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可是他就像着了魔似的,一而再、再而三为了她打破自己的原则。

  尽管他知道该立即将她送回皇宫,拿了她答应给的巨款就走,可是随着底下铺子的掌柜们暗暗打听回来的消息愈多,那股不想送她回去的心情就愈发浓厚。

  显然朝廷正悄悄的进行一项阴谋,而她则被人当成枪使,她的离宫和受伤在宫里掀起一片浪,也让原本很受皇上青睐的太子连受责难,二皇子的地位则扶摇直上,隐隐有和太子分庭抗礼的姿态。

  据西南的李掌柜传来的消息,西南的驻军表面上无事,有许多将领的家眷却在悄悄地失了踪影,就连几个原本总爱上他旗下酒馆喝酒听曲的将军们也好一阵子不见人影了,街上更是少了好多熟面孔的军官。

  这一切的一切若是不费心打探,一般人是不会察觉的。

  可因为做生意最重要的是精准的剖析时局,如此才不会让自己的生意在转瞬间化为乌有,所以他平素对于这样的消息都会要求总管们一一上报,然后他再一一过滤,找出对自己最有利的讯息,从而进行买卖。

  多年下来,他对世局自有一定的洞悉和观察力。

  “唔唔唔……”

  姬耀天正在两难之际,陈伯突然慌慌张张地冲进来比手画脚,让他瞧得一头雾水,好半晌之后终于懂得他的意思。

  原来是陈伯正要去后院砍柴,却发现园子里头多了一个陌生人,而那个人正和皇甫怜波纠缠着。

  陈伯以为那是坏人,忙不迭地冲过来,要他去救人。

  瞧陈伯着急的,姬耀天摇头失笑,这又是皇甫怜波另一个令人佩服的本事了。

  她总能在最短的时间获得每个人的真心相待,连向来不理会人的陈伯都能在几天内对皇甫怜波死心塌地。

  要知道,陈伯可是他祖父麾下一个战功彪炳的将领,因为战时受了伤,不能再从军,又孤身一人,心慈的祖父便将他收留在姬家,让他做做闲事,后来姬家不幸被抄,陈伯跟着救下他的老总管,一心一意护卫着他。

  所以当他攒下钱买下这座别庄之后,就让陈伯帮着在这儿打理,在陈伯的心里头一等重要的就是他,如今又添上了一个。

  “没事!”

  含笑扬了扬手,制止陈伯,缓缓地说道:“那人是我领回来的,他是皇甫姑娘家中下人,不碍事。”

  话才一说完,陈伯又是一阵比手画脚,大意便是皇甫怜波是个好姑娘,他应该好好把握,现在人家的下人都找上门来,时间已经不多了,千万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去之类的云云。

  姬耀天闻言,俊逸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

  他能如何把握?

  他是罪臣遗孤,对朝廷来说,是一个钦命要犯。

  而她则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且还不是一个不得宠的,是被皇上捧在手掌心上的明珠。

  他凭什么要?

  “陈伯,你别乱猜,我和皇甫姑娘没什么,她只不过付钱请我做事,将来事成之后银货两讫再也不相干。”

  姬耀天从来都是内敛之人,鲜少向人解释什么,但望着陈伯热切的眼神,他的心忍不住一缩,只能带着些许的黯然回答。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说服陈伯还是在说服自己,姬耀天感觉没来由的苦涩在他的舌尖不断蔓延开来。

  还来不及整理这股异样的情绪,姬耀天的眼角余光便看见了一只绣着精致图样的绣花鞋,那图样他还挺熟悉的,正是出自不喜与人亲近的张婶手中,而它现在的主人自然也是那个总能在不知不觉间收拢人心的皇甫怜波。

  他猛然抬头,便见皇甫怜波浑身僵直地站在门边,脸满是愕然,显然已经将他的话听进耳里。

  姬耀天心一紧,连忙想要解释,可是话到了舌尖却又全吞了回去,只是静静的与那双灿亮水眸互相凝视了一会,便抬了抬手让陈伯下去。

  陈伯友善地朝皇甫怜波点了点头,便阖上门扉。

  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对视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份沉默,若不是一直焦急等待在外头的房公公不断探头探脑,皇甫怜波几乎以为他们可以就这么凝视到天荒地老。

  “我要回宫了!”

  原本是想来找他商量接下来的事,可当她听到他说出“银货两讫”四字时,心就一窒,开口的话已无商量,而是宣告。

  原来他之所以救她、给她一个栖身之所,甚至愿意花大钱为她买丫鬟、请名医,都是因为她曾经许诺过的银两。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