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心慌意乱的喳呼扰了姬君吟的神情气爽,柳眉儿微皱,睁眼便道:“这大情早的,什么事值得这样大呼小叫的?”

  虽然当日在法隐寺受的伤不轻,可是居夙升从宫里弄了不少上等金创药塞给朱雪,让她带了回来,为了怕她留下疤痕,朱雪这两天可是死命的替她上药,不准她起身、也不准她碰水,而那药的确是个好东西,不过三天时间,伤口已经结痴了。

  只要不太用力扯动,姬君吟甚至已经可以下床行走。

  “怎么还大清早啊,老爷都已经下朝了,还板着脸往咱们的屋子来了。”

  “爹来了?”

  她的小阁位在内院最僻静之处,向未管教甚严的爹爹鲜少过来,今日竟然一下朝便往她这里来,她的心里顿升不祥的预感。

  这几日她没少听娘和兄长的叨念,本以为鲁莽救人的事已经过了,但显然她想得还是太乐观了些。

  “吟儿,你好好跟爹说说!”姬伯仲的脚才迈过门槛,还来不及喘气,便瞪着女儿问道:“为什么今儿个我经过市集,竟听闻你主动向居夙升求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没料到爹会夹然有此一问,姬君吟蓦地一愣,望着爹亲,好半晌没有言语。

  “有这回事吗?”瞧女儿只是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姬伯仲又急急地催促道。

  几乎可以想见爹亲若是听到自己的答案,会是怎样的恼怒,她也瞧着朱雪柞在爹亲后头挤眉弄眼,要她推得一干二净,可是她向来就是敢做敢当的性子,即使有些畏惧爹亲的威严,还是大着胆子诚实回道:“有的。”

  “你……荒唐!”听到女儿大喇喇的承认,姬伯仲心中的怒火便不打一处来。

  别说居夙升在庙堂上可是他的死对头,他是万万不可能将女儿嫁予他,就单说一个守礼的姑娘家,又怎能做这样的事呢?

  简直就是胡闹至极。

  眼看着爹亲气得脸都青了,姬君吟倒也不慌不忙,只是撑着身子下了榻,直接跪在爹亲面前,不急不躁地说道:“女儿让爹丢了脸面,但请爹爹责罚。”

  瞧着女儿毫无扭捏地认错,他还是气,偏偏这个女儿他一向是疼入心坎儿里的,自然也舍不得打,只能黑着脸瞪着女儿,一动不动,房内的气氛一下子紧绷到了极点。

  不过此时他心里更气居夙升那厮不要脸的,竟然胆敢无耻勾引自家的闺女,对他的怨气登时直达天际,好好养大的一个闺女儿,怎能嫁他?!

  “你给我听清楚了,就是将你嫁给路边的乞儿,我也不会让你嫁给他!”

  “爹……”本应唯唯诺诺的应声是,可是望着盛怒的爹亲,姬君吟怎么也答不上话。

  见女儿不应,姬伯仲怒气更盛,伸手往旁边的几案一拍,力道震得置于其上的茶盏都弹跳了起来。

  “难不成让他这样污辱了,你还想着他吗?他也不想想你为他娘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可他倒好,不但不肯娶你,还让你成为市井小民的谈资,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值得依靠的!”

  “爹,是女儿配不上居夙升,对于这件事情,爹爹何必生气!”

  对于旁人的异议,她一向不放在心上,虽然心头难免也怨居夙升将这事传了出去,可是自己的确曾如此开口,总不能堵着旁人的嘴,不让他们说吧。

  “什么配不上,咱们家可是几代为官的大户人家,以你的样貌和才气,做个妃子也是成的。”

  “爹可别气急了说胡话,要是让有心人听了去,指不定还要招来乱子呢!”

  “虽然殡妃难为,可这其中的容华富贵,还有无上尊荣,又哪是一个屈屈的侍郎夫人可以比的。”

  虽然经了女儿提醒,但他到底是气坏了,只见他不甘不愿地又抿唇咕哦了会,这才停住。

  “吟儿,爹可不管你之前对居夙升那小子是怎样的心思,爹可是丑话先说在前头,爹是万万不可能接受那个狂妄的小子成为你的夫婿,所以你不准再和他有所往来,这阵子爹会让你娘为你寻一门好亲事。”

  这话虽然不是责骂,姬君吟听了却更加难受,想也没想地便开口说道:“爹,女儿不想嫁!”

  “不想嫁?!难不成你的心还在居夙升那个狂小子身上?”

  原本温了些的情绪,顿时又让怒火给烧了起来,姬伯仲瞪着女儿,厉声说道:“你想嫁也得嫁、不想嫁也得嫁,我的闺女可不是养来让居夙升糟蹋的。”

  父亲的话说得没有半分转园余地,原本还算气定的姬君吟忍不住也急了,张口要说话,“爹……”

  可是心意己定的姬伯仲哪里肯让她说下去,抢先一步说道:“这事就这样定了,你好好养伤,等着嫁人吧!”说完,便踏着怒气冲冲的脚步离开了。

  姬君吟望着那扬着气怒离去的身影,心思不禁沉了又沉,坠入了无底深渊。

  这回,爹是吃了抨佗铁了心了。

  她与居夙升,只怕今生真是无缘了。

  闪着金光的丝线穿梭在绘了图样的帕子上,因为爹那日的那番话,姬君吟绣架上的图样,从一般的帕子变成了大红喜气的嫁衣。

  爹爹这么急着要她为自己准备嫁衣,难道已经有了人选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