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闻言,姬君吟的心蓦地一震,好端端的,十七公主怎么会驾临?

  满心不解地兀自寻思,瞬间,关于十七公主痴恋居夙升的流言,在她的脑海中弥漫开来。

  公主的到来只怕与居夙升脱不了太大的关系,这会儿应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了……

  在朱雪的陪伴下,姬君吟匆匆来到正厅,十七公主坐在主位,她还来不及打量公主的皇家天颜,便先中规中矩地行了个大礼,等特着公主开口说话。

  按理,龙慕云会言免礼,谁知她却让姬君吟在众目睽睽之下跪着,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语气情冷地命令道:“抬起头来。”

  闻言,姬君吟也只能抬头,她来时便瞧见了爹娘那焦急不安的神色,她又怎能因为自己,而让爹娘陷入更大的不安之中呢?

  冷眼微扫,龙幕云轻哼了一声,说道:“倒还真是个美人胚子,难怪敢不自量力的跟我抢男人。”

  这话说得露骨,寻常女子压根不可能这么说,可她生在天家,纵是女子,自有其狂傲的性子。

  “公主……”

  姬君吟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头,正要开口说话,谁知菱唇儿才掀,龙慕云却已经先一步的喝道:“放肆,本公主没让你开口,你却大胆插嘴,难道就不怕本公主割了你的舌吗?”

  既然是存心来找碴的,龙慕云自然逮着了空子就要给姬君吟一些颜色瞧瞧。

  这还只是刚开头呢!

  等会儿,她会让姬君吟这个不将她放在眼底的女人尝尽苦头。

  冷冷地一抽唇角,一抹冷笑在龙慕云那张细致冷艳的脸庞上绽开。

  没有漏看十七公主此时扬着的那抹冷笑,姬君吟的心中一紧,可她也有属于她的骨气。

  虽然她处心积虑想要接近居夙升的行为,并不能为世俗礼教所容,可她不悔,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至少她努力过了。

  只是她没料到,此举却招来了十七公主这尊大佛的怒火。

  面对未势汹汹的皇家公主,若说不害怕那绝对是骗人的,如今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倒不是怕面对什么磨难,而是害怕牵连了家人。

  正因为心底的这份压力,所以她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来面对。

  公主不让她说话,她便不说,只是迁自望着她,眸中平静如水,仿佛面对的不是盛怒的公主。

  “你为何这样看我?”

  还以为经过方才的下马威,姬君吟至少该害怕得直发抖,甚至迭声求饶,可她却没有,反而直勾勾地瞧着她,虽然姬君吟的表现让龙慕云有些刮目相看,却也让她的怒气更盛。

  “民女想知道公主因何而未。”虽然已经猜到七、八分,可还是得要确认。

  “自是为了居侍郎而来。”龙慕云好大方地说明意图。

  打小到大,龙慕云因为生在皇家,自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既然相中了居夙升,便不容他人觊觎。

  虽然他迟迟不肯允婚,皇上哥哥也破天荒的无论她怎么撒拨使坏,都不肯开金口指婚,饶是如此,任性的她也早将他视为自己的男人。

  “可民女与居侍郎并无任何关系。”

  他早己亲口拒绝了她,她相信这件事龙慕云不会不知道。

  “那是因为他拒绝了你,若是他答应了,你们便不会没有任何关系,但凡是我看上的男人,你就是奢想也不可以!”望着姬君吟那张丽致的脸庞,龙幕云心中那股被侵犯的怒气不断上扬着,她咬着牙说道,同时朝着身边服侍的宫人使了个眼色。

  伶俐的宫女瑞雪二话不说地上前去,双眸带着狠厉,扬手便朝着姬君吟无瑕的嫩颊挥去。

  那力道之猛,姬君吟立刻被打得坐跌在地,脸上更是泛着像是炸开一般那样热辣辣的痛楚。

  猛地甩了甩头,想要让自己情醒些,可那个宫女显然不打算让她喘口气,几个箭步又冲上前来,冲着她又是一巴掌。

  “公主……”

  昏昏沉沉中,她听见娘哭着开口,想要为她求情,却被爹亲喝住。

  “你别说话,这闺女就是让你给宠坏了,做出这等污人耳朵之事,还传进公主的耳中,是该有人好好教训她一顿。”

  她爹用着惯有的严肃扯着她娘,她想这或许是对的。

  毕竟对方是皇室中人,就算她爹也是有品官家,可昔天之下,莫非王土,他爹这个小小的三品官员,哪敢与天家作对。

  今儿个别说十七公主只不过是让侍女赏了她两巴掌,就算是要她的命,爹为了家族,怕也只能双手将她奉上。

  关于爹这样的想法,她心如明镜,没有一丝怨怪,毕竟这灾祸当真是自个惹来的。

  “请公主息怒!”好不容易,脑袋瓜子情明了一些,扑跌在地的姬君吟咬着牙,撑起了虚弱的身子,然后端正跪姿,扬声说道。

  “息怒?”龙慕云冷哼一声,显然对于她这样镇定的求饶不太满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