上蓦地闪过一丝尴尬。

  抬眼,望了望同样难掩优心的长孙承音和柴折霞,长叹一声之后,还是只能自个儿把话接下去。

  “这……这事本就是皇妹的不对,居夙升不过情急之下做出了这些错事,朕又怎会与你计较呢?”

  不知怎地,望着这样的居夙升,龙紫渊是一肚子的心虚,讲起话未也显得小心翼翼许多。

  有时想来,他还真是窝囊,明明是个万人之上的皇上,可偏偏因为需要这几个聪明绝顶的臣子相助,有时还得这般小心对特。

  可他还真宁愿窝囊,要不然人人都想做皇上,可又几个人知道皇上不好做,要管的事多如牛毛,镇日起早赶晚,若非有这几个能力卓绝的大臣,他这个皇上只怕做不了多久,就要英年早逝了。

  所以三不五时总要巴结巴结这些得力的好帮手。

  “微臣谢过皇上的不杀之思。”这番言词,并不恳切,态度明显敷衍。

  “爱卿怎么这么说话,是朕教妹不严,让她闯下了大祸,你放心,朕会好好地补偿你的。”

  “皇上要怎么补偿微臣?”居夙升就像具会说话的木偶,应答只是出自本能,毫无情绪起伏。

  他……太平静了,平静到连龙紫渊也觉得头皮发麻,不知道接下来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爱卿不必言谢,朕……”

  原本还想多说几句慰藉之语,可话都还没出口,居夙升却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的后话。

  跟着居夙升起身跪下,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朝着龙紫渊磕了三个响头。

  这样的举动瞧得众人一头雾水,这压根就不是他的个性。

  惹怒了他,他向来是天皇老子都不怕的,如今他却这么生生地放了龙慕云一马,这举动看似大度,却着实让人捏了一把冷汗。

  呆不其然,磕完头,他也不等龙紫渊开口,便缓缓说道:“微臣谢皇上这些年来的重用之情,微臣今后不能再为陛下分忧解劳,还望陛下多加保重龙体。”话落,他倏地站起身,脚跟一旋,毫不犹豫的离去。

  这……是什么状况?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