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干么要阻止,代夫出征,理所当然,有什么好阻止的。”方瑞雪说着风凉话,很是满意的见到儿子眸中的担忧。

  说实在话,当罗林告诉自己她要代替瑞出赛时,她也曾极力阻止过,毕竟罗林是个娇滴滴的女人家,又没听说过有什么武术底子,怎么代人出赛……谁知道罗林自信十足的要她安心,并且拜托她来医院照顾她的顽石儿子。

  哼,要不是罗林这么拜托她,她才不想待在这死气沉沉的医院呢!她还真想到国际武术大赛的比武现场,去瞧瞧罗林究竟有啥能耐可以代替西门道馆出赛。

  都是她这个笨儿子害的,方瑞雪一口气突地涌上,忍不住的就将热烫烫的鸡汤塞进西门瑞的嘴里。

  谁知该有的抗议没有出现,就见他用没受伤的左手掀开雪白的棉被,二话不说就要下床,“喂,你干什么?”

  “干什么……”炯炯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绽放出一抹危险的光芒,他毫不犹豫地说:“我现在要去比赛现场。”

  先别说他那天真过了头的母亲好了,就道馆那些人,还有何文东都是死人吗白白的放任那个白痴女人去送死,如果说她有一丁点的损伤,那些人就真的该死了。

  搞不清心头蓦地而起的忧心和牵挂是怎么回事,西门瑞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去确定罗林的安好。

  “儿子啊,你该不会是担心罗林吧?”方瑞雪可是明眼人,她怎么也不可能还漏儿子眸中那抹既浓且深的担忧。

  “废话!”一边用独臂和衣服奋战,西门瑞一边没好气的回答母亲的问题。

  “干啥担心啊,反正林儿说了,等这比赛一结束,她就答应和你离婚,然后要认我做干妈,再回美国去。”

  离婚……像是被一记闷雷打中似的,他倏地停下穿衣服的动作,不敢相信的望着母亲。

  她要离婚?是谁决定的,她凭什么莫名其妙的闯进他的生活,又莫名其妙的离开。

  “儿子,你干么一副要杀人的表情,你不是最讨厌林儿缠着你吗?现在她要离开了。你应该很高兴才是啊!”嘴角浮现一丝窃喜的笑容,方瑞雪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就说她儿子还不是无可救药的呆木头吧没动情动心,骗鬼去吧,要是真的无心无情,现在他干啥一副气得想杀人的模样,这模样应该和“不在乎三个字扯下上边吧“我是很高兴!”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进出来的,西门瑞其实也不懂,自己干么这么矛盾,她缠着他的时候觉得烦,听到她要走了,心里却又像被抽空似的,空荡荡得难受。

  该死的女人他气急败坏的在心里低咒一声,然后加快自己着衣的动作,那着慌的模样更是让方瑞雪笑眯了眼。

  看来林儿这个媳妇应该是跑不掉喽!心中的大石放下,她终于善心大发的赶上前替儿子将衣服穿好。

  她拍了拍他宽硕的肩头,“要不想人家跑掉,就得加把劲,女人啊,最怕心死,心一旦死了就再也追不回来了。”

  随着母亲的话语,黝黑的脸庞浮上一抹可疑的红,但西门瑞仍是死鸭子嘴硬的说道:“谁不想她跑啊!我只是担心她砸了西门道馆的招牌罢了。”

  “是吗?”她心知肚明的反问,但得到的是他的一记狠瞪,外加又气又急的步伐。

  望着儿子逐渐离去的背影,方瑞雪好心情的喃喃自语,“何必找那么多借口呢?爱就爱了咩!”

  乌黑亮眼的长发结成粗粗的发辫,一身大红的功夫装,让平日给人感觉柔弱的罗林变得俐落许多。

  “总教夫人,你真的行吗?”阿里紧张得直搓着手,一双眼还不停的瞟向周围那些国际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们。

  “阿里,别喊我总教夫人,我说过叫我罗林就行了。”漾起一抹安抚的笑容,罗林也不急着答覆他的问题,反而先纠正他的称呼。

  “喊什么都可以,我拜托你,如果真不行就别勉强,要是你少了一根寒毛,我还真怕会被总教给拧下头。”

  “阿里,他拧不下你的头的。”虽然说她已经八年没练功,或许有些生疏,可武术这功夫,可是她从刚学会走路就已经开始练的。

  就像学骑车一样,一旦学会了,便是一辈子。

  “真这么有把握?”他还是放不下心。

  “夺冠是没把握,但至少不会打坏你们西门道馆的名声。”她自信的一笑。

  耳际传来主持人的唱名,她俐落的跃至场地中央,然后闭上眼静心凝气。

  当让人熟悉的热血沸腾贯穿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罗林怀念的一笑,便朝着场中央的对手抱拳为礼,不一会便以先发制入之攻势,凌厉地化掌为拳,又化掌为刀。

  招式衔接得如行云流水一般,让原本不将她这无名小卒放在眼里的对手也开始屏气凝神,专心应对。

  会场四周更是响起此起彼落的赞叹声和惊异声。

  就连陪同罗林前来的阿里也瞪大了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瞧见的,怎么原来总教的妻于也是一个高手吗瞧瞧她那架式,想来他是白操心了。

  不过对打了一时半刻,胜负立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