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其二则是因为那些平头百姓向来不喜与官差们打交道,再加上姬耀天在街坊之中的名声并不坏,所以众人多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并没有大肆张扬或通报官府。

  只是那狗皇帝的爪牙也不是吃素的,时间一久,姬耀天还是会被牵扯出来。

  “又敞,咱们连吃顿饭也不能吗?”

  听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张口便是半点温情也没有的质问,姬耀天不禁面露苦笑。

  望着他复杂的神色,姬又敞似是无感,只是语带轻蔑的说:“打你开始贪生怕死的那一天,咱们就没啥好说的了。”

  “既是如此,你今日又何必跑来呢?”姬耀天也有些生气了。

  老实说,在乍见姬又敞时,他真的是欣喜若狂,还以为他的兄弟终于看开,他们能够团圆了。可没想到……依旧是解不开的结啊!

  “我只是来问你,你救回来的那个人是否为公主?”

  姬耀天眸心微微一缩,面色不改,掀起了一抹笑,困惑地说:“你说什么公主,弄得我胡涂了。”

  “我说你在升阳客栈救下的那个人是不是当今的十二公主?”

  姬又敞再一次重复自己的问题,语气之间已经有浓浓的不耐。

  “我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这几日我得了风寒,都没进铺子,所以京城里头发生何事我完全不知道,什么公主不公主的?”

  姬耀天擅长察言观色,他见姬又敞的眼神带着强烈杀气,不用想也知道,若是让他发现自己府里确实住着一个金枝玉叶,只怕他必定会杀了皇甫怜波来祭他们的族人。

  想到这儿,姬耀天心一紧,面上却是更加镇定。

  无论是为了那个天真心善的皇甫怜波也好,还是为了姬耀天也罢,更为了姬家的先祖们,他便是拚了命,也不能让姬耀天犯下这等无可收拾的滔天大罪,所以他只能装傻。

  “那个白痴公主从宫中溜了出来,住进了升阳客栈里头,店小二明明告诉我,人是你带进去的,那日也是你去救的人。”

  姬耀天会武这件事知道的人极少,虽然他的武功比不上潜心钻研的自己,要救下一个人倒也不是多大的难事。

  见姬耀天仍旧一脸迷惑,姬又敞皱眉也胡涂了,难道真的是店小二弄错的吗?

  他眯了眯眼,在心里沉吟半晌,随即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瞪着姬耀天冷冷地道:“若不是你便好,你可别忘了,那狗皇帝是咱们姬家不共戴天的仇人,他的女儿亦是咱们的死敌,若当真是你救了她,我必不与你善罢干休。”

  狠话一撂完,姬又敞不再多加停留,倏地从门扉急窜而出,像是来时一般神出鬼没。

  望着堂弟消失的方向,姬耀天重重叹了口气,阖上疲惫的眼神,不过是几句交谈,竟能让他精神感到如此疲惫。

  有时他真不知道该何对待这个他世上唯一的亲人。

  他们与父皇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吗?

  想到自己不经意听到的这一句话,皇甫怜波倚靠在墙边,好半晌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方才,她来找他,却瞧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和那些半个人高的账册奋战,一时兴起让冬书带她去厨房,软磨硬泡许久才让张婶答应将厨房借她,亲自下厨煮了一碗银耳莲子汤给他当宵夜。

  可怎么知道,她人都没还走到书房,就从书房外的园子边上听到里头传来的盛怒低吼,接着便看到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人从书房的门口扬长而去。

  这个男人是谁?为何说她父皇与他们姬家有不共戴天之仇?

  若是有着这么深的仇恨,姬耀天为何又愿意对她施以援手,冒险救她?

  皇甫怜波原本平静单纯的心思被那一声大吼给扰得乱七八糟,在还没想通这一切之前,她不想见他。

  于是她脚一旋便要离去,可偏偏这个时候姬耀天却步出书房,准备伸展伸展筋骨。

  一个恰好转身,一个恰好走出了书房,所以皇甫怜波没看到姬耀天,但他却瞧着了她。

  “皇甫姑娘!”原本烦躁的心思在瞧见她的背影时莫名平静了不少,姬耀天想也没想便出声喊人。

  这个节骨眼上,皇甫怜波的身分是愈少人知道愈好,所以姬耀天以姑娘相称。

  本想当自己没来过,却好死不死被人逮个正着,这下皇甫怜波不转身也不行了。

  她一转过来,手上端着的碗便让姬耀天瞧个正着。

  “咦?”姬耀天惊讶的出声,意识到皇甫怜波既然会在这里出现,手里还端着东西,他就算再不知趣,也能猜得出那应该是她送来给自己的宵夜。

  当下,他的心泛起阵阵暖意,几个踏步上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孩子似的欢欣,那望着他那灿烂的笑容,皇甫怜波便是心情再沉重,也忍不住被他勾出了一抹笑。

  “这是给我的吗?”姬耀天一靠近,便夸张的吸吸鼻子嗅了嗅,喜形于色的问道。

  “不过是寻常的银耳莲子汤,我也不知道你嗜不嗜甜,所以……”

  不过是一碗甜汤罢了,需要这么开心吗?

  方才那黑衣人离去前的一吼还萦绕在皇甫怜波心间,让她起了一丝防心,于是她不动声色地暗暗瞧着姬耀天的脸色,只见那笑容之中不带半点的勉强和虚假,明显是出自于真心。

  如此一来,皇甫怜波倒真一头雾水了。

  “银耳莲子汤很好!”姬耀天由衷地赞了一句,毫不犹豫接过她手中的托盘,大剌剌地往圔子里头的石桌一放,再往石椅上一坐,便埋头吃了起来。

  对于他那种几乎可以说是狼吞虎咽的吃法,皇甫怜波简直是叹为观止,在目瞪口呆了好一阵子之后,才终于开口道:“呃……你晚膳没用吗?”

  不需要用这饿死鬼投胎般的吃法吧!

  “用了,只不过张婶婶煮的菜向来清淡,着实勾不起我的食欲。”在连用了几口甜汤之后,姬耀天这才满足的说。

  “既是这样,为何不换个厨子呢?”

  皇甫怜波一脸理所当然。在宫里,若是哪个御厨的东西不合她的意,便打发了,虽然这种打发人的事她少做,可也不代表没有。

  再说了,以她这些日子的了解,姬耀天那种死爱钱的个性当真为他攒了不少的银钱,重新请个厨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张婶个性高洁,不愿受人恩惠,若是我当真换了她,只怕她就不愿在这里待下去了。”姬耀天淡淡的说道。

  闻言,皇甫怜波恍然大悟,张婶是个聋子,若是没了这份月钱,只怕也没别的府愿意雇用她。

  这个男人看着是个小气鬼,可其实他的心性倒比那些认钱不认人的商贾高尚很多。

  “所以不换张婶的理由是这个,那么不换陈伯的理由也一样?”

  因为两个都是有残疾的人,年纪也都大了,除了姬家能容得下他们之外,外头那些注重门面的人家哪里肯用。

  瞧着皇甫怜波眸中骤起的敬重,姬耀天有些不好意思,低头瞧着余下的银耳莲子汤,便两三口将甜汤扫得一干二净。

  “我哪里有你想得那么善良,其实留下他们最要紧的原因其实是……他们便宜。”

  才一眨眼,姬耀天又恢复成初见面时那样有点吊儿郎当、死爱钱的德性。

  虽然他嘴巴上这么说,可是皇甫怜波却知道头一个理由才是真的。

  突然,她内心浮现一个想法,在反应过来前,她已经脱口而出,“既然张婶煮的饭菜不合你胃口,那么以后就我来做吧!”她虽是养尊处优的公主,厨艺还是会一些的。

  以后?!

  当这个词自她那菱儿似的小嘴说出,姬耀天就像被天雷轰了一样,傻愣愣的僵在当场。

  以后,他们之间哪来的以后呢?她是金枝玉叶的公主,而他则是一个普通商贾,更别说那隐藏在他身后的秘密,他们很快便会分开。

  于是他没答腔,只是径自将空的碗交给皇甫怜波,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进了书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