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必须承认自己被她的目光弄得不甚自在,剑眉微微皱起,他知道无论她的注视如何无礼,可要不是她,年迈的娘亲只怕早就离世,她是他们母子的恩人,半分轻待不得,他只好耐着性子任由她瞧着,还得拚了命的找话说,以免自己会忍不住甩袖离去。

  “还有,我已经让你的丫鬟回府通知一声了,大夫说你这一刀受得不浅,所以暂时最好别贸然移动,这几日只好委屈你在这儿休养。”

  “真的吗?”姬君吟闻言,那双干净的眸子顿时流露出一抹狂喜,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多好的结果啊!

  她可以留在居家,还是以恩人的姿态,这可是她作梦都想不到的事。

  本来,她只打算使些小手段,与居老夫人攀上关系,再藉着探视居老夫人的名义,便可多来居家走动。

  没想到,莫名其妙的一场刺杀,竟让她得到了这个天大的好机会。

  世人都说姬家大小姐娴静温雅、温良恭俭,是许多富贵之门想要迎进门的新妇,可……为何他瞧起来就是不像?

  一个遵守礼教的姑娘不会这样大喇喇地盯着男人瞧,这样的赤裸而不遮掩的目光,他连在任性的十七公主身上都没瞧过。

  “咳!”居夙升故意轻咳一声,情了清嗓子后说道:“在下衷心感谢你救了家母的性命,若是你有任何要求,在下无不尽心竭力达成。”

  虽然心中觉得疑惑,但他仍没忘记感谢她的救命之思。

  “居侍郎说的是真的吗?”

  闻言,姬君吟终于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视线,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重新找回该有的自制力。

  “自然是。”君子一诺,千金难追。

  “好……那我只有一个要求,便是要你娶我!”她毫不迟疑且坚定地说道。

  伸手覆额,居夙升不动声色地技了技隐隐抽动的额际。

  他曾想过,姬君吟之所以义无反顾地舍命相救,应该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毕竟姬家受到的牵连也不小,她想靠着这个方式让他承情,让他在庙堂之上助她爹一臂之力。

  他本觉得若是她出于这样的动机,并没有任何不妥,毕竟只要知道她要的是什么,要偿这份人情就简单得多。

  他以为自己料事如神,早己将她的心思给摸情了大半,可谁知道她一出口却是这样一个石破天惊的要求,惊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面对她的要求,居夙升不言不语,只是用那双深幽不见底的眸子,直勾勾地瞅着她。

  她的神色虽然看似镇定,可是直视他的眸光却隐隐染着几分紧张,再见她那在袖子底下扭绞的双手,这份镇定只怕十有八九是佯装出来的。

  可他能说些什么呢?

  都是那该死的广西知府,竟然因为知道他握有他贪赃枉法的证据,花了大把银子买杀手,想要索他的命。

  本来以他的谨慎,这种事压根不该发生,偏偏那日他娘非要坚持他只带随身侍卫,不准大张旗鼓的扰民,所以他才会一时大意,惹来这样大的风彼。

  可恶的孙道林,要他的命他还能当做笑话,一笑置之,可为他招来这种麻烦,那便是罪无可赦了。

  他压根不想成亲、不想拈惹女人,比起女人这种麻烦的东西,满腹济世爱民的远大抱负和骄傲,更加重要。

  望着姬君吟那饱含着羞涩和希冀的目光,居夙升拉回远扬的思绪,他得好好想清楚,究竟该怎么打发这个麻烦。

  “为什么这样要求?”居高临下立于榻前的居夙升,蓦地开口问道。

  要是她的应答表情再精明沉稳些,他必然会琢磨着今日晌午的那场祸事,搞不好也有她一份。

  所以他好奇,究竟什么样的女人,会对初次相见的男人一一求亲!

  “我、我……”姬君吟想过他可能会勃然大怒,却没想到他居然是想探究原因。

  面对他出人意料的举止,她反应不及,一时语塞,只能愣愣地望着他坚毅俊朗的脸庞。

  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对他一见钟情,连作梦都想成为他的妻子吧!

  “你难道不知道你爹视我为仇寇吗?”

  出事之后,他从她的丫鬓那儿得知她的身分,如今又想到每每与姬大人同列金殿时,他总能感受到对方没射而来充满愤恨的瞪视。

  她爹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结呆她竟然巴巴的想成为他的妻子,便连在寺庙中那样凶险的场面都不畏惧,为什么?

  “那只不过是意见相左的意气,说不上是什么仇怨。”姬君吟淡淡说道,但微虚的语气没有什么说服力。

  “那你又知不知道,若成为我的妻子,你将会成为十七公主的眼中钉、肉中刺?”居夙升再问,语气听起来似乎认真在考虑她的索求。

  在他看来,这丫头的行为要求虽然让人有些捉不着头绪,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惊人,可从她的眼神,他可以感觉出这个女人有着极为坚毅的性情。

  “我不在乎!”

  如果她在乎,就不会想尽法子,只求能有与他见识的机会,便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对他青睐有加,也不能阻止她想要靠近他的心。

  瞧着她那坚定的模样,居夙升幽黯的眸子闪过一道的流光。

  他忍不住想,如果是这个女人,或许能助他躲过十七公主的纠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