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你也知道十二是我最疼爱的女儿,朕为何要将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儿交托给你?”

  “凭草民宁愿拿命去换她的一世安宁。”姬耀天字字句句铿锵有力,说得坚定。

  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让皇甫九天另眼相看了。

  “你认为如此便够?”

  “自然不够。”姬耀天应答如流,不断接下皇甫九天的招数。

  “既知不够,那么你必然还有下文?”

  “皇上可知十二公主这回出宫之所以险象环生,全都因为皇位的争夺?皇上又可知,如今西南的大军已经悄悄潜行回京?”

  虽然心中早已对近来宫外的异动有所掌握,可是如今被人端到台面上来说,皇甫九天的脸色自是阴沉难看。

  “你怎么知道的?”

  “为了十二公主,就是不知道也要查个水落石出。”

  “既然如此,你可是已经有了对策?”

  “快刀斩乱麻,擒贼先擒王。”

  “何者为王?”

  “薛仁川和皇甫沛。”

  没想到姬耀天竟会将一切瞧得那么透彻,又将所有的事都查得清清楚楚,虽然还没有看到证据,但皇甫九天相信,只要自己说一声,所有的证据会全都呈到自己的眼前。

  正当他思索的同时,姬耀天再度开口,“虽然草民没有物证,不过在二皇子身边伺侯的小福子已经安置在草民的别院之中。”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人。

  没物证,有证人!

  原本被前一句话吓了一跳的皇甫九天恶狠狠地瞪了姬耀天一眼,这才说道:“既然你和盘托出一切,告诉朕,你想怎么做?”

  姬耀天应声缓缓诉说着自己的计划,巨细靡遗,没有丝毫遗漏。

  皇甫九天望着侃侃而谈的姬耀天,突然很庆幸自己的女儿眼光挺好,溜出宫去转了一圈,就带回了一个好相公。

  若非如此,一旦谋逆的事情爆发开来,他或许能勉力压下一切,可国家免不了要被人糟蹋一番,辛苦的终究还是百姓。

  看来,姬鸿儒的事真的该好好查查,以往找不到后人也就罢了,现如今有了补偿的机会,说什么他也不想放过。

  凝视那昂藏身影再次无声无息消失在暗夜之中后,皇甫九天手执朱纱笔,在方才言官的奏折上批了一个大大的准字。

  又来了!

  才掀起了厚重的帘子,吟心便见到朱斐心,她身着一袭湖水绿的窄腰小袄,下面搭了一件织着银葱的八幅纱裙,衬得那婀娜多姿的身形更显妖娇。

  吟心没好气的撇了撇唇,想要将人扫地出门,偏偏主子曾经三令五申的要她们对朱斐心客气一些,于是她只好抿着唇,压着差点出口的怒骂,死死瞪着朱斐心,也不多问来意。

  倒是朱斐心像是没见到吟心的冷脸似的,热切地堆起了满脸笑容,扭腰摆臀地迎上前来。

  “吟心姊姊,今儿个一早,二皇子便命我送来这两盅药瞎,说是要给姬大哥和十二公主补补身子的。”她举起手中提篮。

  “咱们未央宫什么东西没有,需要你大老远送来吗?”

  吟心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粗鲁地想要接下朱斐心手里的东西,可是朱斐心却是死捉着不放。

  “吟心姊姊别急,二皇子特别交代要我好好服侍姬大哥和十二公主,不如吟心姊姊让我进去伺候?”朱斐心讨好的说道。

  这些日子,二皇子总是三天两头的差她来,汤汤水水的也都送了好多回,虽然吟心和吟画不曾给她好脸色,到底也没赶过人,所以她的胆子也大了些,直接要求。

  这提篮里头的两盅药膳,那可是万万不能搞错的。

  二皇子说了,就算姬耀天对她动心,但只要皇甫怜波还在,那么姬耀天碍于权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要她。

  所以只要她不动声色除掉了皇甫怜波,姬耀天自然能和她在一起。

  初闻自己要对一个公主下毒,朱斐心自然吓得手足无措,可是皇甫沛又说,那毒药可是千金难得,初时吃下肚并不会有事,可是只要三日一过,药性便会发作,顷刻之间就能要人性命。

  到时,公主除了她这盅药膳,其余的东西也吃了不少,便是怀疑到她头上也能开脱。

  于是热切渴望离开二皇子的朱斐心被说服了,下定决心要来一试。

  “你会服侍人吗?”吟心轻蔑的抬眼斜睨着朱斐心,完全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就算会服侍,也只是在床榻之上吧!

  “会的,会的!”为了能进去,朱斐心早放下自尊,朝吟心讨好的笑着。

  这样的笑容吟心自然是瞧不上眼,但想起了主子的吩咐,就算再心不甘情不愿,也只好答应放行。

  “那……好吧。”

  见吟心答应,朱斐心眸中闪过一丝阴狠。等二皇子的计谋成功了,看你们怎么跪在我面前讨饶呢!

  经过这段日子,朱斐心的心已被扭曲,但凡挡着她的人,她都不会有一丝丝心软。

  只要她能助二皇子成事,那么别说尊贵荣宠,光是能够伴在姬耀天的身边,就让她心满意足了。

  底下几个宫人一字排开,皇甫沛连瞄都没瞄她们一眼,专心提笔练字,直到那最后一笔勾勒完成,他这才停笔,顺手接过贴身丫鬟递过来的巾帕,擦了擦手,他这才将目光扫过去。

  “你亲眼看着他们把药喝了?”

  舅舅手底下的军队已经潜行到离京不到三百里处,本来还打算慢慢磨的他开始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只是朱斐心,连父皇和皇甫威哪儿,他都已叫安插的人手让他们服下毒药。

  原本他是不想用这样危险的法子的。

  当初之所以设计皇甫怜波离宫,便是想让父皇伤心之余对皇甫威失望,然后慢慢将权力交到自己手中。

  偏偏皇甫怜波不仅没死,还带着姬耀天回到了宫中,在言谈之中暗示着知道了他的企图,为免夜长梦多,他只能兵行险招。

  等着他们三人毒发,京城危乱之际,他借口平乱让舅舅的兵马团团将京城围住,再拿出遗诏一份,到时他便能名正言顺的登基为皇了。

  “是的,奴婢们皆亲眼见着他们喝下汤药。”

  “嗯。”

  既然都已经喝下了毒药,那么只要再等几天,他的大计必然能成。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得意了起来。

  被人压在下头的滋味并不好,当年先皇后虽然看起来待他如亲生,可其实当娘的谁不偏心自己生的?

  所以他若不为自己争,那么将来就只能做一辈子的闲散亲王,那种日子他不要,他要坐上龙椅,大权在握!

  “呸!”

  吐尽最后一口秽物,皇甫怜波顺手接过姬耀天递来的毛巾,他则回头将吟心和吟画都挥退。

  这两个丫头倒好,不过十几天的光景,已经把姬耀天当成驸马爷了?

  皇甫怜波没好气地瞪了姬耀天一眼,还以为他的长处只有赚钱,没想到对于收拢人心也挺有一套的。

  要不怎么哄骗父皇和太子哥哥当着那些细作的面前,将那些有问题的毒汤给喝得一干二净?

  “你倒是挺悠哉的,毒害我毫不手软,一点心疼都没有。”

  这语气还是夹酸捻醋,听得姬耀天心情大悦。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