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拔辣女秘书 >


  真是个讨人厌的男人,要不是为了查清楚自己是不是欠了他什么,她还真受不了这样得日日将神经绷紧的日子。

  看来她的动作得快些了,再要不查个清楚明白,继续待在塑方集团,她恐怕不是被气死,就是会过劳致死。

  “该死的男人!该死的男人……该死的男人!”

  强忍着头痛晕眩,若亚困难地和这难搞的衣服抗战。

  樱桃般的小嘴中还不忘出声咒骂那个让她困在此处的始作俑者,她没想到那个男人着实恶劣得吓人。

  明知道她已经一夜没睡,但却仍在下午接近下班的时间,铁青着一张脸,一把攫住她的手,说是要她陪他去参加一场宴会,就完全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带来这里,然后把她丢给一大群聒噪的女人。

  本来秘书陪顶头上司出席宴会算是天经地义的事,可偏偏她今天没有什么精力再陪他斗法,本想要他去找别的人陪他,可瞧着他那铁青的脸,怕是自己的话还没有讲完,就被他那两道利刃似的眸光给杀死了。

  所以她也只好认份的闭嘴,任由他将她扯来这间看起来就贵得吓死人的礼服沙龙。

  然后他倒好了,自己一个人安适的坐在外边的沙发上等,而她则必须忍受一堆三姑六婆不断的在她的身上做文章,嘴里还直赞着她的好运。

  “小姐,你真是好福气,遇上一个这么好的男人,人长得帅不说,对你也不吝啬……”

  会带女人到这家店来的男人,当然不可能是吝啬的,瞧瞧这精品服饰店里那挑高的建筑,精致的装潢,过分亲切的服务,更别提它是位在全市最黄金的地段。

  这里头随便一件衣服就要在数字后头加上好几个零,有的甚至还要再多个位数,如果不是真心的对待这位小姐,怎么可能会带着她光临这家“丽衣”精品服饰店呢?

  “天啊!”被当个木偶人摆弄了几十分钟,还得听这些三姑六婆称赞那个恶劣至极的男人,若亚只觉得自己头疼得愈来愈厉害。

  如果再不将这些女人给赶出去,她知道自己肯定会发作,于是她轻咳了数声,微微的挥了挥手,打断她们对刑奕磷的赞诵,淡然的问:“接下来是不是只要换上这件衣服就成了?”

  以为小姐是不耐烦了,老板娘连忙点头称是,就怕得罪了眼前这位小姐,就连门外的那头大肥羊也会飞了。

  “那好,接下来我自己换吧!”她需要清静,若是再没法清静的话,她铁定会没了自制的大喊。

  “可是……”老板娘不安的搓着手,眼神不住的瞄上瞄下的,以为自己在不经意中得罪了财神的女人。

  可女人都不挺爱虚荣的吗?所以她才会一路这么称赞等在门外的那个男人,好满足眼前这个女人,满心以为只要她凤心大悦便会多买个几套衣服,那么她这个月的业绩不就有着落了吗?

  “没关系的,我不习惯让人伺候着换衣服,所以……”话没有说完,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老板娘也只好闭口,然后将空间留给她。

  “吁!”终于有个清静空间。

  若亚还来不及喘口气,耳边已经传来刑奕磷不耐烦的询问声,“好了没?”

  闻言她开始手忙脚乱的换起衣服,不是不能让他等,只是她早已察觉今天下午的他显得异常的愤怒,虽然她不知道为了什么,但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最好不要选在今天挑战他的耐性极限。

  所以她只好更加手忙脚乱的匆匆换上老板娘留下的黑色小礼服,好不容易换好了,但她还来不及审视着镜中的自己,更衣室的门已经霍地一把被拉开。

  “喂,你懂不懂礼貌啊?”即使已经再三告诫自己今晚最好别惹他,可偏偏若亚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在他一把拉开更衣室的门时,愤怒的质问已经脱口而出。

  “你……”明亮的黑眸转为深沉,刑奕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

  “看什么看,没瞧过吗?”被他莫名其妙的盯视弄得全身都不对劲了起来,若亚只能这般强硬的说。

  “是没瞧过!”一向知道她的美,可却没有想到总像男人婆似的穿着裤装的她,换上名家的小礼服会显得这般耀人。

  瞧她肩部裸露出的白皙是多么的引人遐想,而那总是罩在宽大服装下的纤腰却又是那么的不盈一握。白皙、纤细!魔鬼般的身材,艳丽尤双的脸蛋,若是再去掉此刻闪烁在她眸中的怒火,那么她绝对称得上是一等一的大美人。“你看什么看?”不自在的扭动一下身子,不是没被男人盯着看过,可他的目光偏偏教人浑身不自在。在若亚质问的目光下,刑奕磷依然是静默的打量,由上至下,一丝一毫都不肯放过。“喂,你若再不说清楚今晚我们到底要去哪里,那么我可不管你是不是会发火,我拒绝再当一个任人操控的木偶娃娃。”“想不想要一偿你之前的过错。”好不容易收回打量的目光,刑奕磷一改之前的怒容,脸泛笑意的问。“什么过错!”若亚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给问傻了,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就是前些日子让你深陷水深火热之中的那一摔。”刑奕磷好心的提醒,语气中已不再似前几次提起时那么的咬牙切齿。

  “那才不是我的过错,明明是你……”每次一提起这事,若亚就是忍不住的想要为自己辩解一番。

  “嗯!”沉沉的一记警告,让若亚硬生生的将接下来的话给吞回口中。

  兀自在心底咕哝了好一会,她这才不情不愿的问:“听起来你应该有什么好建议,说来听听吧!”

  “聪明的女孩!”他微微一笑。

  “你快说吧!”他的表现愈和善,她的心就愈发毛,直觉认定他又想到什么方法好恶整她了。

  “当我的女朋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