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刀没了,还有手,居夙升虽然听到了长孙承音的冷喝,却选择了充耳未闻,只手朝着龙慕云的颈项扼去。

  若非柴折霞的手脚快,忽地一下急窜而去,趁着居夙升一心想要龙耘性命而无防备的时刻,跃至他的身后,以手为刀朝他的后颈劈去,让他还来不及回头看是谁下的手,便昏魔在地,只怕如今盛怒至极的他,已经闯下大祸了。

  “放肆……真的是太放肆了。”龙紫渊暴怒的低吼在见着龙慕云颈项上的血痕时,在凤仪宫爆了开来。

  众人纷纷瞧向闻讯赶来、暴跳如雷的龙紫渊,再瞧瞧躺在地上的居夙升,显然望着居侍郎的目光中有着更多的同情。

  至于早就吓到花容失容、再无平素刁蛮模样的龙慕云,则完全无人理会,除了几个忠心伺候的丫鬓忙着为她包扎伤口之外,再无人有心思探问。

  “去拿冰水来,把他给朕弄醒。”

  “皇上,此时不宜。”长孙承音上前一步,躬身说道。

  “为何不宜?”龙紫渊满脸不解的望着长孙承音,颇为不悦地问道,显然以为他此举是在为好友拖延伏法的时间。

  怎会不知道皇上那点小心思,长孙承音不在意地勾勾唇角,藉着弓身作揖之际,掩去了脸上的不以为然,说道:“微臣初闻捎息时,曾立刻让人去探探居侍郎暴怒的原因。”

  “既知原因,快告诉朕,若是其情可悯,朕也有个理由宽恕他,否则又怎能杜天下之悠悠众口呢!”

  能一手掌握偌大的天下,龙紫渊也不是省袖的灯。

  只瞧着长孙承音那平淡若水的面色,并无任何焦急之情,再转头看看龙幕云吓得魂不附体的模样,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心里也有了底。

  看来这事,多半又是他那宝贝皇妹惹出来的祸事。

  “这事……”长孙承音故意欲言又止,吊得龙紫渊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又转头瞧了瞧龙慕云,不过几个小动作,已经情楚地让龙紫渊知道这回妹妹闯的祸可不轻。

  额际的青筋隐隐跳动着,虽然恼怒,却也知道长孙承音这般卖着关子,其实是在给龙慕云留点面子。

  长长地叹了口气,龙紫渊无力地挥了挥,摒退所有不相干人等。

  等殿内只剩下他们五人,龙紫渊才又问道:“说吧,这一切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是公主让人给姬君吟下了毒,如今毒素已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命在旦夕,居侍郎才会分寸全无地急急进宫找公主拿解药。”

  言简意赅,却说得龙紫渊的面色青紫不已。

  龙目蓦地一扫,瞧着龙慕云那瑟缩不已的模样,心里顿升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慨。

  这丫头的确是让他给宠得无法无天了,本以为她最多不过撒撒拨、使使小性子罢了,谁知道却为了心中的嫉恨,便连这种谋害人命的事都敢做。

  一脸失望的龙紫渊几个箭步未到龙幕云身前,二话不说朝着她伸出了手。

  鬼门关前走了一回,三魂六魄还未完全归位的龙慕云,顺着那只手往上望去,便见向来对他十分宠溺的皇帝哥哥,正居高临下地瞪着她。

  “皇帝哥哥……”

  一如以往,她只梢做错了事,便会娇娇软软地喊上那么一句,也只要那一句,再加上她怯生生的表情,通常都可以选过应有的责罚。

  然而这回却失灵了,她才刚喊出声,龙紫渊的眼皮就跳了几跳,怒色更深沉了几分。

  “拿来!”他冷喝,这回他拒绝再宠着她。

  “皇帝哥哥要妹妹我给什么?”她险些被人一刀刺死,本以为皇帝哥哥会对她不舍至极,谁知他不但没有出言安慰,反而还怒目相视,登时让她倍感委屈。

  这又不是她的错!谁让姬君吟那个女人不长眼的想跟她抢男人,甚至还堂而皇之当着她的面让居夙升抱着离开。

  那种羞辱,她怎能不恨得想要她的命。

  “把解药给我!”

  “我没有解药。”

  非说她没有,就算是有,她也不愿给。

  虽然被吓坏了,可龙慕云心中对姬君吟的恨意却是有增无减。

  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害的,若不是她,向来疼她、宠她的皇帝哥哥,又怎会对她这般动怒。

  “你真是被朕给宠得无法无天了。”

  但见龙慕云胆上那抹毫不遮饰的憎恨,龙紫渊对于这个妹妹彻底失望了。

  “你若不给解药,那么就打点打点,准备远嫁吐蕃吧!”

  闻言,阵阵的惊愕自龙慕云的脸庞上闪过,特从震惊中回过神,她连忙扯住了龙紫渊的衣角,声声哀切地说道:“皇帝哥哥,我不是不给,我是真的没有解药啊,你也知道当年咱们的母妃就是中了这名为‘离魅’之毒,太医未研制出解药,所以才会扔下咱们兄妹,早早离开人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