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居夙升还在臆侧,谁知兴奋至极的姬君吟,藏不住秘密,开心说道:“这几日我和元玉和妙禾商量好了,咱们三人要开一间小绣坊。”

  “你们要开绣坊?!”惊讶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原本以为她只是说说,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付诸行动。

  “是啊,我总不能总是两手空空啊!”

  她被他带出姬家,这几日姬家甚至没有派来一人探问她的情祝,她就知道这回她爹绝对气得不轻,她想要得到姬家的援助,只怕难上加难。

  既是如此,她总得为自己盘算盘算啊!

  “你……”居夙升开口,却无言。

  她想要银子很难吗?只梢开口,他居夙升还不至于供不起她。

  可她偏偏不开口,宁愿自个儿想出什么开绣坊的搜主意。

  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家这样抛头露面,行吗?

  原来,那日她愿意让他用银子抵恩情,就是为了想要做生意的本钱,连日来苦思之事终于有了答案,可是这答案给他的不是豁然开朗,而是一肚子的气闷。

  “你需要多少银子傍身,我给你就是了。”想也没想的,居夙升开口便这样说道,又是那一副他说了就算的模样。

  “我不要你的银子。”既然决定了要靠自己的力量成为能够与他比肩的女人,她又怎能厚着脸皮接受他的帮助呢?

  “你要用银子,直接去找帐房拿,我不准你出去抛头露面。”

  虽然说这世道并非没有女商家,可是既然她注定得是他的女人,他就不能眼睁睁地瞧着她东忙西忙,只为了张罗自己的生活。

  这是属于一个男人的骄傲。

  懒洋洋地扫了居夙升一眼,姬君吟决定当做没有听到这句话。

  她不想在这件事上与他争论,反正她已经做好决定了,现在不过是基于尊重告知他一声。

  “你这个固执的女人。”谁也瞧得出来她那张白哲可人的腔上,此刻闪耀的光芒名叫倔强,瞪着她,他没好气的低咒一声。

  要是换了旁人,见他这般盛怒,怕早就已经脚软,偏偏只有她依然那副无所谓、不在乎的模样,显然无论他说什么,都无法再改变她的心意。

  他倒是真的低估她了,本以为她不过只是个寻常的官家小姐,可没想到她竟是个结结实实外柔内刚的女子。

  她不但触怒了皇家,还惹怒了爹亲,几乎等于是被赶出家门,寻常人碰到这种事,怕是要哭天抢地一番,哪里会像她这般让人无法窥探她的软弱,坚强得让他忍不住想要掐死她。

  其实只要她愿意,就能利用他对她的亏欠,还怕没有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以过吗?

  干么这般固执,非得要自个儿去搀和商家里头的那些肮脏事呢?

  居夙升只觉自己向来自豪的自制力正一点一滴地离他而去,蓦地伸手攫住她的肩头,很想要恶狠狠地将她摇醒,让她不要这么异想天开,以为生意这么好做。

  但偏偏他咬着牙要使力,一见她那微嘟的红唇和无瑕的美颜,向来不为女色所惑的他,竟然乱了气息。

  然后……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控制不住揭望地倾身,宛若苍鹰一般地朝着她的红唇攻城掠地,悠意豪夺。

  在触碰到她的那一刻,向来要拐十七、八个弯的脑袋瓜子,全都化成了软泥,什么自制和算计全都离他远去,剩下的只有她的柔软、她的香甜……只有她……

  蜿蜒的桥廊,旁边精心栽种的七里香有着茂密的枝叶,还有点点的白花飘散着醉人的香气。

  姬君吟靠在桥墩之上,看似沉浸在这一阵乍暖还寒的阳光之中,可实际上是整个人傻里傻气的,完全坠入了思绪之中,甚至连不远处有人缓步行来,都没有发现。

  “小姐!”直到令人熟悉的声音乍然响起,她这才发觉面前站了一个人。

  姬君吟蓦地定眸,直勾勾地瞧着身前的朱雪,随即露出一抹惊讶的笑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优雅,整个人跳了起来,惊喜万分地拉着来人的手,用力摇晃着。

  “朱雪,你怎么来了?”

  她的惊呼隐隐含着一抹希冀,毕竟朱雪是爹娘从小就为她买断的丫鬓,她的卖身契一直放在她娘那儿。

  那日匆匆离府,她倒是想要带走朱雪,可是没有她的卖身契,又不想再惹是生非,只好作罢。

  她想,既然朱雪不能擅自离府,那么她的出现是否代表着爹娘其实已经原谅她,才会愿意遣朱雪来寻她?

  “是夫人要我来的,她说担心你在外头没了我的伺候,过不惯,所以特地让人送我至居府外,让我以后可以继续伺候小姐。”

  闻言,姬君吟的心便从原来的希冀雀跃,一下子沉静了不少。

  只是送到门外,却不肯领至府中,她爹娘这么做,究竟只是不愿与居家有太多的瓜葛,又或者是不想再与她这个亲生女儿有太多的牵连?

  “娘还说了什么?”

  “夫人说,既然小姐执意要跟居侍郎离去,以后就好好安生过日子吧,他们、他们……”

  话说了一半,朱雪便说不下去,但即便她的话没说全,姬君吟也猜到一二。

  那便是,从今而后,她姬君吟与姬家再无瓜葛,是好是歹全由她自己负责,他们不会再提供任何帮助,甚至连娘家都不做了。

  意识到这点,她的心泛起了一阵阵的疼,她想哭,可是却发现怎么也哭不出来,她想笑,但那笑又比哭还丑。

  一见她这模样,朱雪自然心疼,连忙想要安慰。

  “小姐,你先别伤心,我想老爷他们也不是真心想要这么做的,毕竟这几天老爷每回从宫里回来,都是咳声叹气的,奴婢曾经听着老爷和夫人讨论着什么十七公主的施压,显然是受到了威胁。”

  姬君吟不但没有放宽心,反而更加优心忡忡,如果爹娘真是因为压力而万不得己舍弃了她,那便代表着十七公主是结结实实地将她恨上了,或许自个儿现在是在居夙升的羽翼之下,可她爹却是朝廷命官,要是一个不慎,误入了陷阱,那么姬家的安危及百来条的

  性命,只怕岌岌可危啊!

  想到这里,姬君吟冷不防打了一个寒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