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薛仁川望着几年不见的皇甫沛,见他傲然挺立在自己身前,倒也不负他这十几年来的苦心筹谋。

  这孩子身上流的是薛家的血,理应为薛家谋取荣耀,还好他并不似他那个与世无争、一片心善的妹妹,最近几件事他都办得不错。

  “舅舅来这是有什么事要商议吗?”皇甫沛退去了初见面的惊喜,开口问道。

  武将奉皇命戍守在外,无皇命不得擅离,如今舅舅出现在这儿,只怕应该是有要事相商。

  “时候差不多了,这回你办的事出了些差错,那个小福子和禁卫我都已经让人去处理了,可最近皇上和太子也都动作频频,咱们的动作可能得要快些了。”

  “嗯!”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头,皇甫沛因为皇甫怜波的平安归来而有些不耐烦了。

  这几年,从初时的犹豫不绝到现在的心狠手辣,皇甫沛知道自己若是不狠,便会成为俎上鱼肉。

  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这是这几年来皇甫沛奉行的原则,皇甫怜波若不死,只怕自己全盘大计便要功亏一篑。

  至于姬耀天嘛,看在他的财力雄厚的分上,倒是可以留他一命,只是他该如何做才能让他为自己所驱使呢?

  “二皇子放心,微臣这次回京,总共带了三万兵马,只要再十几日便能在城外集结,请二皇子在宫里再等个几天,微臣必定为二皇子谋来大好江山。”

  “舅舅!”

  耳听薛仁川那慷慨激昂的言论,皇甫沛的心中也是一阵激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吗?

  他要为母报仇,登基为皇,号令天下!

  “舅舅,若能事成,我必不负你的一片苦心。”

  “傻孩子,一家人何必说这些话呢?若非我那可怜的妹妹惨遭他人暗算,你又何必过得小心翼翼,舅舅瞧着也是心疼,所以才会如此谋划。”薛仁川情真意切的说道,可深锐的双眸却闪过一丝狡诈光芒。

  扶着皇甫沛上位不过是第一步,一旦除去了皇甫九天和皇甫威,这天下还不成为薛家的囊中之物吗?

  “……”

  皇甫沛望着一脸慈爱的舅舅,再想到遭受迫害死去的娘亲,当下心中不再犹豫,这江山……他是要定了。

  送走了薛仁川,皇甫沛略略沉思了一会,又朝着下属交代道:“去送个信,让姬又敞来见我。”

  既然姬又敞想杀父皇,又与姬耀天同姓姬,这其中的纠葛不言自明,相信他能提供他足以控制姬耀天的把柄。

  皇甫沛等近卫离去后,坐下闭目养神。

  姬姓……姬姓……

  前阁老便是姓姬,但因为涉及谋反,所以被满门抄斩。

  前后一对照,那姬又敞眸底的深仇大恨,只怕便是因此而来。

  更或许,连姬耀天都是假意亲近皇甫怜波,以获得刺杀父皇的机会?

  想通这点,皇甫沛原本沉重的心情顿时一扫而空。

  “二皇子……”突然,一记娇唤窜进了他的耳中,皇甫沛懒洋洋地抬起眼,扫了一下眼前的女人,望着她婀娜多姿的身段和妩媚脸庞。

  “二皇子忙了一上午,只怕是饿了吧?快进些食物垫垫肚子,否则要是饿坏了,妾身可要心疼了。”女子的吴侬软语,还有那美目顾盼之间的娇媚,倒真能激起男人几分怜宠。

  皇甫沛对于这投怀送抱的女人没有拒绝,长手一捞就将她扯进怀里随意逗弄着,那神情更像是在赏玩古玩美玉。

  “怎么,不是前几天才誓死不嫁,在家闹绝食还寻死觅活的吗?怎么这会又这样温柔伺候了?”

  征服有时是一种乐趣,彼时她不愿,他拚了命想把她弄上手,可等她当真成了自己的妾,他又觉得有些无趣,所以在三天的新鲜感过了之后,他便将她扔在后院之中,要不是她今儿个主动跑来,他都要忘了这个人了。

  “瞧二皇子说的,妾身那不是害羞吗?”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朱斐心放下了浑身的傲气。

  在被冷落的这几天,她想得很清楚了,虽然她还是很不情愿、很不舍姬耀天,可她都已经被亲爹送给了二皇子,哪里还能有什么奢望?

  倒不如好好跟着二皇子,从她爹的口中,她知道二皇子是个野心勃勃之人,若将来他有功成之日,自己兴许也能封个妃子,想到那尊贵万分的身分,她自然得低头。

  “害羞吗?”懒洋洋玩味着这话,他毫不留情地将朱斐心推离,就像是将玩腻了的东西随意弃置一旁一样。

  见皇甫沛抿着唇不说话,那种透着冷酷的邪气令朱斐心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可恶,要不是她爹想要攀附权贵,竟然不顾父女亲情,直接将她送来做妾,她哪需要这样委曲求全。

  朱斐心心中气怒,可面上却不敢流露一星半点,一双眸子既然不想瞧他,也只好随意乱看。

  双眼扫过书案上的那份信函时,她忍不住一愣,“姬耀天”这三个字吸引了她的目光。

  “咦……”她不解的轻呼一声,姬耀天不过是个商人,为何会得到二皇子的关注呢?

  她咬住下唇,即使已与人为妾,可是满心爱恋却不是短短时日便能够抚平的,她有心想要探问,却又怕皇甫沛误会,让她接下来的日子更难过,顿时觉得左右为难。

  “你认识他?”她眸里的惊诧和不解早已落入他眼中,皇甫沛是何等聪明之人,只稍稍一想便想出答案。

  “这……”见皇甫沛脸上波澜不兴,瞧不出半点的喜怒,早已学乖的她知道自己不能放肆,咬着唇不敢多说。

  “有话就说!”他语气带着着些不耐的喝斥,登时将还在犹豫的朱斐心给吓得开了口。

  “幼时曾经见过几面,两家也有点交情,从爹爹的口中听过他现今成了个商贾,虽不至雄霸一方,可家财倒是颇丰。”

  朱斐心谨慎的选着词句,简单的几句话倒是分毫不差的说出了姬耀天的来历。

  “原来是有点交情啊……”

  望着那张媚眼如丝的绝美艳容,再加上如今那种小心翼翼的我见犹怜,若是送上门去,只怕也没有男人能拒绝吧?

  想到这里,皇甫沛心中那股无计可施的烦躁感消退得干干净净。

  “二皇子别这么说,不过是家里头的交情,与妾身无关。”

  “放心,本皇子不是会乱吃飞醋、胡乱臆测的人,爱妾何必担心呢?”

  爱妾?!

  听到这个称呼,朱斐心不由得一愣,想她被抬入这里不足一月,除了前三天皇甫沛觉得新鲜,在她房里连待了三夜之外,便再不踏足她的院子,周围那些下人哪个眼睛不亮,见她并不受宠,自然也待她不上心。

  如果真是爱妾,他们又怎敢如此?

  “二皇子……”完全不知道皇甫沛的葫芦里头卖着什么药,朱斐心轻喊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斐心,你愿不愿意为本皇子办点事?”

  伸手轻抚着朱斐心那宛若黑缎般的发,皇甫沛软语低问,言谈之间已无平素的冷落。

  朱斐心很清楚,皇甫沛虽然是问着她,可是却没给她拒绝的权利,所以她也只能点头。

  “但凭二皇子差遣。”

  “既然你与姬耀天是旧识,不如明日你就为本皇子去探探他的病,如何?”

  “这……”因为分不清皇甫沛的话是真心还是刺探,朱斐心不敢轻易应允,只是犹豫着。

  “傻瓜,既然是我让你去尽尽两家情谊,自然不会对你有所误会。”

  “那二皇子想让妾身做什么?”就算朱斐心再笨,也知道皇甫沛心中必有图谋。

  “只不过是想要借重姬耀天经商的能力,让他能够为我所用。”

  “可是……”姬耀天对自己总是不假辞色,虽然她很想去见见姬耀天,可只要一想到若是自己不能达成皇甫沛的要求说服姬耀天,下场只怕不是太好,她就不敢轻易答应。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