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侍郎只想小姐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远方烟岚云岫,姬君吟却无半点心思欣赏。

  两个好姊妹接连出嫁,她虽感到喜悦,心间却隐隐带着几许惆怅。

  “小姐……小姐……”

  叫唤由远而近,惹得门廊下原本安生的鸟儿也跟着吱吱喳喳了起来,可却没将姬君吟从自个儿的思绪中给扯出来。

  见主子依然愣愣地瞧着远方,朱雪伸手扯了扯小姐的衣袖,这才见她缓缓地回过神来。

  “小姐,您在想啥啊?”见主子终于回了神,朱雪这才手脚伶俐地将提着的食盅端上,将里头的菜肴一盘盘摆上桌。“用膳了。”

  忙弄好了,连忙又回头去招呼小姐,谁知才刚回神的她,又不知神游到哪儿去了,她只好将小姐拉坐到桌前,把筷子直接塞入她手中。

  这几天小姐总是这样,像是心里头搁上了千斤重的心事似的,让她好不担心,虽然前两天她也曾旁敲侧击一番,可是始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又见小姐如此消沉,索性直接开口问道:“您到底在想什么呢?”

  朱雪这个丫头打小与她一起长大,虽然只是个丫头,可是却日日夜夜与她待在一起,感情自然比不得一般。

  她鲜少有事瞒着她,偏偏现在心里头的事,她是怎么都说不出口,只能望着她着急的神情,然后暗自叹了口气。

  “就算小姐不说,其实奴婢也是知道的,您是想着居夙升被皇上逼着娶人,所以心里着急了,就怕没了机会,对吧?”

  心窝里头的事被人这样大剌剌的说了出来,姬君吟的脸色顿时忽白忽红。

  “我……”本想因为朱雪的直接而叨念两句,却始终没有把话说出口。

  虽然人人都道姬家二小姐聪慧无比,可朱雪知道那不过是徒负虚名罢了,事实上,她并没有拔尖的聪明才智,有的不过是比旁人更多的耐性,凡事勤能补拙,只要努力,总能做得好。

  “若小姐真觉得居侍郎是个好人,何不主动一些呢?”

  这句话石破天惊的当头劈下,震得向来守礼守分的姬君吟头昏脑胀的,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怎么主动?她可是个千金闺女耶!

  这种不要名声的事,休说她做不出来,就是爹娘和兄长们也是万万不肯的。

  “小姐不主动,居侍郎又怎么可能会注意到小姐呢?”像是没有瞧见姬君吟一惊一乍的神色,朱雪的语气愈发肯定。“难不成小姐想眼睁睁地瞧着居侍郎另娶他人?”

  不忍自家主子总是犹豫难决,她的语气重了些,宁愿今日儿主动些,也免得日后懊悔万分。

  闻言,姬君吟的心一悸,只消想着他与旁的女人拜堂,她的心便像是被人生生地揍了一拳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可是……”她能怎么做呢?

  她从父兄那儿得知皇上这回这么逼他,起因于天家公主对他的觊觎,皇上不想后宫鸡飞狗跳,才会命他在一个月内成亲。

  可是休说她爹现在最气恼的就是以长孙承音为首的三个朝廷新贵,毕竟他爹这次被人罚俸降职,多少有那三个男人的着墨在里头。

  朝廷上上下下都知道,长孙伯父因为素行不端,被长孙承音领着居风升和柴折霞等人弹劾,不但丢了官不说,还连累了他们这几家的亲戚好友,连带受罚。

  就算两家没有恩怨,她与他向来没有什么交集。

  “小姐,时间不多了!”朱雪见她兀自咬唇犹豫不已,连忙开口催促着。

  “朱雪,你真的觉得我该这么做吗?”事关自个儿的闺誉、姬家一门的声誉,她能这么冲动行事吗?

  如果换作是寻常事,她是连想都不会想,可这事一放在居夙升的身上,她就忍不住想要拚上一拚。

  她揪着帕子、咬着唇,万分犹豫却也跃跃欲试。

  “小姐,咱们宁可这回做了,若是砸了便砸了,反正争取过了,总好过将来后悔自己放手让良人远去。”

  因为知道小姐对居夙升的心思有多重,更知道小姐多么认死扣,所以她很清楚,若是有朝一日居夙升真的另娶,小姐只怕这辈子都要抑郁难解了。

  所以还不如趁这个时候拚上一拚,免得将来后悔。

  不同于朱雪誓在必行的笃定,姬君吟免不了还是带着些许犹豫,可是当居夙升那张跳脱飞扬的脸庞浮现脑海,原本犹疑不已的心似乎渐渐定下了。

  她抬头看向朱雪,满脸的犹豫已被一抹坚定所取代。

  “可咱们该怎么做呢?”

  “咱们就先来演场戏吧!”

  既然居夙升不识得小姐,那么先要让他知道他们家小姐是谁,也要让他愿意多亲近小姐。

  只要有了开头,但凡有眼睛的男人,都会知晓她家小姐的好处,而且此事宜早不宜迟。

  愈早开始,胜算便愈大。

  “这……我想试试看。”

  虽然这样的想法很惊世骇俗,也不是一个谨守礼教的大家闺秀该做的事儿,可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如果这是她这辈子最后的机会,那么她想牢牢地捉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