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他长手一捞,便将她捞到身侧,细心地为她拂拢几撮散发,亲昵的姿态让皇甫怜波忍不住红了脸。

  “让你吃下毒药膳我怎么不心疼,这不急忙打发朱斐心走了吗?”

  唉,真是贪财贪出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本来只想独善其身赚金赚银,再生他个十个八个孩子,为姬家开枝散叶,却因为她卷进了这一场阴谋之中,不但得要出谋划策,还要听她的酸言酸语,这买卖怎么算都不划算,可他却甘之如始。

  “你还好吧?要不我请太医进来瞧瞧。”

  “我没事,先吃了解毒丹,又吐出那些东西,已经不碍事了,现在若是弄出太大的动静,会让二皇兄起疑的。”

  “起疑便起疑,若非想要人赃俱获,凭那个守城的禁卫还有小福子的供词,便能定他的罪。”姬耀天满不在乎的道。对他来说,演完了今天个这场戏,便大功告成了,剩下的不过就是收网。

  其实真要说起来,他还真应该感激皇甫沛的狼子野心,若不是他,他怎么会遇上眼前这个尊贵万分的公主呢?

  皇甫怜波看着他,伸手拉过了他的大掌,把玩着他的十指,不断的用自己的手指与之交缠,乐此不疲。

  那夜他孤身前去谒见父皇的事,父皇已经告诉过她了。

  因为他那置自己生死于度外的模样感动了父皇,所以父皇决定重新调查姬家当年的谋逆之罪,甚至放心大胆的用了他的计谋,准备对二皇兄来个瓮中捉鳖。

  “终归还是要证据确凿才行。”

  “嗯,听你的。”

  大剌剌享受着软玉温香在抱,姬耀天又不是柳下惠,当然也想越雷池,可是一想到她刚刚才受到折腾,连忙抱起她往床榻走去。

  “虽说不碍事,可终究不是好东西,必然也会伤些身子,你好好歇着吧!”皇甫怜波还恋恋不舍他宽厚的胸膛,索性整个人手脚并用的缠住他,不让他离去。

  看她完全没个公主该有的模样,令姬耀天忍不住地摇头失笑。

  两人正浓情密意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一阵冷风骤然拂去内室里的暧昧,姬耀天定眼一瞧,不是姬又敞是谁?

  他知道他会来,也希望他来。

  但皇甫怜波却不知道他会来,才刚想躺下的她一见到姬又敞,飞也似的跳下床,然后双手一张,整个人挡在他的面前。

  见状,姬耀天没好气地瞪了皇甫怜波的后脑杓一眼,那眼神是完全的无奈外加十足的暖意。

  会武功的人是他,有机会保住两人性命的也是他,她挡在前面要做什么?

  “你来干什么?”

  皇甫怜波冷冷瞪向姬又敞,虽然已经知道他其实是姬耀天的堂弟,可对他冥顽不灵、执意血债血偿的偏激行为却没什么好印象。

  先前他将姬耀天伤得那样重,险些就要去阎王爷那儿报到,皇甫怜波更是记仇记进了心坎里。

  要不是顾念姬耀天重情,她恨不得立刻扬声叫来禁卫,好把这个人关入天牢里,免得他再出来害人。

  “皇上答应重查当年的案子了?”

  对于皇甫怜波的怒视,姬又敞视而不见,只是径自问姬耀天。

  “是。”

  “你还是不肯血债血偿。”姬又敞再问,眸心泛起了一抹复杂的情绪。

  其实当年长辈交代的话他也有听见,可他生性要强,半点也不愿为苟活下去而忍气吞声。

  所以报仇成了他唯一的执念,为了报仇就算六亲不认,他也不在乎。

  可是当他听见二皇子冷哼着说皇上在瞧了言官之折子后,下旨重新调查姬家一案时,他的心便五味杂陈,非得前来见见姬耀天不可。

  “姬家从来没有做错什么,犯不着面临断子绝孙的惩罚。”

  姬耀天向来能看到大局,他不会傻得以为杀了当今皇上,还能留下自己的命,所以他不愿。

  “你……”心里虽然知道姬耀天说的没错,可是这么多年的执念哪里是说解便可以解除的呢?

  他冷眸一扬,瞪向皇甫怜波的眼神多了一丝杀意。

  那狗皇帝杀了他们姬家一百余口,他杀掉他一个女儿偿债也算天经地义吧?就算杀他后会死,至少姬家还有姬耀天可以传承血脉。

  “喂,我劝你不要打什么鬼主意,你要知道,你既是他的堂弟,便是我的堂弟,自家人怎可杀自家人呢?”

  这话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还是出自一个还没过门的女人之口,教人听得瞠目结舌。

  闻言,姬又敞瞪她,像是看见什么妖怪似的。再怎么说他也是名门之后,礼仪自然熟记于心,第一次见到女人这么主动,他真是大开眼界。

  “怎么,你不知道我不日就要和你堂哥成亲了吗?到时我也就是你的大嫂,你敢不敬长上。”

  皇甫怜波双手叉着腰教训人,那可笑的模样却莫名震住了眼露杀机的姬又敞。

  他抬眼看向满脸无奈的姬耀天一眼,只见,堂兄深遽的眸中满是藏不住的深青。

  望着眼前这一对佳偶,姬又敞的心里竟涌现出一种无边无际的空虚。

  那一句家人让他再也下不了手,十几年来的仇恨竟转眼成空,姬又敞就像被抽干了力气似的,疲累异常。

  闭了闭眼,他不再多说,径自旋过身,走了几步,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回过头来,“这几日宫里太平静了,二皇子生性多疑,多半起了疑心,我方才进来时,那些禁卫似乎都不太寻常,你……自己小心。”

  兄弟俩十几年来头一回能好好说句话,已经令姬耀天心满意足,又听得堂弟不放心的提醒,当下喜形于色。

  “又敞!”

  “放心吧,若是有朝一日,那个狗皇帝真能洗清咱们姬家的冤枉,那么你和大嫂成亲之日,我会来喝杯喜酒的。”

  “你想来我还不欢迎呢!”

  皇甫怜波没好气地咕哝了句,感觉握着自己肩膀的手一紧,只好又说道:“不过你若来,我还是会招待的。”

  瞧那皇甫怜波简直是让自家大哥吃得死死的,姬又敞心中生起一阵快意,或许这真是老天爷的安排吧,皇甫九天夺了他家百余口的人命,却赔上了一个女儿。

  呵呵!

  花费几个时辰调度那些暗卫,再经历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厮杀之后,一切已尘埃落地。

  姬耀天冷眼看着皇甫沛不住挣扎,不肯认命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

  幸好有又敞的提醒,让他们抢得先机,否则现在被压跪在地的人,只怕就要换成他们了。

  握着皇甫怜波的手,两人并肩站在皇甫九天的身侧,瞧着事绩败露,被五花大绑地压跪金阶之下的皇甫沛,见他疯狂的神色头并无一丝悔意,两人都摇了摇头。

  “皇甫沛,你可知罪?”皇上望着自己的血脉,沉声开口。

  “我何罪之有?”

  “意图毒害朕和太子,此其一也。”

  “是你们挡了我的路,不能怪我要铲除你们。”

  即使已经被俘,皇甫沛依然大言不惭,恍若胸有成竹似的,显然他认为路还没走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