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终于所有的学员都被摔完了,就连道馆里的其他授课教练亦不能幸免于难。

  但西门瑞还是气呼呼的想杀人。

  基本上这个时候就必须有一个勇士来拯救众学员脱离苦海,终于一道含着戏谑的声音在门边响起,也换来了西门瑞一记杀人的目光。

  眼见救星到来,那些躺在地上生怕再次被点召的学员忙不迭的溜了,空荡荡的道馆内,只剩下西门端和西门瑞两兄弟“深情”凝视。

  “你来讨打吗?”望着大哥脸上惯有的皮笑肉不笑,西门瑞莫名的又是一肚子的火。

  现在的他可是看这个也火,看那个也火,完全没有一丁点的理智可言。

  “我是来通知你,老妈召你回家吃晚饭。”

  “你不知道现在有一种东西叫作电话吗?”怒气的流弹四射,就连平素颇让人敬畏的西门端亦遭池鱼之殃。

  “用电话能见得着你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气急败坏吗?”

  完全是一种看好戏的姿态,西门端这个人向来没有什么同情心。

  “你……”怎么,什么时候他不但成了被鸠占鹊巢的受灾户,还成了个供人开心的戏子?“你很想打一架吗?”他眯着眼问。

  “活络活络筋骨倒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脱下西装外套,解开袖口、衣领的扣子,西门端脸上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

  “很好!”西门瑞满意的点点头,终于又来了一个不怕死的人。

  二话不说,他毫不收敛的铁拳就这么重重的击出,西门端轻巧的一个闪身,然后回身一个反踢。

  一场的龙争虎斗就此展开,而门窗边此时正塞满了大批的人潮,正在庆幸有个勇士来捋虎须,让他们可以顺利的保住小命。

  一个顽长、一个壮硕,西门家兄弟俩成大字型横躺在充满汗水味的榻榻米地板上。

  “心情好点了吗?”动了动似乎被捶歪了的下颚,西门端扫向脸上同样布满大大小小青紫的弟弟,好心情的问。

  “嗯。”这一架打得畅快,也着实打出西门瑞心底的烦闷,说实在话,他甚至是感激大哥的挑衅的,毕竟在这块小小的台湾土地上,要找到能和他打得平分秋色的人还真不多。

  长吁一口气,吐尽了最近因为突然冒出来的罗林所积郁在心头的闷气,西门瑞撑起酸软的身子,凝视着西门端问道:“大哥,你为什么会心甘情愿踏入婚姻的坟墓?”

  就他记忆所及,大哥和他一样,对女人向来没兴趣,只不过大哥是热衷于商场游戏,而他却热爱武术,可是他不懂,为什么大哥会突然爱上,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结了婚婚姻该是让他们这种胸怀壮志的人却步的,不是吗一个人一生总要爱上一种事、爱上一个人。勾唇浅笑,那笑里带着一丝甜蜜。

  很明显的,西门端对他现在的婚姻生活很是满意。

  一定要去爱吗?不能只是爱上一种事吗从小他就是武术天才,可是却是情感上的白痴,甚至连要记住一个女人的脸孔都很困难。

  既然这样,应该没有非得爱一个人不可的理由吧“不是一定,只是若碰上了就别逃避,就算试试亦无妨,否则到最后后悔的人一定是自己。”西门端语重心长的劝道。

  他知道,最近瑞正为了他那突然冒出来的弟媳伤脑筋,但就他瞧来,那不过是庸人自扰。

  爱上与否,只要静下心来问问自己的心,那么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不需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可是……”他说得简单,但西门瑞是听得一脸的迷糊。“究竟要怎么样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是该舍弃,还是该把握?”

  他对罗林应该不是爱吧!毕竟他们之间存在的不过是一段荒谬的婚姻和一夜荒唐的情欲。

  如果说这是爱的话,那么爱情来得也未免太过轻易。

  “爱不是用想的,是要用感受的,爱上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要你愿意,又遇上对的人。”

  俐落的自地板上一跃而起,西门端含笑地居高临下望着弟弟。

  “别急着否认你爱罗林,给她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不是挺好的?”

  唉!做人家的儿子真的很难,要不是他那啰唆的妈天天夺命追魂Call他也不 用放下和老婆缠绵以及赚钱的机会,专程来这儿做弟弟的沙包和替他心理辅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