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当他用那低沉却优雅的嗓音亲呢的喊着她的名字时,姬君吟的心中一颤,原本她自行叠得高耸的心墙,硬生生地晃了晃,眼看就要崩塌。

  终究是自己曾经一心向往过的男人呵!不,应该说,就算到了现在,她还是没有放掉对他的爱恋。

  就算她多努力告诚自己,他这般执意娶她并不是因为爱她,而是因为一份恩情与歉疚,可是当他用这样温柔的声音喊着她时,她仍得用尽挥身力气,才能阻止自己投入他的怀抱。

  “我……我没事……”姬君吟用力吸了一口气,试图保持情醒,不让虚弱的身躯影响她的心绪。

  “夜深了,侍郎大人该回房了。”不能接受这种施舍般的情感,所以她只能驱离。

  “你身子不好,今夜我留在这儿陪你。”

  他留下,那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吗?

  他方才想要偷香的举动虽然因为她的不适而停住了,虽然以他的人格,她能证他不会趁人之危,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呢?更何祝两人名不正言不顺,是传了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啊!

  这事怎么想都不安全、不妥当,她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我打小到大都是一个人睡,你留下,我睡得不安心。”

  姬君吟的本意不过是想为自己接下来的长篇大论起个头,压根没想到他会听进耳里,岂料向来固执己见的居夙升细思了一番,选择退让。

  “既是如此,那么为了让你安心养病,我就不留下来打扰你了,不过我就守在门外,你若是有什么不舒服,便立刻喊我,知道吗?”

  一听,她着实吓坏了,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见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这才意识到他的认真。

  他、他……该不会真的想要为她守门吧?!

  堂堂一个二品侍郎为她这个姑娘家守夜,这话要是传了出去,休说会引来十七公主多大的怒气,只怕就连那些平素暗恋他的姑娘小姐,也不会接受吧。

  她不自禁冲动地朝他伸出手,二话不说地探向他的额际,想要确认一下他是不是也病糊徐了。

  可是掌心感受到的是一片温暖,却没有任何一丝不正常的高热,倒让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这种唐突的行为举止。

  “怎么?是想瞧瞧我是不是病糊徐了吗?”

  “是啊!要不然你怎会说要为我守夜?”她兀自咕哦着,并不打算认真回答。

  瞧着她那傻气的模样,当他再次不自禁勾起唇角时,原本很自然就要漾出的那抹笑,却夹然僵住。

  仿佛是夹然意识到自己特她太过特别,居夙升初时有些不能接受,甚至有些心烦意乱。

  明明不过是个权宜之计,初时他虽口口声声说要和她成亲,可那不过是为了不让她遭受流言的伤害,也为了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不让龙慕云可以轻易欺负。

  反正等风头一过,他便会主动和她离合,并且为她准备好丰厚的嫁妆,让她去寻觅真正属于她的幸福。

  可他没料到的是,这场戏竟然愈做愈认真,也愈来愈有假戏真做的趋势。

  在初初的愕然过去之后,他的眸子蓦地又扫向了她,在她不解的眼光中,怔怔地瞧着她好一会。

  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释然似的再次扯开唇边的笑容,还很自然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柔声说道:“快睡吧,有事记得喊我!”

  说完,他当真不再留恋,兀自步出门去,还温柔地替她阖上了房门。

  望着那道缓缓被门扉遮去的身影,姬君吟忍不住怀疑起他是不是真的在为她守门。

  心头的怀疑让她久久无法入眠,于是她俏然无声的下了榻,摄手摄脚的走到门前,悄悄将门拉开一条缝儿。

  便是那么一眼,她的心便又全都乱了……

  几个大夫来来去去的,甚至连宫中御医也让居夙升给硬带来居家。

  可无论这些大夫如何努力,姬君吟情醒的时间却一天比一天还要短,这状祝可吓坏了居老夫人,更吓坏了居夙升。

  原本勤于政事、每日早朝从不缺席的居夙升,开始不再上朝,若非皇上隔三差五便钦点当朝丞相长孙承音和大将军柴折霞到府中架人,只怕朝堂上的正事就要被他给担搁了。

  虽说他只是朝中无数侍郎中的一个,可他这个侍郎可和旁的侍郎不一样,他可是皇上之下,唯一能够统管六部的侍郎,虽然品级不是拨尖,可是谁都知道那是因为他不想要当一品大员,否则谁能阻挡他的平步青云。

  “说,她究竟是怎么了?”

  森冷的语气自两片薄唇之间进出,居夙升才不理会如今正为姬君吟诊脉的可是宫里德高望重的皇上御用御医。

  “姬姑娘她……她……”

  老太医医过贵人无数,照理说早该习惯了这些贵人们煞气十足的眼神,可在面对居夙升时,背脊还是窜起了一股子冷,寒凉窜入四胶百骸。

  “她究竟怎么了?”瞪着吞吞吐吐的老太医,他可是用尽全身的力量才能克制自己不要一把折断老太医的颈项。

  显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垂危,老太医再也顾不得害怕,一口气地说道:“姬小姐的脉象平稳,既无中毒之脉,也无病脉。”

  “既然无恙,为何日日昏睡?”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