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只是……瞧着忍痛趴着的她,他竟然有些不忍心。

  她才不顾生死救了他娘,这份大思他将一辈子感激,无论她是为了什么原因提出这样的索求,他都不能因为一时私心而答应,将无辜的她也扯入这场棍乱之中。

  至于皇室那头,他也想好了一个谋策,要是真不行,便挂冠而去,图个情闲倒也罢了。

  “姑娘不在乎,在下可不能不在乎。”虽然平素里使些小计小谋、达到目的也是有的,可这关乎着一个女人的一生,他必须小心再小心。

  就算她一心想要迈进,他也要想方设法将她推得远远的。

  “所以……居侍郎是想反悔?”姬君吟的语气沉了沉,还掺着点失望劲儿。

  就知道事情不会如此顺利,原本挂在白哲脸庞上的笑容跟着没了,背上的伤口更因为心中的一紧一乍,反倒更显得疼了些。

  “如若可以,在下希望姑娘可以再想想旁的谢礼。”

  “我就要这样,若是居侍郎不肯,我也不强人所难,但可别拿想一般的金银珠宝来羞辱。”她的语气带着一股子的倔,望着他的目光甚至还多了些许的挑衅。

  闻言,居夙升不禁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原本真的要用金银珠宝、奇珍古玩来答谢的,要不是她丑话说在前头,他只怕就要脱口而出了。

  姬君吟本就是心思通透之人,怎会漏瞧居夙升眸中那一闪而过的尴尬呢?

  看来,他的无意倒不是嘴上说说,原来自个儿真的入不了他的眼。

  自己想得倒也天真了,还以为只要彼此相识,再动点心思,他就会将目光放在她身上……

  想到这里,姬君吟的心中不由得泛起一抹涩然,她可是带着万丈雄心而来,可他的回绝,让她顿感千斤压顶,不过她也知道感情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如今这场祸事,倒让她认情了事实。

  于是她将慌乱失落的心情全都收拾妥当,收回满心的情意,不带半点恼怒,只是淡淡的说道:“既然居侍郎瞧不上我,那我方才提的事便作罢了。”

  只是尽管极力掩饰,眉宇之间的落寞,难免有几丝是收抬不了的。

  居夙升眼里瞧着,却不动声色,只道这个姑娘看似寻常,却是个心思聪颖的人。

  便是他拒绝了,也没有丝毫该有的恼羞成怒,虽然面色较方才冷淡了几分,可那气度却己较寻常大户人家的千金好了太多。

  “在下多谢姑娘体谅,再拜谢姑娘对在下娘亲的救命之思。”

  居夙升拱手弯身,朝着姬君吟行了一个大揖,既然人家已经言明她不要金银珠宝,他自然也不会再说出这样市侩的话来污辱人,只把她那豁出命的情分给牢牢记在心里。

  对于他的称谢,姬君吟实在无法坦然接受,只是淡淡地在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说道:“不用谢了。”微微扬手,倒也不觉得自己受这份大礼理所应当。

  想想,她本就存了不好的心思,虽说没真把心里污秽心思给做出了事,可如今想未到底惭愧,人家瞧不上她,她心里虽然失落,可至少曾拼上一拼,将未也不至于后悔了。

  “姑娘且安心在此休养,我己命下人将小姐当成正主看特,不得怠慢丝毫。”

  看似棘手的事,因为她的大度而轻易了结,居夙升的心情也轻松不少。

  “不用了。”

  既然两人的事说不成,她再赖在这儿也不自在,再瞧一眼他都是黯然伤怀。

  她更怕两人见面的时日久了,自己的情丝更重,自然还是早早回府休养,倒还舒适一些。

  “可大夫方才交代了,姑娘的伤势可得好好休养,不可轻易移动,要不然只怕会落上疤痕的。”

  “在哪里不是休养呢?”

  姬君吟抬眸瞧了他一眼,心中蓦然又是一紧,想到每见一回便要痛上那么一回,便怎么也不愿留下了。

  “这……好吧!”既然她这般坚持,居夙升便迅速在脑海中寻思着,接着便命随身小厮妥贴地打点。

  不到两个时辰,一顶舒适的软轿已经停在姬君吟暂特的屋子前。

  只是还有一项为难的,那便是她背上的那伤禁不得抬,就怕众人七手八脚的又加重了伤势。

  众奴仆面面相盘之间,姬君吟己迁自勉力在榻上坐起,只梢一动,一股推心刺骨的疼便猛然袭至,她只能扶着床柱,白着腔直喘气。

  “我没事,特我休息会,我便自己上轿去。”

  “可是……”回府通报复返的朱雪,一瞧主子只不过是坐起,便己累得满头大汗,从屋内到轿前可还有大段距离,小姐的身子怎吃得梢,不禁担忧地道:“小姐,还是咱们在此多待两天吧!”

  “不了,你不是说父兄和娘亲都心急如焚吗?我又怎能让他们再多操心呢?”

  姬君吟是铁了心要离去的,别瞧她平素总是温温婉婉的,一旦下了决心,可是倔得紧,十匹马车都拉不动。

  瞧着主子固执的模样,朱雪心下对于主子的心思多少有几分了解。

  显然,居夙升与小姐谈得不好,小姐才会急着想要离开。

  既然如此,居家当真是赖不得了。

  想到这层,朱雪蓦地上前一步,转身在榻前蹲了下来,想要背小姐上轿。

  “小姐,不如让我……”

  她话都还没说完,便从屋外传入一记温醇低润的嗓音。

  “我来吧!”

  居夙升刚从外头进来,便见姬君吟的丫头蹲在榻前,再见姬君吟那一腔苍白的模样,对于眼下景祝立刻了解了大半。

  “男女授受不亲,不麻烦居侍郎了。”

  既然已经断了想念,姬君吟唯恐自己愈陷愈深,断不肯再多亲近他半分。

  谁知即便搬出了礼教,他仍然不退缩,只是朗朗一笑,说道:“事急从权,用不着顾虑那些。”

  话一说完,也不顾姬君吟还要阻止,已经小心翼翼地将人拦腰抱起,踩着稳健的步伐,不急不躁地将她送上了轿软,还妥贴地为她拉好轻裘,将她盖得密密实实的。

  离了轿子,居夙升挺直地站在轿旁凝了她一会,这才沉声命令朱雪上轿,朗声交代道:“给爷们小心的抬着,要是出了事,小心你们的脑袋。”

  也不知是因为伤口的不适,还是被心上人拒绝的难过,在这微微的颠颤中,满心烦忧的姬君吟竟不自禁沉沉睡去……

  暖暖春阳自木窗格子栖了进来,方睡醒的姬君吟兀自舒心地伸了个徽腰,才要睁眼,朱雪急躁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小姐、小姐,快起来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