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我再说一次……让开!”居夙升凝声冷喝,持刀的手蓦地收紧,颇有下定决心大开杀戒之意。

  迎着他暴怒的眼神,禁卫守领的衣襟早己被冷汗给浸涅,可他职责所在不能退缩,只好强撑着气势,再次喝道:“退下!”

  “偏不!”与话声同时落下的,是那一道道耀眼的剑芒,只不过虽似嗜血的妖魔,可是每一刀也都含了最后的分寸,虽是刀刀见血,却没要了那些侍卫们的命。

  只见一时血花纷飞,几乎染红了在场所有人的眼儿。

  虽然那些大内侍卫像是赎蚁一般,除之不尽,可是居夙升依旧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步向前走着。

  一步,跟着一步!

  很快的来到龙慕云的凤仪宫,这个地方他并不陌生。

  在朝为官的这几年,他早己来过无数次,可他并不觉得这儿熟悉,因为每回他都是迫不得己的,所以总是来去匆匆。

  “侍郎大人……你、你……你……”

  既然他来过无数次,凤仪宫的宫女哪有人不识得他。

  可平素总是温文尔雅的居侍郎,如今竟挥身是血,脸眼狰狞的站在她们眼前,要说不受惊吓是不可能的。

  有些胆子小的,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便直接当着他的面昏倒了。

  胆子大的忠心护主,挡在他面前,却也只来得及开口说道:“居侍郎……居侍郎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后宫……你……”

  话还未完全说完,人已经被居夙升伸手拨到一旁,然后重心不稳地倒地,昏了!

  所有的宫女和宫人们,都意识到他挥身上下所散发出来那种挡我者死的气息。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瞧瞧昏倒在地的宫人,所有人竟都下意识地退开一步,然后一条通杨的路便在居夙升的面前展开。

  见状,他冷冷地一勾唇,便再次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笔直地走入凤仪宫的宫门,然后登堂入室。

  “你、你……”

  向来刁蛮的龙慕云还没来得及展现乍见居夙升的惊喜,便被他那宛若疯了似的模样给骇着了,可碍于堂堂公主的面子,她只能勉力撑住气势,却还是克制不了不断散逸的惊骇。

  “把解药交出来。”居夙升瞪着她,废话不多说。

  “什么……什么解药……”

  呆然被发现了,她虽然早就准备好一套开脱的说词,可是一见到他那修罗似的狠决模样,一时间全忘得干干净净。

  “公主别再与我揣着明白装糊徐,你既然有秘药夺人性命,必有解药能救人性命。”

  初时居夙升还勉强看在龙幕云是公主的分上,多少给了她几分的薄面,可见她一逗的装傻,登时起了火气,直截了当的说道,并且朝她逼近了一步。

  “居侍郎所说的,我全都不明白。”随着居夙升的靠近,龙慕云忍不住往后退,双阵还不停盘着他持剑的双手,生怕他会失去理智,将利剑一把刺向她的喉咙。

  居夙升虽然看似儒雅、毫无厉气,可她相信居夙升真的敢这么做。

  当初之所以瞧上他这个小侍郎,便是因为他那隐隐藏着的傲气,打小到大,她已经瞧过太多为了权势而卑躬屈膝的男子,所以很早以前,她便立志,她的夫婿绝对不能是这样的人。

  所以她才会对他一见倾心,便是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他。

  可她却忘了,便是那份傲气,让他变成了素命修罗。

  想到这儿,她不安的左望右瞧,想要找到一条可以保住小命的救命绳。

  偏偏那些平常对她左簇右拥的宫女、宫人们,如今都因为居夙升的狂怒而避得远远的,就算她想要拉个替死鬼来捎梢他的怒气,也没办法。

  “把解药给我,否则……”未竟的冷言冷语,随着他的愈发逼近,更加让人感到森冷。

  又是一记轻颤,从小被娇宠着的龙慕云,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她急急想退,却被自己的步伐绊住,冷不防地摔跌在地。

  便是这一转眼间的停顿,居夙升手中的利刃已经架在她的纤颈上,随时都能夺她性命。

  面对此情此景,她吓得胆子都破了,再也顾不得自尊自傲,一声哭号蓦地从她的喉头逸出,鼻涕眼泪更是毫无形象的直落。

  “我没有解药,那秘药没有解药……”

  居夙升原就铁青的脸,更渗上了一抹惨白,他一直不敢想像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可如今真真切切的听到,他的心像是被人硬生生刨开来似的,疼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这个女人竟敢拿没有解药的毒来残害姬君吟?

  居夙升本就气怒的心,顿时发狠,利刃往前推了寸许,若非窗外及时飞入一颗带着劲力的石子,打偏了他的手,只怕这时刁蛮的龙慕云已经找阎罗王喝茶问好去了。

  随着剑落,居夙升脑海里翻腾的是姬君吟那失了血色、又显得毫无生气的脸庞。

  一想到她这阵子受的罪,他就恨不得一刀取了龙慕云的性命。

  “居侍郎,不可放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