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悄悄地,他不发一语地用未受伤的手丰牢的握住她白皙柔软的手掌。

  手心蓦地传来一阵暖暖的热流,罗林惊诧的抬头。“你……”

  “我会受伤都是你害的,所以你得负责。”向来不习惯同人讨恩惠,可心中那股莫名的恐惧却让他破了例。

  她想离开了,要放弃了她整个人都散发出这样强烈的讯息,所以他只能找借口留下她。

  “放心,我会负责的。”罗林二话不说的颔首,就算是注定要将对他的爱意埋藏心中一辈子,她也会在确定他安好无事后再离开。

  她许下承诺后,不一会儿远处传来救护车的呜鸣声,她的心安了,低头却发现西门瑞不知在什么时候疼昏了过去。

  这个固执倔强的男人呵!明明疼极,却没发出半声呻吟,她心疼的抬手轻抚着他冒着冷汗的额际。

  他们的缘分尽了吧她努力过,可得到的却是嫌弃,她想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给她她要的爱与家庭,也该是放他自由的时候了……放手,有时也是一种成全呵!

  因为是最后一件能为他做的事了,罗林在西门瑞上好石膏,被推回病房安歇睡下后,仔仔细细的打点着病房内的一切。

  突然间拥进了一群人,大部分的人穿着道服,也有少数人是西装笔挺的。

  没有以女主人的姿态招呼他们,她只是兀自仔细妥贴的替西门瑞打点好该会用到的东西,耳里却窜进他们那小声中带着焦急的讨论“怎么办?总教的手断了,那明天的武术比赛谁去?”

  “除了总教之外谁有资格?还是弃权吧!”其中一人没好气的应道。

  “可就这么弃权,你不怕总教醒来后会杀了我们?”穿着道服的阿里可不敢作这么重大的决定。

  “但如果我们去了,却丢人现眼,那总教不是更生气吗?”另一人持着相反的意见。

  事实上,他们这群人的功夫都还算不错,可武术比赛中的高手那么多,所以没有一个人敢自告奋勇代替西门瑞去参加。

  唯一可以和西门瑞相抗衡的西门端却偏偏不在国内,那……“我看还是弃权好了。”其中一人附议道。

  “可是总教他……”其他人还是有些迟疑。

  “我去吧!”

  咦,谁在说话?众人面面相觑,一下子意会不过来,只见何文东开了口“嫂子,刚刚是你在说话吗?”他朝着有过一面之缘的罗林问道,打量的眼眸带着一点不敢置信。

  “是我说的没错,就让我来代表西门道馆吧!”

  套句西门瑞说的话,不论怎么算她都是欠了他的,如果说他这么在乎这次的国际比赛,她似乎唯有这样做才能弥补他。

  “可问题是瑞要参加的是武术大赛,而你……”

  “相信我吧!”只撂下了这么一句,她就离开了病房。

  她曾经立誓不再碰武术,因为就是武术让她爷爷死于非命,也是因为武术让她得要离乡背井,可偏偏啊……现下就当偿还给原该属于他的一切吧至于以后的事,那就以后再说了。

  “妈咪,你刚刚说了什么?”入口的鸡汤险险的喷口而出,西门瑞瞪大眼瞧着方瑞雪,显然很不能理解她刚才说的话。

  “我说你是个没良心的男人,为什么你就不能还传你老爸的深情,居然对一个女人这样的无情……”

  逮着机会,方瑞雪就拚了命的碎碎念,像是想要念够本似的。

  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没好气的打断她的叨念。“妈咪,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你问的是什么?”她装傻的反问。 ,“我问的是你方才说谁要代我出赛?”清楚而仔细的重复自己的问题,他不让母亲有丝毫模糊焦点的空间。

  “罗林啊!”

  “她,怎么可能?她是想去让人打好玩的吗?”西门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

  那个女人真的想要代他出赛,难不成她以为自己参加的是绣花大赛吗?代他出赛也得秤秤自己的斤两吧“妈咪,你为什么不阻止她?”他气急败坏的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