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小姐,你真的很爱居侍郎吧?”朱雪浅浅低吟,语气中却没有半丝怀疑。

  打从一年前,姬君吟应邀前去参加洛王妃举办的家宴时,不经意瞧见一名丫鬟粗手粗脚地将酒洒到了居侍郎的身上,可他不但没有恶声恶气责骂,反而温声安慰要她别紧张,甚至迭声说着他没事,体贴地为小丫鬟掩饰过错,让她免于受罚。

  便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家主子就对居夙升上了心。

  居高位者而不骄矜,难之又难。

  这句话,是姬君吟在家宴结束时,对着她轻吟的一句话。

  那样的倾慕即便是在主子明知道自家是因为居夙升这几个新贵而遭灾遭难,即使老爷、少爷对他们咒骂不休,小姐依然对他倾心不已,不过只敢将这份倾慕放在心里头。

  “我……”姬君吟张口,想要回答朱雪的问题,可是话到了舌尖,却什么也没说,不过白晰细致的脸庞上添了一抹浅笑,然后说道:“你说说,咱们该怎么引起居侍郎的注意呢?”

  本以为只能无助地瞧着,可既然决定要拚搏一番,她自然便该好好筹谋筹谋,如何才能天衣无缝地接近他。

  一想到自己即将摒弃以往所学的礼教,胆大包天的决定要去勾引一名男子,姬君吟的心便怦怦怦地直跳,脑海里甚至勾勒出一双璧人相依相偎的画面。

  那画面甜蜜得教她那菱儿似的唇角微微往上勾起,划出一抹既期待又兴奋的笑花……

  三月早春,还带着些许寒凉之意,却不减动人景致的风采,只见湖光山色远远相映,遍地桃林花若雨下。

  姬君吟身着一件山青色的短袄,衬着湖水绿的襦裙,还系着一件滚着柔软貂毛的披风,整个人瞧起来精神又艳丽。

  “这……能行吗?”

  虽然是早就下定了决心,但事到临头,姬君吟却依然忍不住满心的慌乱。

  “箭在弦上,难不成小姐想放弃?”朱雪急忙问道。

  居侍郎会陪着母亲来法隐寺赏花这消息,可是她使了许多银子才从居家一名仆妇口中打听到的,特地挑了今日前来,便是想要来个不期而遇,小姐可不能还没开始就想逃跑。

  深吸了口气,逼去心头那种怯怯的不安与想要退缩的心境,姬君吟的眸光亦从原本的犹豫转为坚定。

  她望着朱雪,语气极为坚定地说道:“既然已经做下决定,又怎会轻易放弃呢?”

  “那就太好了!”

  “居家老夫人可来了?”

  “方才奴婢注意过了,居家的车马还没停在寺后的空地,想必还没来呢!”

  “那咱们就再等等吧!”

  弯身拂去石凳子上的落花,姬君吟优雅落坐,姿态看似随意自然。

  “嗯!”随侍的朱雪随着主子的动作,心头跟着吐了口大气。“小姐,皇上暗示居侍郎分忧解劳已经十日过去了,怎不见居家有任何的举动,这是为何?”

  虽然居侍郎这几年对于皇朝殚精竭力,立下不少功劳,可是皇上的话乃是不容违抗的,难道他敢放任不管吗?

  “明的是没有动静,但只怕咱们瞧不见的地方,早已暗潮汹涌。”

  姬君吟望着因为轻风拂过而不断落下的粉色花瓣,心中不免感到忧虑。

  她敢说,皇朝里头的大小官员,但凡家里有未嫁女眷的,只怕早已盘算着要将自家闺女嫁与居夙升为妻。

  之所以不露风声,则是担心若是亲事不成,到时坏了闺女的声誉。

  众人竞相争夺那还不是最让人担心的,就算错过,她顶多依旧暗恋着他,至少还能远远瞧着他,她最怕的是他完全不将圣意当一回事。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皇上之所以能忍着他,是因为他是个有能之人,可忍耐总是有个限度,到时若是真触怒了龙颜,别说乌纱帽保不住,就是掉了脑袋也是有可能的。

  “咦,小姐是否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的便是你知道的。”

  父兄一向将她管得紧,如今父亲已被降职,更不可能轻易让她出门。

  她还是用昨夜突发了恶梦,让她整夜心神不宁,才向爹娘求了这次的参佛之行。

  这便是身为大户人家闺女的禁锢,而她向来亟欲跳脱这样的束缚。

  所以当她瞧见不羁的居夙升,又总是听到关于他的事迹时,一颗芳心才会那么轻易地便丢了去。

  那个人啊……

  心中的感叹还没完,突闻朱雪着急地轻喊着她。

  “小姐,居侍郎来了。”

  闻言,姬君吟蓦地自思索中抬头,一记颀长挺直的身影冷不防地落在眸中,她的心顿时宛若擂鼓,怎么都无法冷静下来。

  “朱雪,都准备好了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