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便连他也是银子缺得紧,若是能够将姬耀天收为己用,有他的庞大家产,可说是如虎添翼。

  就不知姬耀天对皇甫怜波的心意如何?

  或者他该想个法子,让他与皇甫怜波反目成仇,如此一来,姬耀天能为他所用的机会便大得多了。

  静静地望着皇甫沛那略带审视的目光扫向了姬耀天,皇甫怜波心中蓦地浮现一丝警戒。

  “妹妹,他看起来伤得颇重,二皇兄那儿还有一些珍藏的药材,等会我让人给你送来。”

  “谢谢二皇兄。”

  她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便是二皇兄,只能先虚以委蛇,可望着皇甫沛满脸的笑容,皇甫怜波决定试探他。

  “傻气,谢什么呢。”又拍了拍皇甫怜波的头,皇甫沛望着皇甫怜波那绝艳的容颜,心境却很复杂。

  他一向喜欢皇甫怜波的心地善良,却憎恶已故的皇后对她娘的迫害,那种既喜又恶的情绪常常困扰着他。

  “自然是要谢的,不只要谢二皇兄的慷慨赠药,还得谢二皇兄相助,妹妹我才能顺利的出宫呢!”

  皇甫怜波天外飞来一笔的话让皇甫沛眉头一皱,怔愣了一会儿后才道:“你离宫的事为何要谢我?”

  “要不是这次出宫,我也遇不着我喜欢的人,所以自然要谢二皇兄啊!”

  眼见皇甫怜波眉眼含笑,耳听她真诚的软语,皇甫沛心中一凛,眸光闪过了一丝心虚,随即掩去。

  即使他的异样收得极快,但吃一堑、长一智的皇甫怜波却没错过他脸上骤起骤落的不自然。

  心蓦地一沉,皇甫怜波心中已经有数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二皇兄怎么听不懂?”望着皇甫怜波那灿烂笑容,皇甫沛涩然地说道,装迷糊。

  “咦,我问过吟心了,她说那块令牌是小福子给她的,那不是二皇兄授意的吗?”

  “什么令牌,小福子又怎么了?”

  皇甫沛脸上满布疑惑,他的表现就像真的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几年的历练下来,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二皇兄一昧的装傻充愣,若非初初的那抹不自然被她察觉了,她或许便真会相信二皇兄无辜。

  “二皇兄真的不知道吗?我还以为是二皇兄想要帮我一个大忙呢!”

  当心中的猜忌愈深,皇甫怜波的心便愈觉得沉重。

  原来,对权力的想望真的会腐蚀一个人的本心,她还记得打小二皇兄是怎样疼她的,这样的疼宠到底从何时开始变了调?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如我回去问问小福子,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啊,或许真的是我弄错了呢。”

  皇甫怜波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依然,只是少了往昔会有的亲昵。

  皇甫沛自然也发觉了这点,但是他却不动声色,又扯着皇甫怜波虚扯了几句,便借口有事离去。

  那是一抹不容错认的心虚。

  望着还在摆荡的珠帘,皇甫怜波满怀心思,慢慢踱回了姬耀天的榻旁,因为心不在焉,所以她完全没有发现昏了好几天的姬耀天终于睁开眼,即便躺了那么多天,他的脸色也十分苍白,可那双眼却依旧幽深而迷人。

  此时,那双眼正闪现着愤怒的火光。

  姬耀天试着挪动自己虚弱的手,可是却有些力不从心,既然手不能动,动动口还是可以的。

  “你是故意的!”他的声音完全不似以往浑厚,语气听起来充满指责。

  突如其来的指控回荡在内室之中,皇甫怜波本以为是自己太过想念,所以出现了幻听,直到说话声又起。

  “为什么这么做?你明知道若他真是我们臆测的幕后主使,你这么做根本是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没等到自己要的答案,姬耀天气怒不已的再次开口,语气虽然咄咄逼人,可衬着他苍白的脸色和虚软的嗓音,倒还真似只纸老虎。

  她蓦地低下头,水亮的双眸瞪向他,只见这些日子总是阖着的眸子终于睁开,顿时眼眶一热。

  意识到他真实的愤怒,终于相信所见所闻不是出于自己的想象,皇甫怜波心里蓦地泛起一股强大的喜悦。

  昏睡了几日,虽然浑身虚软无力,姬耀天仍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见他这模样,皇甫怜波宛若大梦初醒,连忙上前将他扶起,并仔仔细细地将软枕寒到他的背后,让他能够舒适些。

  忙完了这些,她正打算稍稍退开一些,他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沉声又问了一次。

  “为什么这么做?”

  她或许单纯,但并不笨,甚至在某方面可以说得上聪慧。

  他不相信她不知道方才这么说,等于把自己摆在刀尖上,若一切如他们所想,那么皇甫沛为免事情败露,一定会想方设法杀死她。

  “我没做什么啊。”稍稍移开了视线,不再与他的炯炯目光相对,皇甫怜波半点也不承认自己在盘算什么。

  “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姬耀天又气又急,说起话来自然没什么好口气。

  他倒不知道什么时候堂堂一个公主也能摆出这副无赖样,以为只要不承认便什么事也没有了吗?

  她方才明明可以用纯真的模样让皇甫沛卸下心房,可是她却故意提起小福子,意图让皇甫沛怀疑她已经猜到了什么。

  她该死地竟将自己置于险境之中,只要一想到这点,他眼前便不由得浮现那日她几乎命悬一线的景象,即使已经事过境迁,可只要一想起来,他依旧几乎窒息。

  皱了皱鼻头,皇甫怜波藉此抗议他说的话太难听,想要回敬几句,却在话滑到舌尖时想起了他的以身相救,也意识到他方才的恶言恶语不过是担心她。

  那种被人牵挂的感觉很好,好到她立刻原谅了他的无礼。

  “你才刚醒来,别太过激动。”

  虽然没有伤口,可是他所受的内伤极重,太医也说了,若是他的伤不费心调养,以后落下病根就难治了。

  想到这,她就一阵心疼。

  “我怎能不费心,只要一想到你……”话说到一半,向来有话直说的姬耀天突然语塞,甚至还别扭地别过头去,不再言语。

  过了最初的激动,姬耀天的视线落在四周富丽堂皇的布置,再看她身上的绫罗绸缎,她公主的身分再次横亘在他们之间。

  “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被人暗算一次是因为她没防备,这回她既然知道了,又怎么可能让人暗算第下回。

  “我没担心,反正我已经让你活着回宫了,那么也该真正银货两讫了。”

  虽然他依然忧心,可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再加上她那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姬耀天知道她并非是真正单纯到了极点的金枝玉叶。

  在那单纯的外表之下,她心思深沉,深谋远虑,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

  既然如此,他也该是时候退回自己的位置,饶是还有千丝万缕的情感,也只能放在心底,不能再宣之于口。

  “你现在是在跟我划清界限?”波光潋艳的眸子倏地眯起,疾射而出的眸光带着浓浓的警告。

  他最好不要点头,否则她绝对会教他后悔莫及。

  不是没有读出她眸中的警告,可他更舍不得她受一丝苦楚,他们牵扯得愈深,只怕以后对她的伤害愈大,于是他义无反顾地点了头。

  “对,我们本该是桥归桥、路归路的存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