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这样不是更糟吗?”她低哑地说道,脸上的血色尽褪,哪里还有半丝方才的娇媚之态。

  不,不行!就算爹娘在无奈之余将她排除于姬家之外,可是血缘的亲情哪里是说断就能断的呢?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姬家一步步走向险境,她得想想办法。

  脑袋瓜子飞快地转着,可偏偏无论她怎么想,唯一能够求助的人却还是只有居夙升。

  可他……会帮她吗?

  蓦地脑海中浮现了居夙升那张宛若刀雕斧凿的坚毅脸庞,跟着又浮现了昨日他欺压上来的薄唇,一阵操热在她的脸上激起了一抹抹的羞红。

  她真的该去求他吗?

  而他又会帮她吗?

  无数个问题连同昨夜那羞人的一幕,在她的脑海里头翻啊、搅的,勾扯出一阵阵的晕眩。

  姬君吟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情醒一下,可不知怎地她的头却愈来愈昏、愈来愈昏……

  紧跟着传入耳际的是朱雪那着急不已的呼喊,直到那一抹庞大的幽黑将她完全吞噬……

  头一回,他这么仔细地瞧着一个女人。

  头一回,他因为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昏倒而心惊不已。

  更是头一回,他竟因这个女人的昏迷不醒,而固执地守在榻前,即使已经入了夜,却仍不愿因为避嫌这种堂皇的理由离去。

  “侍郎大人。”看着在屋子里头碍眼的居夙升,朱雪冷冷地唤了一声。

  居夙升闻言回头,便见她冷着一张脸站在榻前,挥身上下漫着一股浓浓的警戒和排斥。

  这不是他第一回见到朱雪了,上一次姬君吟救了他娘而被他接回府中休养时,她也随侍在侧。

  可他记得那时的她是个爱笑的小姑娘,每回见着了她总是盈着满满的笑容,偶尔还会般勤地探问他的生活起居。

  相较于今日的冷意,改变可谓天差地别。

  无视于他那探究的眼神,朱雪毫无情绪起伏地说道:“夜探了,侍郎大人不该回房休息了吗?”

  这是在下逐客令吗?

  这丫头胆子倒大,虽说他能够理解她的护主心切,可被一个小丫鬓这样对特,他多少感到不是滋味。

  冷不防闪过一个念头,这一主一仆倒还真是老天爷配好的,同样都对他不屑一顾,甚至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不累!”居夙升淡淡的说道,摆明了拒绝离开。

  他本来的个性就偏冷淡,再加上朱雪只是一个丫头,他的态度自然更加疏离一些。

  “可是侍郎大人这么做于礼不合。”见他还赖在榻前不走,朱雪不禁加重了语气。

  “我与你家小姐终究会成为夫妻,礼教的拘束用不到我俩上头。”

  对于她瑜矩的驱赶,居夙升自是不悦,原就没有表情的脸上,如今更添了一丝冰冷。

  但他堂堂一个二品侍郎,自然不可能跟个丫鬓一般见识,偏偏只要她特在这儿,他就不能安安静静陪着姬君吟,于是他破天荒朝着守在门口的福儿和禄儿扬扬下领,两个丫头立即会意,快步走了进来,一左一右拉住了朱雪的手。

  “你们要干么?!”朱雪心一惊,连忙喝问道。

  “朱雪姊姊,你别怕,咱们可没什么坏心眼儿,只不过姬姑娘午膳没用就昏倒了,到现在仍未醒来,要是等会儿情醒,只怕肚子饿极了,你向来伺候惯了姬姑娘,咱们这才想要央你来指点指点咱们,弄点儿姬姑娘爱吃的东西。”

  福儿和禄儿一搭一唱,边将朱雪往屋外拉去。

  任何有点心眼的人都知道她们在打什么主意,她们便是想要驱离她,好让居侍郎可以与她家小姐独处。

  这怎么行呢?

  朱雪想通了这层,忙不迭地想要挣开两人的箱制,可明明眼瞧着就是两个小头,力气却大得吓人,也没见两人怎么使力,便将她给架走了。

  那福儿更是贴心,还能腾出手替主子爷关上房门,也顺道挡住朱雪因为不满不断喳呼的声音……

  终于,满室只剩下姬君吟微微的呼息声,居夙升的手轻柔地落在她雪白的嫩之上。

  这不是他头一回看她如此虚弱的模样,可却是头一回,他的心里竟然因为她昏睡而揪疼着。

  这女人还真是懂得让人不省心。

  明明还记着昨夜她因为他的鲁莽而双颊羞红欲滴,可才不过一天时间,她便又病饭饭地躺在这儿。

  她究竟是怎么了?

  是之前的刀伤未愈,还是公主的折腾留下的祸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