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当初便是因为薛家的一门忠烈守护,皇朝才能不被外族侵袭,母后才会在薛贵妃病逝之后,将二皇兄抱到膝下抚养,让他不至于在后宫孤立无援,同时还奏请皇上加封薛将军为侯,镇守边关,为国之屏障。

  有了她母后,再加上他母亲娘家的势力,二皇兄自小在宫里不曾受过什么委屈。

  “那你知不知道,最近西南表面上平静无比,实际上却有一些兵马不知去向?”

  “不可能!”

  若先前只是臆测,可现下听到姬耀天的话,皇甫怜波顿觉不寒而栗,她瞪着姬耀天,想要斥责他胡说八道,可是瞧他认真的模样,她的嘴只是张了张,最后颓然的闭上。

  她相信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那整天都笑脸迎人的二皇兄,宠她宠到天上去的二皇兄,向来最胸无大志,只爱舞文弄墨的二皇兄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过去的一幕幕,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翻腾着,她怎么也不愿相信她的怀疑竟然有可能成真。

  不行,若是姬耀天这么想,那么难保父皇不会这么想,到时无论是太子哥哥或者是二皇兄,他们两人不管是谁被牵连进这事,都是她不愿看到的,所以她一定要立时回宫。

  “无论你怎么说,我一定要立刻回宫!”

  “你!”真是不识好歹的女人,他在这里想破了脑袋想帮她避开危险,结果她却不顾一切的要往里头冲。

  姬耀天气到只能瞪她,连话都说不出一句。

  “至于你,你可以收下我的信物,然后咱们银货两讫,再无相干,也可以跟我回宫去。”

  她给他机会选择,同时她也想弄清楚他和父皇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还有他对自己究竟有没有一丝情意?

  “随你进宫?凭什么?”听到皇甫怜波的话,姬耀天傻了。

  莫说对朝廷来讲,他是姬家的余孽,就说他一个平民商贾的身分,在世人的眼中,他可能连皇甫怜波的一根头发都不值,凭什么随她回宫?

  “就凭你救了我一命啊!”

  皇甫怜波说得理所当然,姬耀天却对她的天真感到无奈。

  就算他是皇上,也不可能让皇甫怜波带着一个没没无名的商户回宫,若只是进宫见见世面也就算了,可听她的言下之意,似乎是打算让他长住宫中,直到事情解决。

  这怎么可能嘛!

  姬耀天摇了摇头,心中在感叹她的单纯时,其实思绪已经千回百转,他不是不想伴着她,只是……

  罢了,反正他能做的、该做的都做了,其余也只能看她的造化。

  至于他对她的感情本就是一份不可能的奢望,没有人知道他刚刚在对陈伯说出那样的违心之论时,他的心情有多晦暗,而在瞧见她听到他的话时,那种备受打击的模样,他的心疼到受不了。

  这些,他都可以留给自己。

  “好吧,若是你要回宫,那就回宫吧,我不奉陪。”

  这话让皇甫怜波不只失望还气坏了。听见他对陈伯说的那番话时,心头那抹几乎将她吞噬的痛楚让她知道,他对自己的意义不再只是个互不相干的奸商,所以她才会出言试探。

  可这个混蛋,明明她就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心不是真的如他口中说的那样,他却还要固执地隐藏自己的感情。

  为什么?是因为那一夜那个黑衣人口中不共戴天的仇恨吗?

  皇甫怜波气地咬了咬唇,才开口想要说话,下一刻,房公公的一记闷哼传入她的耳中。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冲上皇甫怜波的鼻端,她脸上蓦地失去血色,想也没想就要往门外跑去。

  几乎和她同一时间发现了门外的异样,姬耀天一见皇甫怜波毫无防备的就要冲出去,那一刻,他的心像是被人重重击了一拳似的,差点要喘不过气来。

  姬耀天眼捷手快的一个箭步冲上前,顾不得自己,长手一伸便将她密密实实地护在身后。

  “姬耀天,你当真忘了自己姓姬吗?你知道你身上背着多少条人命吗?一百六十八人,这些人死得多冤啊,而你竟然还护着那个狗皇帝的女儿?”

  冷冷的喝斥声划破了四周的宁静,姬耀天直视着突然闯入的姬又敞。

  “为什么杀他?”

  以又敞的身手,想不动声息的闪过守在门外的房公公,进入书房之中,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大可以直接进来杀了皇甫怜波,反正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为什么要先杀了房公公,引出他们?

  有时他真不懂这个堂弟在想些什么。

  “若是不多杀几个那狗皇帝的心腹,只怕你还想躲在你那些银两后头,这个太监若是死在这里,我就不信你的身分不会泄露。”

  姬又敞冷冷的说着自己的想法和计划,他就是见不得姬耀天那一副不将过去当回事的模样,他要逼他记起他们姬家满门是怎么死的。

  “你……”姬耀天长长地叹了口气,他知道堂弟对报仇的偏执,却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这样做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我不能原谅你,你竟然对那个狗皇帝的女儿动了心。”姬又敞冷冷地说。

  从那一回见到姬耀天和皇甫怜波的互动后,他就知道他们兄弟再也没有把酒言欢的一天了。

  所以他向二皇子投诚,若是不能忠于姬家,他还不如送姬耀天去和无辜死去的姬家满门作伴,才不至于辱没了枉死的亲人。

  “我不是不恨,只是我相信他们更希望我们能留在世上,为姬家开枝散叶。”

  姬耀天试着和姬又敞说道理,可看他满眼的憎恨,他就知道无论自己说得再多,只怕他还是如以往般的听不进去。

  “废话少说,你若还顾念身上流着姬家的血,那就把十二公主交出来,让我取了她的命,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闻言,姬耀天眸中的温情骤然转冷,心中对护着皇甫怜波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他一向疼惜他这个堂弟,可事到如今,反目成仇只怕是既定的结局了。

  不说爹娘的交代,就冲着自己心底对她的那份情感,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殒命。

  “我不可能把她交给你!”

  姬耀天撂了话,更是谨慎地将皇甫怜波护在身后,接着朝她低声交代道:“等会觑见机会便跑,只要能找到陈伯,他或许还能护着你回宫去。”

  陈伯虽然哑了,可是一身的功夫还没废,若是有他的保护,皇甫怜波要安然回宫也是可能的。

  “我不要!”想都没想,皇甫怜波一口拒绝了他。“不管怎样,我要和你在一起!”

  “你……”没时间再多说什么,姬耀天只来得说了一个字,姬又敞那带着杀意的剑便不留情面的袭来。

  姬耀天虽然没有绝世武功,可自保仍足矣,但如今还得护着皇甫怜波,自然也是落居下风。

  不一会,姬又敞便趁着姬耀天旋身护着皇甫怜波,免得她被刺中之际,狠狠地一掌拍上了他的胸口。

  那一掌毫不留情,运着十成的功力,顿时让姬耀天喷出了一朵妖艳的血花。

  “不——”

  看着姬耀天几乎被打得跪倒在地,皇甫怜波紧紧抱着他失了力气的身躯,努力用她纤细的身躯想要守护他。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只是徒劳,可是她想陪着他,就算是下黄泉也要和他一起。

  “你快走……快走……”

  眼看姬又敞步步逼近,手上的剑闪着夺命的银光,姬耀天急得快疯了,却力不从心。

  意识恍惚间,他看到她那总是充满活力的眸子充满泪水,也看到她一脸的伤痛和不敢置信。

  当他瞧见姬又敞离她只剩几步远,手掌再次朝皇甫怜波拍下去时,姬耀天双目一睁,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突然翻身而起,重重压上了皇甫怜波的背,替她承受了这夺命的一掌!

  他不悔,只要她能活下来,也不枉费他对爹娘失了承诺……

  流水般的宫女来来去去,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全都被召进了皇甫怜波的未央宫,只是每个人都是诚惶诚恐进去,垂头丧气的出来。

  随着那一声声“没用”、“废物”的咒骂声,只见一个个的太医全都低垂着头跪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父皇,这事不能怪他们。”

  皇甫怜波虽然满心焦急,却也知道这件事怪不了那些无辜的太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