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串成珠帘的红玛瑙左右相互碰撞,发出了阵阵清脆悦耳的响声,也打散了屋内原本沉重而窒人的气息。

  里头的人那红艳艳的小嘴儿依然不悦的嘟高,但至少注意力已经被掀帘的声响给吸引,不再低着头生闷气,任人怎么喊也不理会。

  仰头一见来人,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色顿时又沉了沉,唤人时没有以往娇憨的语气,言语之中冷意十分明显。“二皇兄。”

  “波波真的生气了?”

  二皇子皇甫沛瞧着皇甫怜波浑身散发冰冷气息,忍不住喊出了她的小名逗弄她,俊逸的脸上尽是宠溺。

  “不准你这么喊我。”

  皇甫怜波向来得宠于后宫之中,不但父皇的众多嫔妃都争相爱护,也因她心性善良,面容讨喜,更是宫里几个皇子们的掌中宝、心头肉。

  打小,哥哥们个个都是围着她转,自然喊起了亲近些的小名,可随着他们的年纪渐长,学习的礼仪愈多,小名自然也被束于高阁,再也无人喊叫,如今再听二皇兄信口喊来,皇甫怜波心头的委屈便怎么也止不住了。

  原本还满脸含笑望着她的皇甫沛,乍见本来气呼呼瞪着他的妹妹一下子就红了眼眶,顿时心头一惊,向来稳重的他神情竟染上了些许慌乱。

  “唉,好端端的,你怎么就哭了呢?”

  这不问还好,一问,皇甫怜波哭得更大声,那委屈的模样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呜呜呜……”

  一见最疼爱的皇甫怜波被自己弄哭,皇甫沛也有些手足无措了,他没了平日的沉稳,有些手足无措地将她拉进怀里想要安慰,谁知道皇甫怜波却不领情,还奋力手脚并用挣扎着。

  “好波波,你别再哭了,你哭到二哥觉得心疼了。”

  “你骗人,你们才不会心疼我……”拒绝被诱哄,皇甫怜波还是哭得惨。

  “好好好,那你到底在伤心什么,说给二哥听听好吗?”

  没了皇兄、皇妹的称谓,少了拘谨的礼教,语气多了这几分亲昵,皇甫怜波的情绪更是复杂。

  她张大哭得红红的眼睛,怔怔地瞧着满脸慌乱的皇甫沛,水亮的眸心中虽然还是满布愤怒,却没有一如往常地,大剌剌地将心中的难受和盘托出。

  “波波到底有什么委屈,当真不能告诉二哥吗?”

  刚刚哭得那样凄凄惨惨,现在却又这样支支吾吾,皇甫沛不禁以为皇甫怜波刚才那一闹不过是耍耍小孩心性,毕竟在这偌大的宫廷之中,哪有谁敢给她气受。

  “还不都是你们!”没有皇甫沛预想中的诉苦,皇甫怜波一开口便是充满怒气的指责,让皇甫沛一头雾水。

  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何时惹上这个大家宝贝的十二妹了?

  见皇甫沛一脸的无奈,皇甫怜波也知道自己的指责有些没头没脑,可是只要一想起早上她去向父皇请安时,父皇那一串的话,她又生出满腹的委屈,语气忿然地说:“父皇今早说要为我指婚。”

  “喔,那可是好事!”皇甫沛的语气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

  “好事”这两字几乎是从皇甫怜波的牙关里头硬蹦出来的,充分显露了她心中的不以为然。

  “怎么,难不成是父皇指的人选十二妹不满意吗?若是真不满意,二皇兄会去同父皇说说的。”皇甫沛猜测着,那护妹心切的神态,倒让皇甫怜波胸臆之间的怒气稍稍减少了些。

  “好,那你去和父皇说,说我不愿成亲。”她话里添上了几分骄蛮,让人忍不住失笑。

  “你不成亲?堂堂一个公主,怎么可能不选驸马呢?”闻言,皇甫沛摇了摇头,可眸心却闪过一抹精光。

  “二皇兄,你不是说要帮我吗?”

  俊逸的脸庞浮起几分犹豫与为难,好半晌之后他才说道:“傻丫头,身为公主是不可能一辈子不成亲的,除非……”

  “除非什么?”二皇兄一向聪明,一定有法子,皇甫怜波眼睛一亮,忙不迭地询问。

  “除非咱们不是皇家之人,也不待在宫里。”

  这话像是说得不经意,可却重重地撞进了皇甫怜波的心坎里。

  只要离宫就能不被指婚吗?

  其实她哪里是不想成亲,只是不想任由父皇指婚,要是父皇指婚,那她铁定是从后宫这一块地方挪到别人家后院那块小地,一点自由都没有,只要想到这儿,她就满心不乐意。

  即便要嫁人,她也不嫁那些世族子弟,她的男人得由她自个儿来选,既然二皇兄这边行不通,那么她得另辟蹊径。

  是找大皇兄呢?或者该由父皇那儿下手?

  还是干脆就溜出宫,自个儿找夫婿去,也免得父皇为她指个讨人厌的。

  皇甫怜波的脑袋瓜子里快速转动着许多的念头,那若有所思的神情落在皇甫沛眼里,他只是宠溺地一笑,也不多说,只待了一会便起身离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