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虽然深居府邸,可老夫人打自居夙升十岁便寡居,能将儿子拉拨到位居正二品的位置,自然不是个单纯无知的妇人,当然也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早在昨儿个居夙升莽撞地将一个大姑娘家给带回来时,她就已经派了伺候的大丫鬓出去查情了情祝,得知姬君吟被向来心仪儿子的刁蛮公主给折腾了一回。

  再加上她曾经豁出性命救了她,所以对姬君吟的遭遇,她可是有着浓浓的疼惜之情。

  “回老夫人的话,君吟没事。”

  虽然经过昨日和大情早的折腾,姬君吟现在挥身痰惫得像是骨架子要散了似的,可是为了不让老夫人担心,她只是浅浅含笑,要老人家安心。

  “怎么会没事,瞧瞧你那烦上的青紫,好好一个姑娘家,要是破相了可不好,这十七公主也太过刁蛮了些,竟然仗着身分,登门踏户地欺凌你,你那一身的虚疲,让人瞧着可心疼了。”

  闻言,姬君吟对于老夫人对事情的了若指掌感到惊讶,心中更是夹然涌起了一股子的暖意。

  关于公主欺人这件事,连她爹娘也是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倒是居家母子给了她抚慰和温暖。

  她懂爹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毕竟她爹身上背负的是姬家上上下下几百条的人命,可便是因为这样,居家母子的关切与收留,更是让她感激不已。

  “老夫人,我并不想牵累居侍郎。”

  但见老夫人的态度和蔼,姬君吟索性不拐弯抹角,居夙升听不进她的话,总听得进他娘亲的话吧!

  居老夫人欣慰地领首,可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却大出姬君吟的意料之外。

  “说什么牵累,要真说牵累,那也是夙升无端牵连了你,我倒觉得你这丫头挺适合那孩子冷淡的性子。”

  额际的青筋浮现,隐隐跳动着。

  该说他们俩不愧是母子吗?为何做事说话总是这般出人意表?

  “居侍郎身居庙堂,位居高位,得罪了皇上和公主,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好事。”耐住性子,姬君吟以为老夫人不懂其中的利害关系,娓娓言道。

  为人母者,自是希望儿子无灾无难、平步青云,她相信只要这么说,定能让老夫人打捎原本的盘算。

  “我居家儿郎若是遇着事就畏畏缩缩,哪算得上是好儿郎?”不以为意的回道,眉目之中尽是认真,没半点虚假之情。

  见状,姬君吟的头更疼了,趋吉避凶应该是人的天性,偏偏这两母子却都忙不迭地想往灾祸里头闯,让她想拉都显得无力。

  “丫头,你就好好特在咱们府里养伤,啥都别想,只捎把自己养得白白嫩嫩地,当个最美的新嫁娘就行了。”

  对于姬君吟这个未来儿媳妇,居老夫人是愈看愈满意,那不卑不亢、不妄想攀附权贵的模样,更是让看多了心机深沉的大家闺秀的她觉得清新极了。

  这丫头打一开始便有她的眼缘,虽说行事作为是大胆了些,竟然主动向她儿子求亲而闹出了些许风彼,旁的大户人家或许嫌弃,可她却不这么觉得。

  女人嘛,何苦都做那风吹就折的茧丝,像姬君吟这样外柔内刚、勇于追求,不也挺好。

  她就觉得姬君吟像她年轻的时候,是个坚强的姑娘儿,即使遇了事,也能咬牙撑下来,这样的姑娘让给了旁人,那就真的可惜了。

  此时的她就像是看着了一块璞玉似的,怎么说都不肯让人了。

  “老夫人,我真的不能嫁给居侍郎。”见老夫人一副她说了算的模样,姬君吟那直白的话便忍不住冲口而出。

  “等到圣旨一下,只怕你不想嫁也得嫁。”对于她的一再抗拒,居老夫人完全不以为怜,反而还笑味味地回道。

  既然老夫人依然执意,她只好再说得更直白一些,认真地望着老夫人,一字一句坚定地说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老夫人是不是应该在圣旨未下之前,先去说服一下居侍郎,我真的不想嫁他为妻。”

  “你想不想是一回事,可一旦夙升想,这世上很少有人能够拗过他。”

  这可是实话,别说她对这丫头是满意得不得了,就算她不满意,若是儿子执意要娶,她也只有没降的分儿。

  “可……您是他娘,您的话他会听吧?”

  居夙升那儿行不通,老夫人这儿也行不通,姬君吟只觉得头仿佛在这几个时辰之内,肿成了三倍大,眼看着就要爆开了。

  “他向来只拣他想听的听。”居老夫人很直爽地说道,语气之问没有半分的懊恼,反而还带着几分的拈拈自喜,显然对于儿子很是满意。

  “可是……”

  她还想再说服,可是居老夫人却突然将手伸至她的面前,紧紧握住了她的柔e,情真意切地说道:“放心吧,你别瞧他的性子冷,对真心喜爱的姑娘可好了,我相信成亲之后,他会疼你的。”

  老夫人一厢情愿的说法,让姬君吟忍不住暗暗叫苦。

  姓居的这家人,难道都有一颗顽石般的脑袋吗?

  怎任凭她说破了嘴,也不肯改变决定?她究竟能有什么法子,可以让他们明了,现在的自己是个麻烦,而面对麻烦最好的方式,便是避而远之……

  逃吧!

  可她是被居夙升在爹娘暴怒与不舍的眼神下给抱出家门的,事出匆忙,自然身无分文。

  没有银子的她能去哪儿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