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所求不多,不过是想希望那人能够扶自己一把,好让她有力气走进三步远的客栈,既然要求不多,她觉得那人应该会伸出援手。

  谁知道那人彷佛没听见她的话,脚步完全没有停歇。

  是没听见吗?

  她用力吸口气,几乎是用尽了力气,又再次大声说:“这位公子请停步,可否伸出援手,助我一臂之力?”

  这么大的声量,就算是在寒风呼呼的夜里也显地异常清晰,姬耀天自然不会没有听见。

  其实头回他就听见了,只是心中另有盘算,故而没有立即停步。

  他会出现在这里并非巧合。他遣人跟着这小太监时,便不时有人来回报他大手笔的善行。不但花了大把的银两买屋安置那些在街上游荡的小乞丐,甚至还请大夫和婆子照料他们,忙完这一切之后这才离去。

  正因为今早收下的那张银票面额甚大,让他决定弄清楚这个小太监的身分,这才有了这次的“巧遇”。

  他装聋作哑了一回,真到那小太监又喊了一声,他这次若是再装作没听到,那也就太过了,于是他低下头,看向面色红里带白的皇甫怜波。

  “咦,你是在喊我吗?”

  这不瞧还好,一瞧姬耀天就有些傻眼。早上还说得一口的正义之语,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将自己弄得这样狼狈,还得在雪地里求人相助,他还真有些佩服这小太监。

  他简直就是个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嘛!

  “正是想请公子帮个忙,扶我一把。”

  “喔。”姬耀天应了一声,似是表示听见了,可却只是居高临下瞧着她,完全没有想要助她一臂之力的举动。

  皇甫怜波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始终不见对方伸手,心里头自然是有些气的。

  但是天色渐黑,而本该人来人往的大街因为大雪而少了人烟,只有眼前这个男人经过,她也只能忍下这口气,抬起晕沉沉的脑袋,要再拜托。可她看见笔直站着的人,立刻张大眼,满脸错愕。

  皇甫怜波瞪着姬耀天,想起他早上的恶劣行为,再看看他如今的看好戏态度,她胸中又勾起了怒气。

  更可气的是,她现在还有求于他!

  “大雪天的,你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这样挺麻烦人的吗?”

  不等她开口,姬耀天便拧着眉,冷冷地训起人来。

  但凡要他做事,一定得有代价,这是他向来奉行的原则,就算只是伸手扶,他也得瞧瞧有没有什么好处。

  人人都说他锱铢必较,但那又如何?若不如此,他哪来如今的庞大家业,更何况他要做的事都是要费大额银子的,所以他计较得理直气壮。

  “你说什么”她只不过想请他搀扶自己一把,可那人瞧着她的目光却像是望着什么惹人厌的虫子似的,她堂堂公主,何曾被人这样对待过?

  当下她脸上客气的笑容一敛,那与身俱来的尊贵气息便全都显露出来,气愤难耐的要开口,姬耀天却抢先一步说话。

  “我是可以扶你,可这世间想达成任何愿望都得付出代价,这样吧,我也不算贪心,只要你肯给百两银子,我不但搀你起来,还送你到想去的地方,如何?”

  在商言商,姬耀天如今端着的就是一副奸商的嘴脸,他自个儿不觉得有何不对,但落在皇甫怜波的眼中,却是满心的不敢置信,只能坐在雪地之中,傻傻地望着眼前这个狮子大开口的男人,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她张大嘴,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搀个人要百两?”

  这个人是趁火打劫成习惯吗?

  不过花费个十几文却要回几两银子,现在搀个人也要价百两,他是土匪啊?!

  皇甫怜波发誓,要不是这街道愈发黑暗冷清,而且两人磨蹭了这么久也只有他经过,她真不想和他打交道。

  听着她带着惊诧的语调,和一脸不敢置信的傻模样,姬耀天忍不住在肚里笑翻了天,面上却还是一本正经。

  “要不要?若是买卖不成,我可是要走了。”

  他可没那么多的时间浪费,他还得去芙蓉阁和焦老谈谈外城那十几亩地的价格,只要谈得好,那么万两银子就能入袋了。

  想到这里,姬耀天喜上眉梢,连带的对皇甫怜波也多了一丝丝的耐性。

  不知怎地,他就是想给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教训,若依他单纯天真的行事方法,即便金山银山,也终有山穷水尽的一天。

  “我只是要去那儿!”皇甫怜波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客栈,见姬耀天表情还是没有丝毫变化,她也只能妥协,百两就百两,总好过自己冻死在这大街上。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想她在宫里要是不小心跌了一跤,那些宫女太监哪个不是争先恐后的来搀她,如今却落得让人索取金钱的地步。

  眨了眨原本睁得滚圆的眸子,皇甫怜波心里头虽然咽不下这口气,可随着晕眩感渐盛,再加上等天色更暗,到时经过的人只怕更少,她不想才出宫第一天就落个曝尸大街的下场,于是只好咬着牙,瞪着那索求得理所当然的男人。

  “一百两倒也是可以,只不过还得麻烦公子将我送到客栈之后,再唤人替我请个大夫,行吗?”既然他要一百两才肯做事,她自然也要多差遣一会,这才划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